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2010年,从宁夏开始  

2010-01-12 18: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逼人退”的困局。而这一奇迹的创造则源于一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麦草方格。“麦草方格”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它到底是谁发明的?对治理沙漠来说它是否是一件攻无不克的利器? 九道村:饮一瓢水就是天堂 The Thirst of Jiudao 撰文朱千华 摄影查晓原 西海固泛指宁夏中部和南部的贫困山区,因为长年干旱,在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有关部门确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因为那里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500毫米以上。2009年12月初,本文作者和摄影师深入到了西海固的腹地——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为我们报道了村民们在干旱状态下的生活状态。 远与近 Distant, yet Near 西夏:没有正史的王朝 Western Xia: The ‘Unofficial’ Dynasty 撰文梅毅 西夏,这个与宋、辽、金同时代存在的西北政权,却没有一本专门的史书来记载,其原因何在呢?公元13世纪,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没有修西夏史。史学家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西夏被蒙古大军灭国、灭族,国破人亡,史籍荡然无存,无以修史;另外,成吉思汗病死在西夏境内的六盘山,恐怕也是元人不修西夏史的一个原因。一个立国近二百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宁夏石窟,刻在大山上的“战争与和平” The Ningxia Grotto – War and Peace Inscribed to a Mountain 撰文杨弦章 摄影袁蓉荪 等 同云冈和敦煌石窟一样,宁夏石窟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与漫长丝路上众多著名石窟相比,它曾在很长的时间里被人

 

赠送精美大地图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2010年,从宁夏开始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们忽视,即便在今天也颇显冷清。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须弥山、中宁石空大佛寺等石窟独特的兴衰史,却如悬丝诊脉般准确地把出了宁夏这片土地的历史心跳,以及曾经波澜壮阔的战争与和平。 岩画:贺兰山的文身 Rock Painting: The Helan Mountains’ Proud Mark 撰文唐荣尧 贺兰山岩画自发现以来,它给人们的震撼和向人们提出的问题几乎同样多。有关岩画的内容、年限、创作族群等等问题,专家们各持己见,贺兰山岩画上空的这些谜团至今依然烟云缭绕。考古界有句名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贺兰山岩画似乎应和了这句话,岩画研究中的诸多观点都陷入一种不可确定中。 色彩中的回族史 Knowing the Hui – The Colors of a People 撰文丁克家(回) 摄影王正明(回) 等 就像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本文作者、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伊斯兰研究所研究员丁克家认为,从回族人对绿、白、黑、蓝等色彩的特别喜好中,可以窥见这个民族深厚的伊斯兰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接纳。 兴武营:亦农亦牧的日常生活 Xingwuying Village: Astride the Farms and Herds 撰文萧春雷 摄影马宏杰 长城不仅是古代军事要塞,还是我国农牧交错带的重要地理标志。位于宁夏东部的盐池县,就处于长城沿线农牧交错带上,至今仍能看到许多孤独的烽火台与蜿蜒的断垣残壁。然而,今天,长城脚下、农牧交错地带上,村民们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们忽视,即便在今天也颇显冷清。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须弥山、中宁石空大佛寺等石窟独特的兴衰史,却如悬丝诊脉般准确地把出了宁夏这片土地的历史心跳,以及曾经波澜壮阔的战争与和平。 岩画:贺兰山的文身 Rock Painting: The Helan Mountains’ Proud Mark 撰文唐荣尧 贺兰山岩画自发现以来,它给人们的震撼和向人们提出的问题几乎同样多。有关岩画的内容、年限、创作族群等等问题,专家们各持己见,贺兰山岩画上空的这些谜团至今依然烟云缭绕。考古界有句名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贺兰山岩画似乎应和了这句话,岩画研究中的诸多观点都陷入一种不可确定中。 色彩中的回族史 Knowing the Hui – The Colors of a People 撰文丁克家(回) 摄影王正明(回) 等 就像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本文作者、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伊斯兰研究所研究员丁克家认为,从回族人对绿、白、黑、蓝等色彩的特别喜好中,可以窥见这个民族深厚的伊斯兰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接纳。 兴武营:亦农亦牧的日常生活 Xingwuying Village: Astride the Farms and Herds 撰文萧春雷 摄影马宏杰 长城不仅是古代军事要塞,还是我国农牧交错带的重要地理标志。位于宁夏东部的盐池县,就处于长城沿线农牧交错带上,至今仍能看到许多孤独的烽火台与蜿蜒的断垣残壁。然而,今天,长城脚下、农牧交错地带上,村民们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

