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高速大更名 (中国国家地理手机报精选)  

2010-03-30 16:2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速大更名 (中国国家地理手机报精选)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对于热爱自驾的朋友来说,要是最近在高速公路上看见类似G2、G60之类的路牌,可千万别犯迷糊。

  本月交通运输部宣布,我国将在明年7月底前统一规范国家高速公路网的命名和编号,并全部换成新路牌。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像极了当年秦始皇实施的“车同轨”,有着深远的社会意义。按照全国高速公路网的总体规划,我国未来的国家高速公路总里程将超过10万公里。面对如此庞大的路网体系,及早进行统一规划和科学管理,避免混乱与无序,无疑是极其必要的。

  不过,就在这一消息发布后,很快引发了社会各方面的争议与质疑。那么,这一举措对我们的生活将造成怎样的影响,又会引发哪些更深刻的改变呢?

  路名为何变脸

  --------

  1988年10月,中国内地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通车,揭开了高速公路大发展的序幕。

  当年,这条全长仅20.5公里的高速路耗费了整整4年才竣工通车,谁也不会料到中国的高速路网能发展成今天的规模,更不会想到对高速公路将实施统一规划。

  以京珠高速为例,整条高速路连接的是北京和珠海,但每一段的名称却各不相同。像北京—石家庄段叫“京石高速”,长沙—湘潭段叫“长潭高速”。

  像这样以大中城市起止点命名,倒还可以理解,但有些路名根本让人摸不着头脑。上海至瑞丽的国道主干线在江西境内叫“温梨高速”,分别指代进贤县的温家圳和玉山县的梨园。

  道路的命名本身折射出高速路发展的历程,而混乱也由此逐步产生。

  高速路出口通常是在建设期规划确定,并按照顺序依次命名,未曾考虑与未来新建高速路的出口衔接。比如,某高速的5号出口和6号出口之间需要新增出口的话,无疑将牵一发而动全身,此后的出口名称都要就此顺延。这在将来很容易造成出口命名的混乱,甚至很多老司机都会迷惑不解。

高速大更名 (中国国家地理手机报精选)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以汉字命名高速的时代很快就要结束了)

  新路名,新规则

  --------

  ¤数字化高速

  与杂乱无章的老路名相比,此次新规定的路名标识特点非常显著。简单说,就是国家高速公路和省级高速分别以“G+数字”、“S+数字”加以命名。虽然看上去比较简单,但其中却包含着一套内在逻辑。

  比如,国道高速当中,首都放射线都采用一位数,如京哈高速的编号为G1,纵线或横线则采用两位数,如沈海高速调整为G15,而绕城高速和联络线则采用四位数编号。这样,各个层级的高速公路名称编排就显得井井有条。

  正是在高速路编号的基础之上,新的高速路桩号才能实行统一编号,从而解决了新增出口编号的衔接问题。按照设计思路,各出口编号采用里程桩的后三位数值表示。这样,新编排的出口编号便不存在调整的问题。同时,司机仅根据出入口的桩号,就能估算出行车距离等里程信息。

  ¤国际化通则

  从国际经验来看,对国家高速公路实施统一编号,也是在发达国家行之有效的惯例。不论是欧美还是日韩,不论语言、文化等方面差异多大,他们大都采用英文字母、数字等对高速公路实行编号管理。

  在美国,最高等级的州际高速公路以“I+数字”方式命名,东西方向的高速用两位偶数表示,南北方向的用两位奇数表示;而在欧洲,同样是大写字母区别公路等级,后面以数字代表具体线路,做到对道路一以贯之的命名管理。

  可以想见的是,随着中国高速公路命名的规范化,即便是不懂汉语的外国人在中国自驾,也能凭借地图上的字母和数字的指引,安全抵达目的地

高速大更名 (中国国家地理手机报精选)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图为美国401州际高速公路转换枢纽。在美国,很早就实现了对高速公路的数字化命名,这全仰赖于修建之初即对公路网实行了总体规划。)

  “道”可道,非常道

  --------

  虽然高速“变脸”好处多多,但现实问题却不容乐观。

  ¤“变脸”后遗症

  纵然老路名有万般不是,但在司机们看来,“京沪高速”四个汉字永远比G2要直观亲切。对于跑长途的司机们来说,突然面对一连串的数字化路名,要把它们与以往的高速一一对应起来,还真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

  对跑短途的司机们来说,统一了路名之后似乎更麻烦了。像以前分段的武黄高速、黄黄高速、汉宜高速,如今统称为“G50沪渝高速”,司机很难联想到自己走到了G50的哪个位置。

  对于自驾游爱好者来说,统一后的高速路编号只有方向性地名,却缺乏对于沿途中小城镇的标识。上高速就像是考地理,实在是比更名前还麻烦。

  ¤天价更名费

  高速路更名的社会成本,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天价。

  仅更换路牌一项,全国就涉及17万块标志牌。由于这种路牌采用铝合金制作,还要外贴高级反光膜,每平方米的成本就高达2000元。而先行一步的上海,更新路牌就要耗费两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史上最贵铁皮”。

  此外,与之相关的所有地图、GPS导航数据,将面临全面淘汰或更新,全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之高难以统计。

高速大更名 (中国国家地理手机报精选)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目前,更换高速路牌的施工已在全国渐次铺开,高速公路企业与全社会都必然在这场改革中付出代价。)

  路径依赖VS数字化未来

  --------

  尽管高速公路更名将支付很高的社会成本,更名的过渡期也会给许多出行者带来不便,但在交通管理部门看来,尽早实施高速公路数字化命名极为必要,因为这在根本上牵涉到制度发展的“路径依赖”问题,变更晚了将使全社会付出更大代价。

  ¤路径依赖最无奈

  实际上,道路交通变革与路径依赖密不可分。一个广为流传的例子就是,航天飞机推进器的宽度,是由马屁股决定的。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美国航天飞机的火箭推进器制造好后,只能靠火车运送。由于运输途中有隧道,推进器的宽度只能比火车轨道略宽。而火车轨道的宽度由电车、马车演化而来。最终人们发现,两匹马屁股的宽度,决定了罗马人战车的宽度,并由此产生了一连串出人意料的演化过程。

  高速公路的命名与此类似。如果还不进行路名的变更,那么路名将遵循自身的历史逻辑,演化渗透到地理、历史乃至文化、艺术的方方面面,成为无法改变的客观存在了。

  ¤数字化有大未来

  目前,发达国家的交通管理体系,已经为我国未来的智能化高速指明了方向。

  由于高速公路采用了统一编码,出入口的庞大信息也能据此实现数字化,今后的高速不论是行驶还是管理,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数字化智能系统的帮助。比如,智能高速路能随时向司机提供堵塞情况、事故信息、备用路线、自动缴费等功能。这一切,是高速更名之前难以实现的。

  在目前这一阶段,向社会公众宣传高速公路更名的意义尤为重要。而向广大司乘人员免费发放新旧命名对照地图,或加快高速公路的数字化网络建设,让大家尽快体会到高速更名带来的便利,则是这场高速大“变脸”最终极的意义。

  (责任编辑/熊剑辉)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