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帕米尔的山和水:中国西极的“重瓣莲花”  

2010-07-12 09: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看到如色谱般不断变幻的银灰、湛蓝、淡黄、橘红难怪当地的柯尔克孜族说,喀拉库勒湖是雪峰梳妆的镜子。与波平如镜的喀拉库勒湖相比,不远处的布伦库勒湖更有生机,湖中常有成群的水鸟和游弋的鱼群。这两个湖的海拔高度、气候条件、地理环境都相似,生态却截然不同,这也是帕米尔高原上一个还未完全得到解释的地理现象。   一般来说,帕米尔的湖景是冷色调的。从山地上的冰盖到荒凉的山体再到山下的湖,色彩层次分明。而在木吉,你能看到高原之湖热烈的一面。这个地名本身就隐含着它最重要的地理背景,意为“地火奔突”。它处在昆仑山与天山的分界线上,是帕米尔高原地壳最薄弱的软肋,地震频繁,新构造运动强烈。就在约一千五百年前,这里还曾出现过火山怒吼、岩浆奔腾的场面,地下涌出的钙华、铁华和锰华,今天仍将大地晕染得五彩斑斓。在这儿,你会看到数个零散分布的巨大凹陷,周边的岩石有着曾经过强烈烧灼的质感和色彩,这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口。积水的地方,便是一个个的小湖或者小潭。当我们走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几只野鸭子突然从中飞起,嘎嘎的惊叫声经久不去。木吉乡的西北角有一片赤红色的山地叫克孜杰克,从山顶慢慢走下来,能看到石头从大到小均匀散布的情景,顶端的石头比得上一间或数间房子,山底的石子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这是一次火山喷发的形象演示。……(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撰文刘湘晨)   更多详细内容请见《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7月 撰文刘湘晨   这是一座壮丽而特殊的高原——它是丝绸之路的通道,五个巨大的山系却在这里打成了“结”,它伫立于亚洲中心的干旱区,却被称为“万水之源”;它遍布高寒荒漠,但又是牧人们的桃花源;它被诗人赞叹为盛开在大地上的重瓣莲花……跟随《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一同探寻这座神秘高原的诸多秘密。 这张航拍图可以清晰地看出帕米尔高原的独特地形——虽是高原,但鲜有广阔的台地,纵横的山峰和河谷才是这里的主角。而一些承接了冰雪融水的洼地或堰塞湖,则成为镶嵌在山河间的宝石。摄影/田捷砚   帕米尔高原在哪儿?铺开中国地图,它在整个版图的最西边,距离同纬度的辽东半岛5000多公里的地方;它也在中国最后一片夕阳的霞晖里,最晚的时候,在北京时间的深夜11点多,中国境内帕米尔最西边的村庄才送走最后一缕阳光。   这无疑是一座神奇的高原。中国的整个地势东低西高,如果把山脉看做固体的波涛,自东向西,“巨浪”不断酝酿力量,到了这里已掀起海啸般的“惊涛骇浪”。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之间剧烈的聚合与碰撞垛起了这个伟大的地球隆起,除了河流和边缘地带,海拔一般在4000米以上,6000多米的雪峰也不过是小个子。站在喀什平原上远眺,几十公里外连绵的皑皑雪峰是帕米尔高原给人的最初印象,因为急升的高度,它们显得非常突兀,仿佛是一堵由岩石和冰雪筑成的巨大围墙。   数条庞大的山脉在这里打成一个巨大的“山结”,然后向四面八方奔腾而去,如同一只展开的巨大手掌——大拇指的位置大概就是天山,食指是昆仑山,中指是喀喇昆仑山,无名指为喜马拉雅山,小拇指朝西南再撇一点就是兴都库什山,而掌背就是帕米尔高原。牧马人的说法更形象,把这些驰向各个方向的高大山脉比作“骏马”,帕米尔就是那个“拴马桩”。   它被尊称为“万山之祖”。   …… 慕士塔格峰、喀拉库勒湖和湿地的组合,构建了帕米尔高原上最经典的美景——呈放射状分布的冰川自7000多米的山顶辐散到约5000多米的高度,是这位“冰山之父”的“白发三千丈”;冰川融水孕育的高山湖泊波平如镜;一片湿地草甸则晕染出高寒干旱中珍贵的绿色。摄影/王树声   倘若把山视作帕米尔的骨骼和肌肉,那么流淌其间的无数条河流便是它的血脉。英文中“帕米尔高原”(The Pamirs)是一个复数,它揭示了这座高原独特的地理构造——公认有八个大帕,还有难以计数的众多小帕。实际上,一个“帕”便是一个以河谷为中心的小世界:群山环抱,山顶白雪皑皑,谷地较宽阔,中央有河流蜿蜒流去,两岸有一块块或大或小的河漫滩草甸。而如果你攀登到群山的高处,便会发现河流诞生的秘密——雪线之下《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7月 撰文/刘湘晨

