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大地团体操——油菜花  

2009-06-12 17: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角登场前退下,这就是油菜花的品性。   “三度”—油菜花   油菜花甘当配角,不想突出自己,反而成就了自己。许多油料作物开始退场,而油菜花则不断地蔓延。在中国只要有耕种的土地,就有油菜花的身影。全中国没有一种作物能像油菜一样,从南到海南岛北到呼伦贝尔的各个纬度,从东到抚远西到帕米尔高原的各个经度,在海拔4700米以下的各个高度上出现。   从南到北,油菜花的花期从1月到8月次第展开,好像在演绎阳光入射中国大地的角度每年逐渐抬升又逐渐降落的周期性过程;也好像在表演大地的热量沿纬度成带状分布的所谓地理学的“地带性理论”,不仅仅是纬度地带性,还有经度和海拔高度的地带性,在油菜花的分布中都可以看到。要想学好地理学中的“地带性理论”,即理解地表的景观按“纬度、经度、垂直高度”的所谓“三度”呈带状分布,就来看看油菜花吧。   看一下全国油菜花开花时间的等值线图。1月、2月油菜花在北回归线附近开放;3月四川盆地和南岭与武夷山以北的油菜花进入了花期,这条3月1日油菜花的花期等值线并没有与纬度线平行,四川盆地把这条线大大地北移了,因为四川盆地是一个暖盆,气温远比同纬度的地方高。   这3条等值线演绎了气候变化的纬度地带性,但接下来的等值线就可以说是演绎了经度地带性—海陆关系了。4月1日的花期等值线到了江浙一带的沿海地区,明显有低头向南之势,这是因为这一带濒海,春天大海升温较慢,沿海春迟之故;而6月1日和7月1日开花的油菜分布明显地呈西南—东北走向。这也可以看作是经度地带性—海陆位置影响所致:这时温度已经不成问题,降水成了限制因素,降水的多少与离海的远近相关,因此这时的油菜花分布界线几乎是中国干旱和半干旱区的界线,也可以说是沿长城和农牧交错带分界。   垂直高度—垂直地带性对油菜花的影响在西部地区最为明显:青藏高原由于太高太冷,油菜只能在其边缘的河谷中分布,在河西走廊沿着黑河谷地油菜花在张掖附近有着大面积的分布,在祁连山中的大通河谷地、黄河谷地,油菜花顺着河谷从西向东分布;拉萨附近的雅鲁藏布江和其支流年楚河的河谷也有油菜花盛开,不过那时已是7月底8月初了;新疆的塔克拉玛干盆地的油菜呈环形分布在沙漠周边,西部较湿润,又因为低处气温高,高处气温低,因此从里向外,从低向高,油菜花从6月到8月次第开花;而北疆的准噶尔盆地周边绿洲上的油菜花竟然在6月开花,比它纬度低得多的青海湖和黄河谷地与雅鲁藏布江谷地的油菜花却是7月或8月,这是为什么?还是因为垂直高度的影响。因为青藏高原的崛起,改变了南热北冷的规律,使得我国的西部地区变成了南冷北热,南北倒置,因此准噶尔的油菜花开得要比西藏和青海早。   油菜花演绎了中国的气候,也演绎了中国的地势地貌。它在“三度”的各个角落中出现,不是谁的恩赐,是它不断变异,不断进化,对环境不断适应的“优胜劣汰”的结果。   大地团体操—油菜花   如果说油菜花给你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一定是你看到了一片、而不仅仅是一株油菜花。油菜花作为单独的个体,难以让人欣赏。单薄的小花,颜色单一,花型简单,花是一串一串的,平常得很,没有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特征。油菜花被欣赏的时候,是它满山遍野地铺满大地的时候,它以巨大的规模、整齐划一的高度和体型、纯净单一的颜色,让人赞叹。油菜花被欣赏是因为它的团体操做得好,不是因为独舞。油菜花是海,不是一滴水。如果花举办奥运会,油菜花的开幕式一定以团体操取胜,让花的世界震撼。   记得我曾经拜访过中央美院著名的美术家周令钊教授。他不仅画画,还设计过国庆节时的庆典场面。游行队伍怎样给主席台上的领导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是摆在他面前的大问题。记得他说过一件事: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城楼时,挥动花束,向主席台致敬。问题来了:每人手中的花束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大地团体操——油菜花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新疆昭苏大草原位于中亚内陆腹地的一个高位山间盆地,属大陆冷凉型气候,冬长无夏,春秋相连,这里是新疆最大的春油菜产区,其种植面积近百万亩,占全疆油菜种植面积的40% 左右,被誉为“中国油菜之乡”。