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不断漂移的汉族  

2010-08-13 10: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指“汉族”,多为他称。元朝把人分成四等: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中的汉人又兼指契丹、女真和朝鲜人,南人又兼指包括汉族在内的南方很多民族。明朝用中华代表历史文化大传统,治下有汉、回、蒙、藏和南方少数民族。到了清朝,官吏按满汉分类,其中满、蒙、藏为一方,汉人与其他民族为一方,汉人中又分隶属八旗的“汉军”、“绿营”、“包衣”和普通汉人。   可以看出,在民国之前的“汉人”,似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具体的描述去总结,他们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北方,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南方,有时是统治阶级,有时是被统治的,“汉人”这个词汇也是有时被用于内政,有时则仅仅用于外交。学术前辈如李一氓《试释汉族》、陈澍《汉儿汉子说》和贾敬彦《汉人考》都指明了一个事实:“汉族”一词的能指始终是那群追随国家文化大传统的人,其所指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目标人群、分布区域和社会属性、阶级地位。除了不同时代的国家文化之外,汉族就没有统一和客观的文化标志,只有在国家跟少数民族之间不断漂移变化的主观认同。今天,这种认同由于在现代政治体系中承袭了晚清革命党的话语系统,国家又识别出55个少数民族,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汉族就变得很大很齐整,似乎是十分确定了……
指“汉族”,多为他称。元朝把人分成四等: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中的汉人又兼指契丹、女真和朝鲜人,南人又兼指包括汉族在内的南方很多民族。明朝用中华代表历史文化大传统,治下有汉、回、蒙、藏和南方少数民族。到了清朝,官吏按满汉分类,其中满、蒙、藏为一方,汉人与其他民族为一方,汉人中又分隶属八旗的“汉军”、“绿营”、“包衣”和普通汉人。   可以看出,在民国之前的“汉人”,似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具体的描述去总结,他们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北方,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南方,有时是统治阶级,有时是被统治的,“汉人”这个词汇也是有时被用于内政,有时则仅仅用于外交。学术前辈如李一氓《试释汉族》、陈澍《汉儿汉子说》和贾敬彦《汉人考》都指明了一个事实:“汉族”一词的能指始终是那群追随国家文化大传统的人,其所指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目标人群、分布区域和社会属性、阶级地位。除了不同时代的国家文化之外,汉族就没有统一和客观的文化标志,只有在国家跟少数民族之间不断漂移变化的主观认同。今天,这种认同由于在现代政治体系中承袭了晚清革命党的话语系统,国家又识别出55个少数民族,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汉族就变得很大很齐整,似乎是十分确定了……

  讲述人:张海洋 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8期

    汉族,这个看似清晰和确定的民族,当我越发仔细去追究,面目就越发模糊。这个民族的人口太多,分布地域太广,血统太杂。你能看到的永远只有树木,没有森林。这个人口占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总数九成以上的民族,也许是我们最不了解的民族,也许是我们永远无法说清的民族。

指“汉族”,多为他称。元朝把人分成四等: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中的汉人又兼指契丹、女真和朝鲜人,南人又兼指包括汉族在内的南方很多民族。明朝用中华代表历史文化大传统,治下有汉、回、蒙、藏和南方少数民族。到了清朝,官吏按满汉分类,其中满、蒙、藏为一方,汉人与其他民族为一方,汉人中又分隶属八旗的“汉军”、“绿营”、“包衣”和普通汉人。   可以看出,在民国之前的“汉人”,似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具体的描述去总结,他们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北方,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南方,有时是统治阶级,有时是被统治的,“汉人”这个词汇也是有时被用于内政,有时则仅仅用于外交。学术前辈如李一氓《试释汉族》、陈澍《汉儿汉子说》和贾敬彦《汉人考》都指明了一个事实:“汉族”一词的能指始终是那群追随国家文化大传统的人,其所指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目标人群、分布区域和社会属性、阶级地位。除了不同时代的国家文化之外,汉族就没有统一和客观的文化标志,只有在国家跟少数民族之间不断漂移变化的主观认同。今天,这种认同由于在现代政治体系中承袭了晚清革命党的话语系统,国家又识别出55个少数民族,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汉族就变得很大很齐整,似乎是十分确定了……

 