  这是一座壮丽而特殊的高原——它是丝绸之路的通道,五个巨大的山系却在这里打成了“结”,它伫立于亚洲中心的干旱区,却被称为“万水之源”;它遍布高寒荒漠,但又是牧人们的桃花源;它被诗人赞叹为盛开在大地上的重瓣莲花……跟随《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一同探寻这座神秘高原的诸多秘密。
会看到如色谱般不断变幻的银灰、湛蓝、淡黄、橘红难怪当地的柯尔克孜族说,喀拉库勒湖是雪峰梳妆的镜子。与波平如镜的喀拉库勒湖相比,不远处的布伦库勒湖更有生机,湖中常有成群的水鸟和游弋的鱼群。这两个湖的海拔高度、气候条件、地理环境都相似,生态却截然不同,这也是帕米尔高原上一个还未完全得到解释的地理现象。   一般来说,帕米尔的湖景是冷色调的。从山地上的冰盖到荒凉的山体再到山下的湖,色彩层次分明。而在木吉,你能看到高原之湖热烈的一面。这个地名本身就隐含着它最重要的地理背景,意为“地火奔突”。它处在昆仑山与天山的分界线上,是帕米尔高原地壳最薄弱的软肋,地震频繁,新构造运动强烈。就在约一千五百年前,这里还曾出现过火山怒吼、岩浆奔腾的场面,地下涌出的钙华、铁华和锰华,今天仍将大地晕染得五彩斑斓。在这儿,你会看到数个零散分布的巨大凹陷,周边的岩石有着曾经过强烈烧灼的质感和色彩,这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口。积水的地方,便是一个个的小湖或者小潭。当我们走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几只野鸭子突然从中飞起,嘎嘎的惊叫声经久不去。木吉乡的西北角有一片赤红色的山地叫克孜杰克,从山顶慢慢走下来,能看到石头从大到小均匀散布的情景,顶端的石头比得上一间或数间房子,山底的石子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这是一次火山喷发的形象演示。……(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撰文刘湘晨)   更多详细内容请见《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帕米尔的山和水:中国西极的“重瓣莲花”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会看到如色谱般不断变幻的银灰、湛蓝、淡黄、橘红难怪当地的柯尔克孜族说,喀拉库勒湖是雪峰梳妆的镜子。与波平如镜的喀拉库勒湖相比,不远处的布伦库勒湖更有生机,湖中常有成群的水鸟和游弋的鱼群。这两个湖的海拔高度、气候条件、地理环境都相似,生态却截然不同,这也是帕米尔高原上一个还未完全得到解释的地理现象。   一般来说,帕米尔的湖景是冷色调的。从山地上的冰盖到荒凉的山体再到山下的湖,色彩层次分明。而在木吉,你能看到高原之湖热烈的一面。这个地名本身就隐含着它最重要的地理背景,意为“地火奔突”。它处在昆仑山与天山的分界线上,是帕米尔高原地壳最薄弱的软肋,地震频繁,新构造运动强烈。就在约一千五百年前,这里还曾出现过火山怒吼、岩浆奔腾的场面,地下涌出的钙华、铁华和锰华,今天仍将大地晕染得五彩斑斓。在这儿,你会看到数个零散分布的巨大凹陷,周边的岩石有着曾经过强烈烧灼的质感和色彩,这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口。积水的地方,便是一个个的小湖或者小潭。当我们走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几只野鸭子突然从中飞起,嘎嘎的惊叫声经久不去。木吉乡的西北角有一片赤红色的山地叫克孜杰克,从山顶慢慢走下来,能看到石头从大到小均匀散布的情景,顶端的石头比得上一间或数间房子,山底的石子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这是一次火山喷发的形象演示。……(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撰文刘湘晨)   更多详细内容请见《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这张航拍图可以清晰地看出帕米尔高原的独特地形——虽是高原,但鲜有广阔的台地,纵横的山峰和河谷才是这里的主角。而一些承接了冰雪融水的洼地或堰塞湖,则成为镶嵌在山河间的宝石。摄影/田捷砚

 