干与湿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

Dry and Wet

沙逼人退”的困局。而这一奇迹的创造则源于一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麦草方格。“麦草方格”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它到底是谁发明的?对治理沙漠来说它是否是一件攻无不克的利器? 九道村:饮一瓢水就是天堂 The Thirst of Jiudao 撰文朱千华 摄影查晓原 西海固泛指宁夏中部和南部的贫困山区,因为长年干旱,在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有关部门确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因为那里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500毫米以上。2009年12月初,本文作者和摄影师深入到了西海固的腹地——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为我们报道了村民们在干旱状态下的生活状态。 远与近 Distant, yet Near 西夏:没有正史的王朝 Western Xia: The ‘Unofficial’ Dynasty 撰文梅毅 西夏,这个与宋、辽、金同时代存在的西北政权,却没有一本专门的史书来记载,其原因何在呢?公元13世纪,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没有修西夏史。史学家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西夏被蒙古大军灭国、灭族,国破人亡,史籍荡然无存,无以修史;另外,成吉思汗病死在西夏境内的六盘山,恐怕也是元人不修西夏史的一个原因。一个立国近二百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宁夏石窟,刻在大山上的“战争与和平” The Ningxia Grotto – War and Peace Inscribed to a Mountain 撰文杨弦章 摄影袁蓉荪 等 同云冈和敦煌石窟一样,宁夏石窟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与漫长丝路上众多著名石窟相比,它曾在很长的时间里被人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们忽视,即便在今天也颇显冷清。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须弥山、中宁石空大佛寺等石窟独特的兴衰史,却如悬丝诊脉般准确地把出了宁夏这片土地的历史心跳,以及曾经波澜壮阔的战争与和平。 岩画:贺兰山的文身 Rock Painting: The Helan Mountains’ Proud Mark 撰文唐荣尧 贺兰山岩画自发现以来,它给人们的震撼和向人们提出的问题几乎同样多。有关岩画的内容、年限、创作族群等等问题,专家们各持己见,贺兰山岩画上空的这些谜团至今依然烟云缭绕。考古界有句名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贺兰山岩画似乎应和了这句话,岩画研究中的诸多观点都陷入一种不可确定中。 色彩中的回族史 Knowing the Hui – The Colors of a People 撰文丁克家(回) 摄影王正明(回) 等 就像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本文作者、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伊斯兰研究所研究员丁克家认为,从回族人对绿、白、黑、蓝等色彩的特别喜好中,可以窥见这个民族深厚的伊斯兰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接纳。 兴武营:亦农亦牧的日常生活 Xingwuying Village: Astride the Farms and Herds 撰文萧春雷 摄影马宏杰 长城不仅是古代军事要塞,还是我国农牧交错带的重要地理标志。位于宁夏东部的盐池县,就处于长城沿线农牧交错带上,至今仍能看到许多孤独的烽火台与蜿蜒的断垣残壁。然而,今天,长城脚下、农牧交错地带上,村民们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沙逼人退”的困局。而这一奇迹的创造则源于一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麦草方格。“麦草方格”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它到底是谁发明的?对治理沙漠来说它是否是一件攻无不克的利器?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九道村:饮一瓢水就是天堂

The Thirst of Jiudao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

撰文/朱千华  摄影/查晓原

    西海固泛指宁夏中部和南部的贫困山区,因为长年干旱,在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有关部门确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因为那里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500毫米以上。2009年12月初,本文作者和摄影师深入到了西海固的腹地——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为我们报道了村民们在干旱状态下的生活状态。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远与近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Distant, yet Near

 

西夏:没有正史的王朝

Western Xia: The ‘Unofficial’ Dynasty

撰文/梅毅

    西夏,这个与宋、辽、金同时代存在的西北政权,却没有一本专门的史书来记载,其原因何在呢?公元13世纪,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没有修西夏史。史学家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西夏被蒙古大军灭国、灭族,国破人亡,史籍荡然无存,无以修史;另外,成吉思汗病死在西夏境内的六盘山,恐怕也是元人不修西夏史的一个原因。一个立国近二百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

 

宁夏石窟,刻在大山上的“战争与和平”