不断漂移的汉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指“汉族”,多为他称。元朝把人分成四等: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中的汉人又兼指契丹、女真和朝鲜人,南人又兼指包括汉族在内的南方很多民族。明朝用中华代表历史文化大传统,治下有汉、回、蒙、藏和南方少数民族。到了清朝,官吏按满汉分类,其中满、蒙、藏为一方,汉人与其他民族为一方,汉人中又分隶属八旗的“汉军”、“绿营”、“包衣”和普通汉人。   可以看出,在民国之前的“汉人”,似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具体的描述去总结,他们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北方,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南方,有时是统治阶级,有时是被统治的,“汉人”这个词汇也是有时被用于内政,有时则仅仅用于外交。学术前辈如李一氓《试释汉族》、陈澍《汉儿汉子说》和贾敬彦《汉人考》都指明了一个事实:“汉族”一词的能指始终是那群追随国家文化大传统的人,其所指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目标人群、分布区域和社会属性、阶级地位。除了不同时代的国家文化之外,汉族就没有统一和客观的文化标志,只有在国家跟少数民族之间不断漂移变化的主观认同。今天,这种认同由于在现代政治体系中承袭了晚清革命党的话语系统,国家又识别出55个少数民族,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汉族就变得很大很齐整,似乎是十分确定了……
    你可以说汉族是没有民族服装的民族,但也可以说是民族服装最为丰富的民族,各地的汉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服饰文化。白羊肚头巾和毛坎肩就是陕北汉族男子的经典服饰,它们和其他一些独特的东西,例如民歌、窑洞、腰鼓共同构成了陕北的人文风景。摄影/周志彬

 

  汉族的历史有多长?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作为中华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汉族,历史有多长?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不加思索地说出,五千年。但是,真的有这么长么?

  让我们从“汉族”这个族称入手去追溯历史,也许能看出一些端倪。“汉族”这个词的出现,其实是很晚的,19世纪末,西方的民族主义通过日本传入中国,在民族危机、民族主义及日本文化的共同作用下,“民族”、“汉族”这些概念真正出现。1895年,陆皓东在《就义供词》中慷慨陈词:“盖务求惊醒黄魂,光复汉族。”1897年,唐才常在《各国政教公理总论》中说:成吉思汗“子若孙抚中原,以奴汉族”。1899年,梁启超在《东籍月旦》中介绍日本著作时,大量使用了“民族”一词,同时还使用了“汉族”、“蒙古族”等称谓。从现在史料发掘的情况来看,梁启超是中国最早系统地阐述西方民族主义理论,准确理解“汉族”的族称含义,并自觉地、经常地加以应用的人。

  而“汉族”一词正式被广泛使用和接受,至少要到1903年。这一年,邹容在著名的《革命军》一书中大声疾呼:“中国华夏,蛮夷戎狄,是非我皇汉民族嫡亲同胞区分人种之大经乎?”章太炎在《驳康有为书》中号召“汉族之仇满洲,则当仇其全部”。蔡元培在《释仇满》一文中强调“吾国人一皆汉族而已,乌有所谓‘满洲人’者哉!”刘师培在《黄帝纪年论》一文中认为:“欲保汉族之生存,必以尊黄帝为急。黄帝者,汉族之黄帝也,以之纪年,可以发汉族民族之感觉。”孙中山在《敬告同乡书》中主张“四万万汉族之可兴,则宜大倡革命,毋惑保皇”。这些发表于同一年里的言论,对于促进革命之功及宣扬大汉族主义之过,早有公论,不必赘言。我只想指出“汉族”一词在20世纪初才被大量使用和广泛认同的事实,这是“汉族”这一族称确立的主要标志。

 

不断漂移的汉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讲述人:张海洋 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8期 汉族,这个看似清晰和确定的民族,当我越发仔细去追究,面目就越发模糊。这个民族的人口太多,分布地域太广,血统太杂。你能看到的永远只有树木,没有森林。这个人口占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总数九成以上的民族,也许是我们最不了解的民族,也许是我们永远无法说清的民族。 你可以说汉族是没有民族服装的民族,但也可以说是民族服装最为丰富的民族,各地的汉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服饰文化。白羊肚头巾和毛坎肩就是陕北汉族男子的经典服饰,它们和其他一些独特的东西,例如民歌、窑洞、腰鼓共同构成了陕北的人文风景。摄影/周志彬   汉族的历史有多长?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作为中华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汉族,历史有多长?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不加思索地说出,五千年。但是,真的有这么长么?   让我们从“汉族”这个族称入手去追溯历史,也许能看出一些端倪。“汉族”这个词的出现,其实是很晚的,19世纪末,西方的民族主义通过日本传入中国,在民族危机、民族主义及日本文化的共同作用下,“民族”、“汉族”这些概念真正出现。1895年,陆皓东在《就义供词》中慷慨陈词:“盖务求惊醒黄魂,光复汉族。”1897年,唐才常在《各国政教公理总论》中说:成吉思汗“子若孙抚中原,以奴汉族”。1899年,梁启超在《东籍月旦》中介绍日本著作时,大量使用了“民族”一词,同时还使用了“汉族”、“蒙古族”等称谓。从现在史料发掘的情况来看,梁启超是中国最早系统地阐述西方民族主义理论,准确理解“汉族”的族称含义,并自觉地、经常地加以应用的人。   而“汉族”一词正式被广泛使用和接受,至少要到1903年。这一年,邹容在著名的《革命军》一书中大声疾呼:“中国华夏,蛮夷戎狄,是非我皇汉民族嫡亲同胞区分人种之大经乎?”章太炎在《驳康有为书》中号召“汉族之仇满洲,则当仇其全部”。蔡元培在《释仇满》一文中强调“吾国人一皆汉族而已,乌有所谓‘满洲人’者哉!”刘师培在《黄帝纪年论》一文中认为:“欲保汉族之生存,必以尊黄帝为急。黄帝者,汉族之黄帝也,以之纪年,可以发汉族民族之感觉。”孙中山在《敬告同乡书》中主张“四万万汉族之可兴,则宜大倡革命,毋惑保皇”。这些发表于同一年里的言论,对于促    通常认为汉族的文明形态是农耕文明,但是在沿海地区,很多汉族人也是靠海吃海的,属于典型的海洋文明。不同的文明形态造就了汉族人不同的文化和服饰,比如福建的浔浦女在历史上一直是不缠小脚的,并且以头上插满鲜花为美,都与北方的汉族不同。摄影/崔建楠