《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7月 撰文刘湘晨   这是一座壮丽而特殊的高原——它是丝绸之路的通道,五个巨大的山系却在这里打成了“结”,它伫立于亚洲中心的干旱区,却被称为“万水之源”;它遍布高寒荒漠,但又是牧人们的桃花源;它被诗人赞叹为盛开在大地上的重瓣莲花……跟随《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一同探寻这座神秘高原的诸多秘密。 这张航拍图可以清晰地看出帕米尔高原的独特地形——虽是高原,但鲜有广阔的台地,纵横的山峰和河谷才是这里的主角。而一些承接了冰雪融水的洼地或堰塞湖,则成为镶嵌在山河间的宝石。摄影/田捷砚   帕米尔高原在哪儿?铺开中国地图,它在整个版图的最西边,距离同纬度的辽东半岛5000多公里的地方;它也在中国最后一片夕阳的霞晖里,最晚的时候,在北京时间的深夜11点多,中国境内帕米尔最西边的村庄才送走最后一缕阳光。   这无疑是一座神奇的高原。中国的整个地势东低西高,如果把山脉看做固体的波涛,自东向西,“巨浪”不断酝酿力量,到了这里已掀起海啸般的“惊涛骇浪”。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之间剧烈的聚合与碰撞垛起了这个伟大的地球隆起,除了河流和边缘地带,海拔一般在4000米以上,6000多米的雪峰也不过是小个子。站在喀什平原上远眺,几十公里外连绵的皑皑雪峰是帕米尔高原给人的最初印象,因为急升的高度,它们显得非常突兀,仿佛是一堵由岩石和冰雪筑成的巨大围墙。   数条庞大的山脉在这里打成一个巨大的“山结”,然后向四面八方奔腾而去,如同一只展开的巨大手掌——大拇指的位置大概就是天山,食指是昆仑山,中指是喀喇昆仑山,无名指为喜马拉雅山,小拇指朝西南再撇一点就是兴都库什山,而掌背就是帕米尔高原。牧马人的说法更形象,把这些驰向各个方向的高大山脉比作“骏马”,帕米尔就是那个“拴马桩”。   它被尊称为“万山之祖”。   …… 慕士塔格峰、喀拉库勒湖和湿地的组合,构建了帕米尔高原上最经典的美景——呈放射状分布的冰川自7000多米的山顶辐散到约5000多米的高度,是这位“冰山之父”的“白发三千丈”;冰川融水孕育的高山湖泊波平如镜;一片湿地草甸则晕染出高寒干旱中珍贵的绿色。摄影/王树声   倘若把山视作帕米尔的骨骼和肌肉,那么流淌其间的无数条河流便是它的血脉。英文中“帕米尔高原”(The Pamirs)是一个复数,它揭示了这座高原独特的地理构造——公认有八个大帕,还有难以计数的众多小帕。实际上,一个“帕”便是一个以河谷为中心的小世界:群山环抱,山顶白雪皑皑,谷地较宽阔,中央有河流蜿蜒流去,两岸有一块块或大或小的河漫滩草甸。而如果你攀登到群山的高处,便会发现河流诞生的秘密——雪线之下

  帕米尔高原在哪儿?铺开中国地图,它在整个版图的最西边,距离同纬度的辽东半岛5000多公里的地方;它也在中国最后一片夕阳的霞晖里,最晚的时候,在北京时间的深夜11点多,中国境内帕米尔最西边的村庄才送走最后一缕阳光。

  这无疑是一座神奇的高原。中国的整个地势东低西高,如果把山脉看做固体的波涛,自东向西,“巨浪”不断酝酿力量,到了这里已掀起海啸般的“惊涛骇浪”。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之间剧烈的聚合与碰撞垛起了这个伟大的地球隆起,除了河流和边缘地带,海拔一般在4000米以上,6000多米的雪峰也不过是小个子。站在喀什平原上远眺,几十公里外连绵的皑皑雪峰是帕米尔高原给人的最初印象,因为急升的高度,它们显得非常突兀,仿佛是一堵由岩石和冰雪筑成的巨大围墙。

  数条庞大的山脉在这里打成一个巨大的“山结”,然后向四面八方奔腾而去,如同一只展开的巨大手掌——大拇指的位置大概就是天山,食指是昆仑山,中指是喀喇昆仑山,无名指为喜马拉雅山,小拇指朝西南再撇一点就是兴都库什山,而掌背就是帕米尔高原。牧马人的说法更形象,把这些驰向各个方向的高大山脉比作“骏马”,帕米尔就是那个“拴马桩”。

  它被尊称为“万山之祖”。

  ……

 