们忽视,即便在今天也颇显冷清。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须弥山、中宁石空大佛寺等石窟独特的兴衰史,却如悬丝诊脉般准确地把出了宁夏这片土地的历史心跳,以及曾经波澜壮阔的战争与和平。 岩画:贺兰山的文身 Rock Painting: The Helan Mountains’ Proud Mark 撰文唐荣尧 贺兰山岩画自发现以来,它给人们的震撼和向人们提出的问题几乎同样多。有关岩画的内容、年限、创作族群等等问题,专家们各持己见,贺兰山岩画上空的这些谜团至今依然烟云缭绕。考古界有句名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贺兰山岩画似乎应和了这句话,岩画研究中的诸多观点都陷入一种不可确定中。 色彩中的回族史 Knowing the Hui – The Colors of a People 撰文丁克家(回) 摄影王正明(回) 等 就像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本文作者、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伊斯兰研究所研究员丁克家认为,从回族人对绿、白、黑、蓝等色彩的特别喜好中,可以窥见这个民族深厚的伊斯兰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接纳。 兴武营:亦农亦牧的日常生活 Xingwuying Village: Astride the Farms and Herds 撰文萧春雷 摄影马宏杰 长城不仅是古代军事要塞,还是我国农牧交错带的重要地理标志。位于宁夏东部的盐池县,就处于长城沿线农牧交错带上,至今仍能看到许多孤独的烽火台与蜿蜒的断垣残壁。然而,今天,长城脚下、农牧交错地带上,村民们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

The Ningxia Grotto – War and Peace Inscribed to a Mountain

撰文/杨弦章  摄影/袁蓉荪 等

沙逼人退”的困局。而这一奇迹的创造则源于一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麦草方格。“麦草方格”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它到底是谁发明的?对治理沙漠来说它是否是一件攻无不克的利器? 九道村:饮一瓢水就是天堂 The Thirst of Jiudao 撰文朱千华 摄影查晓原 西海固泛指宁夏中部和南部的贫困山区,因为长年干旱,在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有关部门确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因为那里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500毫米以上。2009年12月初,本文作者和摄影师深入到了西海固的腹地——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为我们报道了村民们在干旱状态下的生活状态。 远与近 Distant, yet Near 西夏:没有正史的王朝 Western Xia: The ‘Unofficial’ Dynasty 撰文梅毅 西夏,这个与宋、辽、金同时代存在的西北政权,却没有一本专门的史书来记载,其原因何在呢?公元13世纪,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没有修西夏史。史学家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西夏被蒙古大军灭国、灭族,国破人亡,史籍荡然无存,无以修史;另外,成吉思汗病死在西夏境内的六盘山,恐怕也是元人不修西夏史的一个原因。一个立国近二百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宁夏石窟,刻在大山上的“战争与和平” The Ningxia Grotto – War and Peace Inscribed to a Mountain 撰文杨弦章 摄影袁蓉荪 等 同云冈和敦煌石窟一样,宁夏石窟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与漫长丝路上众多著名石窟相比,它曾在很长的时间里被人

    同云冈和敦煌石窟一样,宁夏石窟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与漫长丝路上众多著名石窟相比,它曾在很长的时间里被人们忽视,即便在今天也颇显冷清。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须弥山、中宁石空大佛寺等石窟独特的兴衰史,却如悬丝诊脉般准确地把出了宁夏这片土地的历史心跳,以及曾经波澜壮阔的战争与和平。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岩画:贺兰山的文身

Rock Painting: The Helan Mountains’ Proud Mark

撰文/唐荣尧

    贺兰山岩画自发现以来,它给人们的震撼和向人们提出的问题几乎同样多。有关岩画的内容、年限、创作族群等等问题,专家们各持己见,贺兰山岩画上空的这些谜团至今依然烟云缭绕。考古界有句名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贺兰山岩画似乎应和了这句话,岩画研究中的诸多观点都陷入一种不可确定中。

 