 

  此后的民国,按照“五族共和”的理论,全国被分为了“汉满蒙回藏”五大民族,诸如现在被认定为民族的鄂伦春族、鄂温克族当时都曾是归于满族的,而南方很多的少数民族,当时都被归于汉族。新中国成立后经过1951—1979年的民族识别,认定全国有56个民族,现在我们所理解的汉族,这个时候才被最终确定。

指“汉族”,多为他称。元朝把人分成四等: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中的汉人又兼指契丹、女真和朝鲜人,南人又兼指包括汉族在内的南方很多民族。明朝用中华代表历史文化大传统,治下有汉、回、蒙、藏和南方少数民族。到了清朝,官吏按满汉分类,其中满、蒙、藏为一方,汉人与其他民族为一方,汉人中又分隶属八旗的“汉军”、“绿营”、“包衣”和普通汉人。   可以看出,在民国之前的“汉人”,似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具体的描述去总结,他们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北方,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南方,有时是统治阶级,有时是被统治的,“汉人”这个词汇也是有时被用于内政,有时则仅仅用于外交。学术前辈如李一氓《试释汉族》、陈澍《汉儿汉子说》和贾敬彦《汉人考》都指明了一个事实:“汉族”一词的能指始终是那群追随国家文化大传统的人,其所指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目标人群、分布区域和社会属性、阶级地位。除了不同时代的国家文化之外,汉族就没有统一和客观的文化标志,只有在国家跟少数民族之间不断漂移变化的主观认同。今天,这种认同由于在现代政治体系中承袭了晚清革命党的话语系统,国家又识别出55个少数民族,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汉族就变得很大很齐整,似乎是十分确定了……

  当然,没有“汉族”这个名字,并不意味着没有这个民族,中国古代比较能够对应的说法叫“汉人”,这个词汇大约出现在东汉。

  在秦汉大一统出现之前,中华文明就已经形成,这个时候的说法是“华夏”,这个概念不是一个人群或者种族的概念,里面包含着强烈的文化和阶级的优越感,大意相当于“文明世界”,与之相对的是“蛮夷”。“华夏”和后来所说的“汉族”或者“汉人”关系不大,这是一个文明的范畴,不是人群的划分。在春秋战国时期,很多当时主流的知识分子认为秦和楚都不属于这个“文明世界”。而实现中华大一统的却恰恰是秦,推翻秦朝建立汉朝的,恰恰又是楚人的后裔。汉朝的文化艺术,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楚国的文化艺术。在东汉的时候,“汉人”的说法出现了,指的是汉王朝统治之下的人民,相当于现在的国籍这个概念,而这个词汇也仅运用于外交场合。

 