会看到如色谱般不断变幻的银灰、湛蓝、淡黄、橘红难怪当地的柯尔克孜族说,喀拉库勒湖是雪峰梳妆的镜子。与波平如镜的喀拉库勒湖相比,不远处的布伦库勒湖更有生机,湖中常有成群的水鸟和游弋的鱼群。这两个湖的海拔高度、气候条件、地理环境都相似,生态却截然不同,这也是帕米尔高原上一个还未完全得到解释的地理现象。   一般来说,帕米尔的湖景是冷色调的。从山地上的冰盖到荒凉的山体再到山下的湖,色彩层次分明。而在木吉,你能看到高原之湖热烈的一面。这个地名本身就隐含着它最重要的地理背景,意为“地火奔突”。它处在昆仑山与天山的分界线上,是帕米尔高原地壳最薄弱的软肋,地震频繁,新构造运动强烈。就在约一千五百年前,这里还曾出现过火山怒吼、岩浆奔腾的场面,地下涌出的钙华、铁华和锰华,今天仍将大地晕染得五彩斑斓。在这儿,你会看到数个零散分布的巨大凹陷,周边的岩石有着曾经过强烈烧灼的质感和色彩,这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口。积水的地方,便是一个个的小湖或者小潭。当我们走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几只野鸭子突然从中飞起,嘎嘎的惊叫声经久不去。木吉乡的西北角有一片赤红色的山地叫克孜杰克,从山顶慢慢走下来,能看到石头从大到小均匀散布的情景,顶端的石头比得上一间或数间房子,山底的石子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这是一次火山喷发的形象演示。……(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撰文刘湘晨)   更多详细内容请见《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帕米尔的山和水:中国西极的“重瓣莲花”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是一片砾石层,放眼望去有一片闪烁的亮点,在砾石的间隙,不断被阳光融化的冰雪正慢慢渗流,合奏成一片细密的沙沙声音。再往下,开始有双手可掬的细流,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水洼。水争先恐后地奔向谷地,逐渐有了声势,有了流速和明朗的水声。越往下走,迈过这些小溪流的难度就越大,终于,它们在谷底成为了一条在大块砾石间奔流的河。   …… 若取道东边的盖孜峡谷来到帕米尔,白沙湖会是人们遇到的第一个高原之湖。河流输送来的水在这里聚集成湖,沉积的白沙则在水位下降的寒冷季节出露,被日夜不停的大风吹上山坡,千万年过去了,便形成了聚沙成山的奇景。摄影/赵磊 比起著名的白沙湖和喀拉库勒湖,由于和中巴公路有着数公里的隔离,布伦库勒湖更有藏在深闺人未识的美。站在高处,它宁静得如一块碧玉,湖心岛像是一只被魔法定住的鲸鱼。不过,如果你有一支望远镜,或许就会发现它隐藏的勃勃生机——成群的水鸟如黑芝麻般撒满湖面,正在追逐着水下游弋的鱼群。摄影/李翔   山河之间,有诸多湖泊如宝石般镶嵌着。构造活动形成的山间断陷洼地或盆地,或者是冰川、泥石流、滑坡等堆积物的堰塞,在承接了高山的冰雪融水之后,便成为了帕米尔的湖。与新疆众多的高山湖泊相比,这里的湖海拔更高,赫赫有名的天山天池、喀纳斯湖和赛里木湖海拔都没有超过2000米,慕士塔格山下的喀拉库勒湖却是3360米。独特的地形、气候给高原的湖带来了特别的景象,成为干旱区山地美学的典型案例。   走出险峻逼仄的盖孜峡谷,你遇见的第一个帕米尔之湖便是白沙湖,依傍着一座巨大的白沙山,被淡白色沙尘填去大半面积和深度,像是镶嵌在银色王冠上的一颗蓝宝石。它承接了东帕米尔北部广大地域之间的高山融水,河流到了这里流速减慢,水中的白沙便沉淀到河湖底部。继夏秋的丰水期之后,冬季水位会急剧下降甚至干涸,河床和湖底就会露出。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日日夜夜,银白色的沙屑随风扬起,千百年的吹拂和收纳,就有了一座终年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安静的时候,白色的高原沙山倒映在湖水中,出露于水的沙地布满弯曲的线条,好似一幅抽象派的作品。   镶嵌在慕士塔格峰下的喀拉库勒湖是东帕米尔最让人倾倒的湖泊,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记》中描述:“波谜罗(即帕米尔)川中有大龙池水乃澄清皎镜,莫测其深,色带青黑,味甚甘美。”这到底是高原上的哪个湖颇有争议,喀拉库勒湖是其中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它是一座冰川堰塞湖,半透明的湖水冰凉丰润,可能是湖中矿物质、水深和湖边地理条件的综合作用,还是一个变色湖。天气晴朗时,湖水呈现出柔美的碧绿或湛蓝;而当天色转阴时,湖水颜色会在瞬间变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黑水湖;如果在清晨日出时观察它,你还    慕士塔格峰、喀拉库勒湖和湿地的组合,构建了帕米尔高原上最经典的美景——呈放射状分布的冰川自7000多米的山顶辐散到约5000多米的高度,是这位“冰山之父”的“白发三千丈”;冰川融水孕育的高山湖泊波平如镜;一片湿地草甸则晕染出高寒干旱中珍贵的绿色。摄影/王树声

 

  倘若把山视作帕米尔的骨骼和肌肉,那么流淌其间的无数条河流便是它的血脉。英文中“帕米尔高原”(The Pamirs)是一个复数,它揭示了这座高原独特的地理构造——公认有八个大帕,还有难以计数的众多小帕。实际上,一个“帕”便是一个以河谷为中心的小世界:群山环抱,山顶白雪皑皑,谷地较宽阔,中央有河流蜿蜒流去,两岸有一块块或大或小的河漫滩草甸。而如果你攀登到群山的高处,便会发现河流诞生的秘密——雪线之下是一片砾石层,放眼望去有一片闪烁的亮点,在砾石的间隙,不断被阳光融化的冰雪正慢慢渗流,合奏成一片细密的沙沙声音。再往下,开始有双手可掬的细流,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水洼。水争先恐后地奔向谷地,逐渐有了声势,有了流速和明朗的水声。越往下走,迈过这些小溪流的难度就越大,终于,它们在谷底成为了一条在大块砾石间奔流的河。