每年6 月底前后,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条条金色的织毯席卷着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堪称西部盛景。摄影/李学亮 中国各地油菜开花日期等值线示意图:油菜在我国分布极广,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西起新疆东至沿海各省,不论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还是地势低平的长江中下游平原,均有种植。我国的油菜种植,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其分界线为东起山海关,经长城沿太行山南下,经五台山过黄河至贺兰山东麓向南,过六盘山再经白龙江上游至雅鲁藏布江下游一线。分界线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区,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区。   底布—油菜花   说实话,油菜花海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它自身,而是以油菜花海为底色矗立在花海中的其他景观。   有一年我去新疆伊宁,路过昭苏草原,草原上种植着大面积的油菜,天山的雪峰,好像是一座座冰山,浮动在金黄色的花海中;又一年7月底我从拉萨到西宁,路过青海湖时,正逢油菜花开,无边的金黄把青海湖衬托得碧蓝碧蓝,我想不到青海湖会有这样像深海一样的蓝;广西罗平的喀斯特峰林地貌之所以闻名,我想也与油菜花盛开时,大地满铺黄色,一个个锥状的喀斯特山峰在黄色的映衬下轮廓鲜明、形状逼真有关。   我给一种器物拍照时,一般是找到一块纯色的布做底布,再把器物放在布上拍,这样拍出来的器物突出鲜明,因为底布把杂乱的背景隐去了。油菜花很像铺在大地上的底布,它把杂乱的大地统一成黄色,让平时受到干扰的景观突出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油菜花好像提供了一个场,让其他景观在场中彰显出来,这时它起的作用与光相似—隐去自身,彰显他者。   我曾在油菜花盛开时,在大运河中行船,大运河在两岸油菜花的衬托下,流光溢彩;我也曾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拜访过都江堰,都江堰在油菜花的烘托下,古朴沧桑。它们都是人类对地表的改造,由此我对“人类是改变地球表面的一种重要营力”的观点有了全新的体验。   配角—油菜花   油菜花不仅是底布,还是配角。在主角退去,舞台空闲之时,油菜花才上场,即使上场了,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而是为了更充分地利用闲置的土地,剩余的光热和水分。特别是冬油菜。   油菜分两种:春油菜和冬油菜。冬油菜秋末播种,来年春天收获。过去我们的祖先种地,只是春种秋收,一年一获。据说是从宋朝起,中原和南方的耕作制度变了,开始了复种制度,一年由一熟变为两熟。复种制度极大地提高了土地的收获量,使得同样的土地能养活更多的人,油菜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宋代水稻开始大面积种植,秋天水稻收后,田地冬闲,这时油菜出场了。油菜适应低温,能在黄河以南的冬季安全越冬,而且它适应性极强,能够适应种种气候、环境,见缝插针地“插空”生长,并很快成熟,为来年的水稻播种腾出空间。和同样可以用来“插空”的作物冬小麦比,油菜不仅不会损耗地力,还有肥田的功效。记住这样几个数据吧,对理解油菜花为什么会布满中国大地很有帮助:有一种越冬性强的油菜,在0—5℃的低温下20—40天就能现蕾开花;还有一种半冬性的品种在0—15℃的温度环境下现蕾开花需20—30天。我们知道我国秦岭—淮河一线以南大部分地区冬季的气温都在这两种油菜花的适应范围内,因此油菜成为越冬利用冬闲地的作物就不奇怪了。这种土地制度发展到今天,许多地方已经可以一年两熟、三熟,还可以两年三熟,三年四熟、五熟。这其中不要忘了油菜扮演的重要角色:在主角退场后上场,在