  讲述人:张海洋 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8期 汉族,这个看似清晰和确定的民族,当我越发仔细去追究,面目就越发模糊。这个民族的人口太多,分布地域太广,血统太杂。你能看到的永远只有树木,没有森林。这个人口占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总数九成以上的民族,也许是我们最不了解的民族,也许是我们永远无法说清的民族。 你可以说汉族是没有民族服装的民族,但也可以说是民族服装最为丰富的民族,各地的汉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服饰文化。白羊肚头巾和毛坎肩就是陕北汉族男子的经典服饰,它们和其他一些独特的东西,例如民歌、窑洞、腰鼓共同构成了陕北的人文风景。摄影/周志彬   汉族的历史有多长?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作为中华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汉族,历史有多长?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不加思索地说出,五千年。但是,真的有这么长么?   让我们从“汉族”这个族称入手去追溯历史,也许能看出一些端倪。“汉族”这个词的出现,其实是很晚的,19世纪末,西方的民族主义通过日本传入中国,在民族危机、民族主义及日本文化的共同作用下,“民族”、“汉族”这些概念真正出现。1895年,陆皓东在《就义供词》中慷慨陈词:“盖务求惊醒黄魂,光复汉族。”1897年,唐才常在《各国政教公理总论》中说:成吉思汗“子若孙抚中原,以奴汉族”。1899年,梁启超在《东籍月旦》中介绍日本著作时,大量使用了“民族”一词,同时还使用了“汉族”、“蒙古族”等称谓。从现在史料发掘的情况来看,梁启超是中国最早系统地阐述西方民族主义理论,准确理解“汉族”的族称含义,并自觉地、经常地加以应用的人。   而“汉族”一词正式被广泛使用和接受,至少要到1903年。这一年,邹容在著名的《革命军》一书中大声疾呼:“中国华夏,蛮夷戎狄,是非我皇汉民族嫡亲同胞区分人种之大经乎?”章太炎在《驳康有为书》中号召“汉族之仇满洲,则当仇其全部”。蔡元培在《释仇满》一文中强调“吾国人一皆汉族而已,乌有所谓‘满洲人’者哉!”刘师培在《黄帝纪年论》一文中认为:“欲保汉族之生存,必以尊黄帝为急。黄帝者,汉族之黄帝也,以之纪年,可以发汉族民族之感觉。”孙中山在《敬告同乡书》中主张“四万万汉族之可兴,则宜大倡革命,毋惑保皇”。这些发表于同一年里的言论,对于促
不断漂移的汉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指“汉族”,多为他称。元朝把人分成四等: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中的汉人又兼指契丹、女真和朝鲜人,南人又兼指包括汉族在内的南方很多民族。明朝用中华代表历史文化大传统,治下有汉、回、蒙、藏和南方少数民族。到了清朝,官吏按满汉分类,其中满、蒙、藏为一方,汉人与其他民族为一方,汉人中又分隶属八旗的“汉军”、“绿营”、“包衣”和普通汉人。   可以看出,在民国之前的“汉人”,似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具体的描述去总结,他们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北方,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南方,有时是统治阶级,有时是被统治的,“汉人”这个词汇也是有时被用于内政,有时则仅仅用于外交。学术前辈如李一氓《试释汉族》、陈澍《汉儿汉子说》和贾敬彦《汉人考》都指明了一个事实:“汉族”一词的能指始终是那群追随国家文化大传统的人,其所指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目标人群、分布区域和社会属性、阶级地位。除了不同时代的国家文化之外,汉族就没有统一和客观的文化标志,只有在国家跟少数民族之间不断漂移变化的主观认同。今天,这种认同由于在现代政治体系中承袭了晚清革命党的话语系统,国家又识别出55个少数民族,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汉族就变得很大很齐整,似乎是十分确定了……     汉族的宗教信仰也是非常复杂和多样化的,世界三大宗教在汉族中都有信徒,除此之外,诸如关公、妈祖等民间信仰也非常盛行,比如在福建,各式各样的民间信仰有上千种之多。图为福建一处正在举行的民间宗教活动。摄影/崔建楠

 

  民族意义上的“汉人”出现在南北朝时期,由于当时大量出现在中原地区的少数民族,“汉人”开始有了民族意识。在当时,“汉人”是少数民族统治者对于被征服的魏晋人的他称或蔑称,“汉人”从此有了“汉族”之意,但没有现代的“民族平等”含义。宋、辽、夏、金时期,“汉人”指“汉族”,多为他称。元朝把人分成四等: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中的汉人又兼指契丹、女真和朝鲜人,南人又兼指包括汉族在内的南方很多民族。明朝用中华代表历史文化大传统,治下有汉、回、蒙、藏和南方少数民族。到了清朝,官吏按满汉分类,其中满、蒙、藏为一方,汉人与其他民族为一方,汉人中又分隶属八旗的“汉军”、“绿营”、“包衣”和普通汉人。

  可以看出,在民国之前的“汉人”,似乎很难用一个简单的、具体的描述去总结,他们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北方,有时居住在中国的南方,有时是统治阶级,有时是被统治的,“汉人”这个词汇也是有时被用于内政,有时则仅仅用于外交。学术前辈如李一氓《试释汉族》、陈澍《汉儿汉子说》和贾敬彦《汉人考》都指明了一个事实:“汉族”一词的能指始终是那群追随国家文化大传统的人,其所指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目标人群、分布区域和社会属性、阶级地位。除了不同时代的国家文化之外,汉族就没有统一和客观的文化标志,只有在国家跟少数民族之间不断漂移变化的主观认同。今天,这种认同由于在现代政治体系中承袭了晚清革命党的话语系统,国家又识别出55个少数民族,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汉族就变得很大很齐整,似乎是十分确定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