是一片砾石层,放眼望去有一片闪烁的亮点,在砾石的间隙,不断被阳光融化的冰雪正慢慢渗流,合奏成一片细密的沙沙声音。再往下,开始有双手可掬的细流,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水洼。水争先恐后地奔向谷地,逐渐有了声势,有了流速和明朗的水声。越往下走,迈过这些小溪流的难度就越大,终于,它们在谷底成为了一条在大块砾石间奔流的河。   …… 若取道东边的盖孜峡谷来到帕米尔,白沙湖会是人们遇到的第一个高原之湖。河流输送来的水在这里聚集成湖,沉积的白沙则在水位下降的寒冷季节出露,被日夜不停的大风吹上山坡,千万年过去了,便形成了聚沙成山的奇景。摄影/赵磊 比起著名的白沙湖和喀拉库勒湖,由于和中巴公路有着数公里的隔离,布伦库勒湖更有藏在深闺人未识的美。站在高处,它宁静得如一块碧玉,湖心岛像是一只被魔法定住的鲸鱼。不过,如果你有一支望远镜,或许就会发现它隐藏的勃勃生机——成群的水鸟如黑芝麻般撒满湖面,正在追逐着水下游弋的鱼群。摄影/李翔   山河之间,有诸多湖泊如宝石般镶嵌着。构造活动形成的山间断陷洼地或盆地,或者是冰川、泥石流、滑坡等堆积物的堰塞,在承接了高山的冰雪融水之后,便成为了帕米尔的湖。与新疆众多的高山湖泊相比,这里的湖海拔更高,赫赫有名的天山天池、喀纳斯湖和赛里木湖海拔都没有超过2000米,慕士塔格山下的喀拉库勒湖却是3360米。独特的地形、气候给高原的湖带来了特别的景象,成为干旱区山地美学的典型案例。   走出险峻逼仄的盖孜峡谷,你遇见的第一个帕米尔之湖便是白沙湖,依傍着一座巨大的白沙山,被淡白色沙尘填去大半面积和深度,像是镶嵌在银色王冠上的一颗蓝宝石。它承接了东帕米尔北部广大地域之间的高山融水,河流到了这里流速减慢,水中的白沙便沉淀到河湖底部。继夏秋的丰水期之后,冬季水位会急剧下降甚至干涸,河床和湖底就会露出。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日日夜夜,银白色的沙屑随风扬起,千百年的吹拂和收纳,就有了一座终年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安静的时候,白色的高原沙山倒映在湖水中,出露于水的沙地布满弯曲的线条,好似一幅抽象派的作品。   镶嵌在慕士塔格峰下的喀拉库勒湖是东帕米尔最让人倾倒的湖泊,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记》中描述:“波谜罗(即帕米尔)川中有大龙池水乃澄清皎镜,莫测其深,色带青黑,味甚甘美。”这到底是高原上的哪个湖颇有争议,喀拉库勒湖是其中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它是一座冰川堰塞湖,半透明的湖水冰凉丰润,可能是湖中矿物质、水深和湖边地理条件的综合作用,还是一个变色湖。天气晴朗时,湖水呈现出柔美的碧绿或湛蓝;而当天色转阴时,湖水颜色会在瞬间变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黑水湖;如果在清晨日出时观察它,你还

  ……

 