 

  新疆昭苏大草原位于中亚内陆腹地的一个高位山间盆地,属大陆冷凉型气候,冬长无夏,春秋相连,这里是新疆最大的春油菜产区,其种植面积近百万亩,占全疆油菜种植面积的40% 左右,被誉为“中国油菜之乡”。每年6 月底前后,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条条金色的织毯席卷着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堪称西部盛景。摄影/李学亮

 

大地团体操——油菜花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中国各地油菜开花日期等值线示意图:油菜在我国分布极广,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西起新疆东至沿海各省,不论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还是地势低平的长江中下游平原,均有种植。我国的油菜种植,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其分界线为东起山海关,经长城沿太行山南下,经五台山过黄河至贺兰山东麓向南,过六盘山再经白龙江上游至雅鲁藏布江下游一线。分界线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区,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区。
主角登场前退下,这就是油菜花的品性。   “三度”—油菜花   油菜花甘当配角,不想突出自己,反而成就了自己。许多油料作物开始退场,而油菜花则不断地蔓延。在中国只要有耕种的土地,就有油菜花的身影。全中国没有一种作物能像油菜一样,从南到海南岛北到呼伦贝尔的各个纬度,从东到抚远西到帕米尔高原的各个经度,在海拔4700米以下的各个高度上出现。   从南到北,油菜花的花期从1月到8月次第展开,好像在演绎阳光入射中国大地的角度每年逐渐抬升又逐渐降落的周期性过程;也好像在表演大地的热量沿纬度成带状分布的所谓地理学的“地带性理论”,不仅仅是纬度地带性,还有经度和海拔高度的地带性,在油菜花的分布中都可以看到。要想学好地理学中的“地带性理论”,即理解地表的景观按“纬度、经度、垂直高度”的所谓“三度”呈带状分布,就来看看油菜花吧。   看一下全国油菜花开花时间的等值线图。1月、2月油菜花在北回归线附近开放;3月四川盆地和南岭与武夷山以北的油菜花进入了花期,这条3月1日油菜花的花期等值线并没有与纬度线平行,四川盆地把这条线大大地北移了,因为四川盆地是一个暖盆,气温远比同纬度的地方高。   这3条等值线演绎了气候变化的纬度地带性,但接下来的等值线就可以说是演绎了经度地带性—海陆关系了。4月1日的花期等值线到了江浙一带的沿海地区,明显有低头向南之势,这是因为这一带濒海,春天大海升温较慢,沿海春迟之故;而6月1日和7月1日开花的油菜分布明显地呈西南—东北走向。这也可以看作是经度地带性—海陆位置影响所致:这时温度已经不成问题,降水成了限制因素,降水的多少与离海的远近相关,因此这时的油菜花分布界线几乎是中国干旱和半干旱区的界线,也可以说是沿长城和农牧交错带分界。   垂直高度—垂直地带性对油菜花的影响在西部地区最为明显:青藏高原由于太高太冷,油菜只能在其边缘的河谷中分布,在河西走廊沿着黑河谷地油菜花在张掖附近有着大面积的分布,在祁连山中的大通河谷地、黄河谷地,油菜花顺着河谷从西向东分布;拉萨附近的雅鲁藏布江和其支流年楚河的河谷也有油菜花盛开,不过那时已是7月底8月初了;新疆的塔克拉玛干盆地的油菜呈环形分布在沙漠周边,西部较湿润,又因为低处气温高,高处气温低,因此从里向外,从低向高,油菜花从6月到8月次第开花;而北疆的准噶尔盆地周边绿洲上的油菜花竟然在6月开花,比它纬度低得多的青海湖和黄河谷地与雅鲁藏布江谷地的油菜花却是7月或8月,这是为什么?还是因为垂直高度的影响。因为青藏高原的崛起,改变了南热北冷的规律,使得我国的西部地区变成了南冷北热,南北倒置,因此准噶尔的油菜花开得要比西藏和青海早。   油菜花演绎了中国的气候,也演绎了中国的地势地貌。它在“三度”的各个角落中出现,不是谁的恩赐,是它不断变异,不断进化,对环境不断适应的“优胜劣汰”的结果。   大地团体操—油菜花   如果说油菜花给你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一定是你看到了一片、而不仅仅是一株油菜花。油菜花作为单独的个体,难以让人欣赏。单薄的小花,颜色单一,花型简单,花是一串一串的,平常得很,没有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特征。油菜花被欣赏的时候,是它满山遍野地铺满大地的时候,它以巨大的规模、整齐划一的高度和体型、纯净单一的颜色,让人赞叹。油菜花被欣赏是因为它的团体操做得好,不是因为独舞。油菜花是海,不是一滴水。如果花举办奥运会,油菜花的开幕式一定以团体操取胜,让花的世界震撼。   记得我曾经拜访过中央美院著名的美术家周令钊教授。他不仅画画,还设计过国庆节时的庆典场面。游行队伍怎样给主席台上的领导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是摆在他面前的大问题。记得他说过一件事: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城楼时,挥动花束,向主席台致敬。问题来了:每人手中的花束