沙逼人退”的困局。而这一奇迹的创造则源于一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麦草方格。“麦草方格”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它到底是谁发明的?对治理沙漠来说它是否是一件攻无不克的利器? 九道村:饮一瓢水就是天堂 The Thirst of Jiudao 撰文朱千华 摄影查晓原 西海固泛指宁夏中部和南部的贫困山区,因为长年干旱,在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有关部门确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因为那里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500毫米以上。2009年12月初,本文作者和摄影师深入到了西海固的腹地——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为我们报道了村民们在干旱状态下的生活状态。 远与近 Distant, yet Near 西夏:没有正史的王朝 Western Xia: The ‘Unofficial’ Dynasty 撰文梅毅 西夏,这个与宋、辽、金同时代存在的西北政权,却没有一本专门的史书来记载,其原因何在呢?公元13世纪,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没有修西夏史。史学家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西夏被蒙古大军灭国、灭族,国破人亡,史籍荡然无存,无以修史;另外,成吉思汗病死在西夏境内的六盘山,恐怕也是元人不修西夏史的一个原因。一个立国近二百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宁夏石窟,刻在大山上的“战争与和平” The Ningxia Grotto – War and Peace Inscribed to a Mountain 撰文杨弦章 摄影袁蓉荪 等 同云冈和敦煌石窟一样,宁夏石窟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与漫长丝路上众多著名石窟相比,它曾在很长的时间里被人

色彩中的回族史

沙逼人退”的困局。而这一奇迹的创造则源于一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麦草方格。“麦草方格”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它到底是谁发明的?对治理沙漠来说它是否是一件攻无不克的利器? 九道村:饮一瓢水就是天堂 The Thirst of Jiudao 撰文朱千华 摄影查晓原 西海固泛指宁夏中部和南部的贫困山区,因为长年干旱,在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有关部门确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因为那里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500毫米以上。2009年12月初,本文作者和摄影师深入到了西海固的腹地——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为我们报道了村民们在干旱状态下的生活状态。 远与近 Distant, yet Near 西夏:没有正史的王朝 Western Xia: The ‘Unofficial’ Dynasty 撰文梅毅 西夏,这个与宋、辽、金同时代存在的西北政权,却没有一本专门的史书来记载,其原因何在呢?公元13世纪,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没有修西夏史。史学家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西夏被蒙古大军灭国、灭族,国破人亡,史籍荡然无存,无以修史;另外,成吉思汗病死在西夏境内的六盘山,恐怕也是元人不修西夏史的一个原因。一个立国近二百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宁夏石窟,刻在大山上的“战争与和平” The Ningxia Grotto – War and Peace Inscribed to a Mountain 撰文杨弦章 摄影袁蓉荪 等 同云冈和敦煌石窟一样,宁夏石窟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与漫长丝路上众多著名石窟相比,它曾在很长的时间里被人Knowing the Hui – The Colors of a People

撰文/丁克家(回) 摄影/王正明(回) 等

    就像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本文作者、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伊斯兰研究所研究员丁克家认为,从回族人对绿、白、黑、蓝等色彩的特别喜好中,可以窥见这个民族深厚的伊斯兰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接纳。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

 

兴武营:亦农亦牧的日常生活

们忽视,即便在今天也颇显冷清。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须弥山、中宁石空大佛寺等石窟独特的兴衰史,却如悬丝诊脉般准确地把出了宁夏这片土地的历史心跳,以及曾经波澜壮阔的战争与和平。 岩画:贺兰山的文身 Rock Painting: The Helan Mountains’ Proud Mark 撰文唐荣尧 贺兰山岩画自发现以来,它给人们的震撼和向人们提出的问题几乎同样多。有关岩画的内容、年限、创作族群等等问题,专家们各持己见,贺兰山岩画上空的这些谜团至今依然烟云缭绕。考古界有句名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贺兰山岩画似乎应和了这句话,岩画研究中的诸多观点都陷入一种不可确定中。 色彩中的回族史 Knowing the Hui – The Colors of a People 撰文丁克家(回) 摄影王正明(回) 等 就像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本文作者、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伊斯兰研究所研究员丁克家认为,从回族人对绿、白、黑、蓝等色彩的特别喜好中,可以窥见这个民族深厚的伊斯兰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接纳。 兴武营:亦农亦牧的日常生活 Xingwuying Village: Astride the Farms and Herds 撰文萧春雷 摄影马宏杰 长城不仅是古代军事要塞,还是我国农牧交错带的重要地理标志。位于宁夏东部的盐池县,就处于长城沿线农牧交错带上,至今仍能看到许多孤独的烽火台与蜿蜒的断垣残壁。然而,今天,长城脚下、农牧交错地带上,村民们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