会看到如色谱般不断变幻的银灰、湛蓝、淡黄、橘红难怪当地的柯尔克孜族说,喀拉库勒湖是雪峰梳妆的镜子。与波平如镜的喀拉库勒湖相比,不远处的布伦库勒湖更有生机,湖中常有成群的水鸟和游弋的鱼群。这两个湖的海拔高度、气候条件、地理环境都相似,生态却截然不同,这也是帕米尔高原上一个还未完全得到解释的地理现象。   一般来说,帕米尔的湖景是冷色调的。从山地上的冰盖到荒凉的山体再到山下的湖,色彩层次分明。而在木吉,你能看到高原之湖热烈的一面。这个地名本身就隐含着它最重要的地理背景,意为“地火奔突”。它处在昆仑山与天山的分界线上,是帕米尔高原地壳最薄弱的软肋,地震频繁,新构造运动强烈。就在约一千五百年前,这里还曾出现过火山怒吼、岩浆奔腾的场面,地下涌出的钙华、铁华和锰华,今天仍将大地晕染得五彩斑斓。在这儿,你会看到数个零散分布的巨大凹陷,周边的岩石有着曾经过强烈烧灼的质感和色彩,这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口。积水的地方,便是一个个的小湖或者小潭。当我们走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几只野鸭子突然从中飞起,嘎嘎的惊叫声经久不去。木吉乡的西北角有一片赤红色的山地叫克孜杰克,从山顶慢慢走下来,能看到石头从大到小均匀散布的情景,顶端的石头比得上一间或数间房子,山底的石子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这是一次火山喷发的形象演示。……(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撰文刘湘晨)   更多详细内容请见《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帕米尔的山和水:中国西极的“重瓣莲花”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若取道东边的盖孜峡谷来到帕米尔,白沙湖会是人们遇到的第一个高原之湖。河流输送来的水在这里聚集成湖,沉积的白沙则在水位下降的寒冷季节出露,被日夜不停的大风吹上山坡,千万年过去了,便形成了聚沙成山的奇景。摄影/赵磊
是一片砾石层,放眼望去有一片闪烁的亮点,在砾石的间隙,不断被阳光融化的冰雪正慢慢渗流,合奏成一片细密的沙沙声音。再往下,开始有双手可掬的细流,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水洼。水争先恐后地奔向谷地,逐渐有了声势,有了流速和明朗的水声。越往下走,迈过这些小溪流的难度就越大,终于,它们在谷底成为了一条在大块砾石间奔流的河。   …… 若取道东边的盖孜峡谷来到帕米尔,白沙湖会是人们遇到的第一个高原之湖。河流输送来的水在这里聚集成湖,沉积的白沙则在水位下降的寒冷季节出露,被日夜不停的大风吹上山坡,千万年过去了,便形成了聚沙成山的奇景。摄影/赵磊 比起著名的白沙湖和喀拉库勒湖,由于和中巴公路有着数公里的隔离,布伦库勒湖更有藏在深闺人未识的美。站在高处,它宁静得如一块碧玉,湖心岛像是一只被魔法定住的鲸鱼。不过,如果你有一支望远镜,或许就会发现它隐藏的勃勃生机——成群的水鸟如黑芝麻般撒满湖面,正在追逐着水下游弋的鱼群。摄影/李翔   山河之间,有诸多湖泊如宝石般镶嵌着。构造活动形成的山间断陷洼地或盆地,或者是冰川、泥石流、滑坡等堆积物的堰塞,在承接了高山的冰雪融水之后,便成为了帕米尔的湖。与新疆众多的高山湖泊相比,这里的湖海拔更高,赫赫有名的天山天池、喀纳斯湖和赛里木湖海拔都没有超过2000米,慕士塔格山下的喀拉库勒湖却是3360米。独特的地形、气候给高原的湖带来了特别的景象,成为干旱区山地美学的典型案例。   走出险峻逼仄的盖孜峡谷,你遇见的第一个帕米尔之湖便是白沙湖,依傍着一座巨大的白沙山,被淡白色沙尘填去大半面积和深度,像是镶嵌在银色王冠上的一颗蓝宝石。它承接了东帕米尔北部广大地域之间的高山融水,河流到了这里流速减慢,水中的白沙便沉淀到河湖底部。继夏秋的丰水期之后,冬季水位会急剧下降甚至干涸,河床和湖底就会露出。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日日夜夜,银白色的沙屑随风扬起,千百年的吹拂和收纳,就有了一座终年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安静的时候,白色的高原沙山倒映在湖水中,出露于水的沙地布满弯曲的线条,好似一幅抽象派的作品。   镶嵌在慕士塔格峰下的喀拉库勒湖是东帕米尔最让人倾倒的湖泊,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记》中描述:“波谜罗(即帕米尔)川中有大龙池水乃澄清皎镜,莫测其深,色带青黑,味甚甘美。”这到底是高原上的哪个湖颇有争议,喀拉库勒湖是其中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它是一座冰川堰塞湖,半透明的湖水冰凉丰润,可能是湖中矿物质、水深和湖边地理条件的综合作用,还是一个变色湖。天气晴朗时,湖水呈现出柔美的碧绿或湛蓝;而当天色转阴时,湖水颜色会在瞬间变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黑水湖;如果在清晨日出时观察它,你还

 

 

帕米尔的山和水:中国西极的“重瓣莲花”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比起著名的白沙湖和喀拉库勒湖,由于和中巴公路有着数公里的隔离,布伦库勒湖更有藏在深闺人未识的美。站在高处,它宁静得如一块碧玉,湖心岛像是一只被魔法定住的鲸鱼。不过,如果你有一支望远镜,或许就会发现它隐藏的勃勃生机——成群的水鸟如黑芝麻般撒满湖面,正在追逐着水下游弋的鱼群。摄影/李翔

 

  山河之间,有诸多湖泊如宝石般镶嵌着。构造活动形成的山间断陷洼地或盆地,或者是冰川、泥石流、滑坡等堆积物的堰塞,在承接了高山的冰雪融水之后,便成为了帕米尔的湖。与新疆众多的高山湖泊相比,这里的湖海拔更高,赫赫有名的天山天池、喀纳斯湖和赛里木湖海拔都没有超过2000米,慕士塔格山下的喀拉库勒湖却是3360米。独特的地形、气候给高原的湖带来了特别的景象,成为干旱区山地美学的典型案例。