 

 

  底布—油菜花

  说实话,油菜花海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它自身,而是以油菜花海为底色矗立在花海中的其他景观。

  有一年我去新疆伊宁,路过昭苏草原,草原上种植着大面积的油菜,天山的雪峰,好像是一座座冰山,浮动在金黄色的花海中;又一年7月底我从拉萨到西宁,路过青海湖时,正逢油菜花开,无边的金黄把青海湖衬托得碧蓝碧蓝,我想不到青海湖会有这样像深海一样的蓝;广西罗平的喀斯特峰林地貌之所以闻名,我想也与油菜花盛开时,大地满铺黄色,一个个锥状的喀斯特山峰在黄色的映衬下轮廓鲜明、形状逼真有关。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新疆昭苏大草原位于中亚内陆腹地的一个高位山间盆地,属大陆冷凉型气候,冬长无夏,春秋相连,这里是新疆最大的春油菜产区,其种植面积近百万亩,占全疆油菜种植面积的40% 左右,被誉为“中国油菜之乡”。每年6 月底前后,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条条金色的织毯席卷着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堪称西部盛景。摄影/李学亮 中国各地油菜开花日期等值线示意图:油菜在我国分布极广,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西起新疆东至沿海各省,不论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还是地势低平的长江中下游平原,均有种植。我国的油菜种植,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其分界线为东起山海关,经长城沿太行山南下,经五台山过黄河至贺兰山东麓向南,过六盘山再经白龙江上游至雅鲁藏布江下游一线。分界线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区,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区。   底布—油菜花   说实话,油菜花海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它自身,而是以油菜花海为底色矗立在花海中的其他景观。   有一年我去新疆伊宁,路过昭苏草原,草原上种植着大面积的油菜,天山的雪峰,好像是一座座冰山,浮动在金黄色的花海中;又一年7月底我从拉萨到西宁,路过青海湖时,正逢油菜花开,无边的金黄把青海湖衬托得碧蓝碧蓝,我想不到青海湖会有这样像深海一样的蓝;广西罗平的喀斯特峰林地貌之所以闻名,我想也与油菜花盛开时,大地满铺黄色,一个个锥状的喀斯特山峰在黄色的映衬下轮廓鲜明、形状逼真有关。   我给一种器物拍照时,一般是找到一块纯色的布做底布,再把器物放在布上拍,这样拍出来的器物突出鲜明,因为底布把杂乱的背景隐去了。油菜花很像铺在大地上的底布,它把杂乱的大地统一成黄色,让平时受到干扰的景观突出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油菜花好像提供了一个场,让其他景观在场中彰显出来,这时它起的作用与光相似—隐去自身,彰显他者。   我曾在油菜花盛开时,在大运河中行船,大运河在两岸油菜花的衬托下,流光溢彩;我也曾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拜访过都江堰,都江堰在油菜花的烘托下,古朴沧桑。它们都是人类对地表的改造,由此我对“人类是改变地球表面的一种重要营力”的观点有了全新的体验。   配角—油菜花   油菜花不仅是底布,还是配角。在主角退去,舞台空闲之时,油菜花才上场,即使上场了,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而是为了更充分地利用闲置的土地,剩余的光热和水分。特别是冬油菜。   油菜分两种:春油菜和冬油菜。冬油菜秋末播种,来年春天收获。过去我们的祖先种地,只是春种秋收,一年一获。据说是从宋朝起,中原和南方的耕作制度变了,开始了复种制度,一年由一熟变为两熟。复种制度极大地提高了土地的收获量,使得同样的土地能养活更多的人,油菜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宋代水稻开始大面积种植,秋天水稻收后,田地冬闲,这时油菜出场了。油菜适应低温,能在黄河以南的冬季安全越冬,而且它适应性极强,能够适应种种气候、环境,见缝插针地“插空”生长,并很快成熟,为来年的水稻播种腾出空间。和同样可以用来“插空”的作物冬小麦比,油菜不仅不会损耗地力,还有肥田的功效。记住这样几个数据吧,对理解油菜花为什么会布满中国大地很有帮助:有一种越冬性强的油菜,在0—5℃的低温下20—40天就能现蕾开花;还有一种半冬性的品种在0—15℃的温度环境下现蕾开花需20—30天。我们知道我国秦岭—淮河一线以南大部分地区冬季的气温都在这两种油菜花的适应范围内,因此油菜成为越冬利用冬闲地的作物就不奇怪了。这种土地制度发展到今天,许多地方已经可以一年两熟、三熟,还可以两年三熟,三年四熟、五熟。这其中不要忘了油菜扮演的重要角色:在主角退场后上场,在