Xingwuying Village们忽视,即便在今天也颇显冷清。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须弥山、中宁石空大佛寺等石窟独特的兴衰史,却如悬丝诊脉般准确地把出了宁夏这片土地的历史心跳,以及曾经波澜壮阔的战争与和平。 岩画:贺兰山的文身 Rock Painting: The Helan Mountains’ Proud Mark 撰文唐荣尧 贺兰山岩画自发现以来,它给人们的震撼和向人们提出的问题几乎同样多。有关岩画的内容、年限、创作族群等等问题,专家们各持己见,贺兰山岩画上空的这些谜团至今依然烟云缭绕。考古界有句名言:“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贺兰山岩画似乎应和了这句话,岩画研究中的诸多观点都陷入一种不可确定中。 色彩中的回族史 Knowing the Hui – The Colors of a People 撰文丁克家(回) 摄影王正明(回) 等 就像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本文作者、宁夏社会科学院回族伊斯兰研究所研究员丁克家认为,从回族人对绿、白、黑、蓝等色彩的特别喜好中,可以窥见这个民族深厚的伊斯兰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接纳。 兴武营:亦农亦牧的日常生活 Xingwuying Village: Astride the Farms and Herds 撰文萧春雷 摄影马宏杰 长城不仅是古代军事要塞,还是我国农牧交错带的重要地理标志。位于宁夏东部的盐池县,就处于长城沿线农牧交错带上,至今仍能看到许多孤独的烽火台与蜿蜒的断垣残壁。然而,今天,长城脚下、农牧交错地带上,村民们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 : Astride the Farms and Herds

撰文/萧春雷  摄影/马宏杰

    长城不仅是古代军事要塞,还是我国农牧交错带的重要地理标志。位于宁夏东部的盐池县,就处于长城沿线农牧交错带上,至今仍能看到许多孤独的烽火台与蜿蜒的断垣残壁。然而,今天,长城脚下、农牧交错地带上,村民们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

沙逼人退”的困局。而这一奇迹的创造则源于一种简单到不可思议的东西——麦草方格。“麦草方格”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它到底是谁发明的?对治理沙漠来说它是否是一件攻无不克的利器? 九道村:饮一瓢水就是天堂 The Thirst of Jiudao 撰文朱千华 摄影查晓原 西海固泛指宁夏中部和南部的贫困山区,因为长年干旱,在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有关部门确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因为那里年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500毫米以上。2009年12月初,本文作者和摄影师深入到了西海固的腹地——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为我们报道了村民们在干旱状态下的生活状态。 远与近 Distant, yet Near 西夏:没有正史的王朝 Western Xia: The ‘Unofficial’ Dynasty 撰文梅毅 西夏,这个与宋、辽、金同时代存在的西北政权,却没有一本专门的史书来记载,其原因何在呢?公元13世纪,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没有修西夏史。史学家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西夏被蒙古大军灭国、灭族,国破人亡,史籍荡然无存,无以修史;另外,成吉思汗病死在西夏境内的六盘山,恐怕也是元人不修西夏史的一个原因。一个立国近二百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宁夏石窟,刻在大山上的“战争与和平” The Ningxia Grotto – War and Peace Inscribed to a Mountain 撰文杨弦章 摄影袁蓉荪 等 同云冈和敦煌石窟一样,宁夏石窟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与漫长丝路上众多著名石窟相比,它曾在很长的时间里被人

 

 
赠送精美大地图 卷首语: 宁夏——冲出长城天地宽 Ningxia--Grand land out of the Great Wall 撰文单之蔷 宁夏:最突出的特点是面积小,堪称中国的袖珍省区。然而当我们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宁夏小中有大,小而多样,更重要的是宁夏的小行政区划之小,是人为之小,其实宁夏可以在沙漠和瀚海中发挥一个中心的巨大辐射作用。 干与湿 Dry and Wet 黄河为什么富宁夏?——专家眼中的黄河与宁夏 The Yellow River and Ningxia – Experts Consider the Benefits 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独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和其他省区相比,宁夏有着怎样特殊的地理优势呢? 在对黄河的利用上,宁夏又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奔涌不息的黄河水究竟给宁夏带来些什么呢? 这里的水利能跟都江堰媲美 Water Working – The Dujiangyan Dam of Ningxia 撰文汪一鸣王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是人们熟知的俗语,这“唯富一套”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除了自然的恩宠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努力:两千多年前的秦汉先民们在这里兴修水利,开创了自流灌溉、无坝引水等水利工程奇迹,这些创造性的水利工程与举世闻名的都江堰相比也毫不逊色。 沙坡头,建在麦草方格上的绿洲 The Grass in Grids Shall Mark the Oasis of Shapotou 撰文张伟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黄河北岸,有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后来却轰动世界的地方,这就是沙坡头。在这里诞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结束了长久以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