  走出险峻逼仄的盖孜峡谷,你遇见的第一个帕米尔之湖便是白沙湖,依傍着一座巨大的白沙山,被淡白色沙尘填去大半面积和深度,像是镶嵌在银色王冠上的一颗蓝宝石。它承接了东帕米尔北部广大地域之间的高山融水,河流到了这里流速减慢,水中的白沙便沉淀到河湖底部。继夏秋的丰水期之后,冬季水位会急剧下降甚至干涸,河床和湖底就会露出。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日日夜夜,银白色的沙屑随风扬起,千百年的吹拂和收纳,就有了一座终年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安静的时候,白色的高原沙山倒映在湖水中,出露于水的沙地布满弯曲的线条,好似一幅抽象派的作品。

  镶嵌在慕士塔格峰下的喀拉库勒湖是东帕米尔最让人倾倒的湖泊,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记》中描述:“波谜罗(即帕米尔)川中有大龙池水乃澄清皎镜,莫测其深,色带青黑,味甚甘美。”这到底是高原上的哪个湖颇有争议,喀拉库勒湖是其中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它是一座冰川堰塞湖,半透明的湖水冰凉丰润,可能是湖中矿物质、水深和湖边地理条件的综合作用,还是一个变色湖。天气晴朗时,湖水呈现出柔美的碧绿或湛蓝;而当天色转阴时,湖水颜色会在瞬间变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黑水湖;如果在清晨日出时观察它,你还会看到如色谱般不断变幻的银灰、湛蓝、淡黄、橘红难怪当地的柯尔克孜族说,喀拉库勒湖是雪峰梳妆的镜子。与波平如镜的喀拉库勒湖相比,不远处的布伦库勒湖更有生机,湖中常有成群的水鸟和游弋的鱼群。这两个湖的海拔高度、气候条件、地理环境都相似,生态却截然不同,这也是帕米尔高原上一个还未完全得到解释的地理现象。

  一般来说,帕米尔的湖景是冷色调的。从山地上的冰盖到荒凉的山体再到山下的湖,色彩层次分明。而在木吉,你能看到高原之湖热烈的一面。这个地名本身就隐含着它最重要的地理背景,意为“地火奔突”。它处在昆仑山与天山的分界线上,是帕米尔高原地壳最薄弱的软肋,地震频繁,新构造运动强烈。就在约一千五百年前,这里还曾出现过火山怒吼、岩浆奔腾的场面,地下涌出的钙华、铁华和锰华,今天仍将大地晕染得五彩斑斓。在这儿,你会看到数个零散分布的巨大凹陷,周边的岩石有着曾经过强烈烧灼的质感和色彩,这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口。积水的地方,便是一个个的小湖或者小潭。当我们走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几只野鸭子突然从中飞起,嘎嘎的惊叫声经久不去。木吉乡的西北角有一片赤红色的山地叫克孜杰克,从山顶慢慢走下来,能看到石头从大到小均匀散布的情景,顶端的石头比得上一间或数间房子,山底的石子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这是一次火山喷发的形象演示。……(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撰文/刘湘晨)

  更多详细内容请见《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

是一片砾石层,放眼望去有一片闪烁的亮点,在砾石的间隙,不断被阳光融化的冰雪正慢慢渗流,合奏成一片细密的沙沙声音。再往下,开始有双手可掬的细流,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水洼。水争先恐后地奔向谷地,逐渐有了声势,有了流速和明朗的水声。越往下走,迈过这些小溪流的难度就越大,终于,它们在谷底成为了一条在大块砾石间奔流的河。   …… 若取道东边的盖孜峡谷来到帕米尔,白沙湖会是人们遇到的第一个高原之湖。河流输送来的水在这里聚集成湖,沉积的白沙则在水位下降的寒冷季节出露,被日夜不停的大风吹上山坡,千万年过去了,便形成了聚沙成山的奇景。摄影/赵磊 比起著名的白沙湖和喀拉库勒湖,由于和中巴公路有着数公里的隔离,布伦库勒湖更有藏在深闺人未识的美。站在高处,它宁静得如一块碧玉,湖心岛像是一只被魔法定住的鲸鱼。不过,如果你有一支望远镜,或许就会发现它隐藏的勃勃生机——成群的水鸟如黑芝麻般撒满湖面,正在追逐着水下游弋的鱼群。摄影/李翔   山河之间,有诸多湖泊如宝石般镶嵌着。构造活动形成的山间断陷洼地或盆地,或者是冰川、泥石流、滑坡等堆积物的堰塞,在承接了高山的冰雪融水之后,便成为了帕米尔的湖。与新疆众多的高山湖泊相比,这里的湖海拔更高,赫赫有名的天山天池、喀纳斯湖和赛里木湖海拔都没有超过2000米,慕士塔格山下的喀拉库勒湖却是3360米。独特的地形、气候给高原的湖带来了特别的景象,成为干旱区山地美学的典型案例。   走出险峻逼仄的盖孜峡谷,你遇见的第一个帕米尔之湖便是白沙湖,依傍着一座巨大的白沙山,被淡白色沙尘填去大半面积和深度,像是镶嵌在银色王冠上的一颗蓝宝石。它承接了东帕米尔北部广大地域之间的高山融水,河流到了这里流速减慢,水中的白沙便沉淀到河湖底部。继夏秋的丰水期之后,冬季水位会急剧下降甚至干涸,河床和湖底就会露出。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日日夜夜,银白色的沙屑随风扬起,千百年的吹拂和收纳,就有了一座终年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安静的时候,白色的高原沙山倒映在湖水中,出露于水的沙地布满弯曲的线条,好似一幅抽象派的作品。   镶嵌在慕士塔格峰下的喀拉库勒湖是东帕米尔最让人倾倒的湖泊,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记》中描述:“波谜罗(即帕米尔)川中有大龙池水乃澄清皎镜,莫测其深,色带青黑,味甚甘美。”这到底是高原上的哪个湖颇有争议,喀拉库勒湖是其中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它是一座冰川堰塞湖,半透明的湖水冰凉丰润,可能是湖中矿物质、水深和湖边地理条件的综合作用,还是一个变色湖。天气晴朗时,湖水呈现出柔美的碧绿或湛蓝;而当天色转阴时,湖水颜色会在瞬间变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黑水湖;如果在清晨日出时观察它,你还

帕米尔的山和水:中国西极的“重瓣莲花”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7月 撰文刘湘晨   这是一座壮丽而特殊的高原——它是丝绸之路的通道,五个巨大的山系却在这里打成了“结”,它伫立于亚洲中心的干旱区,却被称为“万水之源”;它遍布高寒荒漠,但又是牧人们的桃花源;它被诗人赞叹为盛开在大地上的重瓣莲花……跟随《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第7期一同探寻这座神秘高原的诸多秘密。 这张航拍图可以清晰地看出帕米尔高原的独特地形——虽是高原,但鲜有广阔的台地,纵横的山峰和河谷才是这里的主角。而一些承接了冰雪融水的洼地或堰塞湖,则成为镶嵌在山河间的宝石。摄影/田捷砚   帕米尔高原在哪儿?铺开中国地图,它在整个版图的最西边,距离同纬度的辽东半岛5000多公里的地方;它也在中国最后一片夕阳的霞晖里,最晚的时候,在北京时间的深夜11点多,中国境内帕米尔最西边的村庄才送走最后一缕阳光。   这无疑是一座神奇的高原。中国的整个地势东低西高,如果把山脉看做固体的波涛,自东向西,“巨浪”不断酝酿力量,到了这里已掀起海啸般的“惊涛骇浪”。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之间剧烈的聚合与碰撞垛起了这个伟大的地球隆起,除了河流和边缘地带,海拔一般在4000米以上,6000多米的雪峰也不过是小个子。站在喀什平原上远眺,几十公里外连绵的皑皑雪峰是帕米尔高原给人的最初印象,因为急升的高度,它们显得非常突兀,仿佛是一堵由岩石和冰雪筑成的巨大围墙。   数条庞大的山脉在这里打成一个巨大的“山结”,然后向四面八方奔腾而去,如同一只展开的巨大手掌——大拇指的位置大概就是天山,食指是昆仑山,中指是喀喇昆仑山,无名指为喜马拉雅山,小拇指朝西南再撇一点就是兴都库什山,而掌背就是帕米尔高原。牧马人的说法更形象,把这些驰向各个方向的高大山脉比作“骏马”,帕米尔就是那个“拴马桩”。   它被尊称为“万山之祖”。   …… 慕士塔格峰、喀拉库勒湖和湿地的组合,构建了帕米尔高原上最经典的美景——呈放射状分布的冰川自7000多米的山顶辐散到约5000多米的高度,是这位“冰山之父”的“白发三千丈”;冰川融水孕育的高山湖泊波平如镜;一片湿地草甸则晕染出高寒干旱中珍贵的绿色。摄影/王树声   倘若把山视作帕米尔的骨骼和肌肉,那么流淌其间的无数条河流便是它的血脉。英文中“帕米尔高原”(The Pamirs)是一个复数,它揭示了这座高原独特的地理构造——公认有八个大帕,还有难以计数的众多小帕。实际上,一个“帕”便是一个以河谷为中心的小世界:群山环抱,山顶白雪皑皑,谷地较宽阔,中央有河流蜿蜒流去,两岸有一块块或大或小的河漫滩草甸。而如果你攀登到群山的高处,便会发现河流诞生的秘密——雪线之下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