  我给一种器物拍照时,一般是找到一块纯色的布做底布,再把器物放在布上拍,这样拍出来的器物突出鲜明,因为底布把杂乱的背景隐去了。油菜花很像铺在大地上的底布,它把杂乱的大地统一成黄色,让平时受到干扰的景观突出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油菜花好像提供了一个场,让其他景观在场中彰显出来,这时它起的作用与光相似—隐去自身,彰显他者。

  我曾在油菜花盛开时,在大运河中行船,大运河在两岸油菜花的衬托下,流光溢彩;我也曾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拜访过都江堰,都江堰在油菜花的烘托下,古朴沧桑。它们都是人类对地表的改造,由此我对“人类是改变地球表面的一种重要营力”的观点有了全新的体验。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新疆昭苏大草原位于中亚内陆腹地的一个高位山间盆地,属大陆冷凉型气候,冬长无夏,春秋相连,这里是新疆最大的春油菜产区,其种植面积近百万亩,占全疆油菜种植面积的40% 左右,被誉为“中国油菜之乡”。每年6 月底前后,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条条金色的织毯席卷着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堪称西部盛景。摄影/李学亮 中国各地油菜开花日期等值线示意图:油菜在我国分布极广,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西起新疆东至沿海各省,不论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还是地势低平的长江中下游平原,均有种植。我国的油菜种植,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其分界线为东起山海关,经长城沿太行山南下,经五台山过黄河至贺兰山东麓向南,过六盘山再经白龙江上游至雅鲁藏布江下游一线。分界线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区,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区。   底布—油菜花   说实话,油菜花海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它自身,而是以油菜花海为底色矗立在花海中的其他景观。   有一年我去新疆伊宁,路过昭苏草原,草原上种植着大面积的油菜,天山的雪峰,好像是一座座冰山,浮动在金黄色的花海中;又一年7月底我从拉萨到西宁,路过青海湖时,正逢油菜花开,无边的金黄把青海湖衬托得碧蓝碧蓝,我想不到青海湖会有这样像深海一样的蓝;广西罗平的喀斯特峰林地貌之所以闻名,我想也与油菜花盛开时,大地满铺黄色,一个个锥状的喀斯特山峰在黄色的映衬下轮廓鲜明、形状逼真有关。   我给一种器物拍照时,一般是找到一块纯色的布做底布,再把器物放在布上拍,这样拍出来的器物突出鲜明,因为底布把杂乱的背景隐去了。油菜花很像铺在大地上的底布,它把杂乱的大地统一成黄色,让平时受到干扰的景观突出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油菜花好像提供了一个场,让其他景观在场中彰显出来,这时它起的作用与光相似—隐去自身,彰显他者。   我曾在油菜花盛开时,在大运河中行船,大运河在两岸油菜花的衬托下,流光溢彩;我也曾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拜访过都江堰,都江堰在油菜花的烘托下,古朴沧桑。它们都是人类对地表的改造,由此我对“人类是改变地球表面的一种重要营力”的观点有了全新的体验。   配角—油菜花   油菜花不仅是底布,还是配角。在主角退去,舞台空闲之时,油菜花才上场,即使上场了,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而是为了更充分地利用闲置的土地,剩余的光热和水分。特别是冬油菜。   油菜分两种:春油菜和冬油菜。冬油菜秋末播种,来年春天收获。过去我们的祖先种地,只是春种秋收,一年一获。据说是从宋朝起,中原和南方的耕作制度变了,开始了复种制度,一年由一熟变为两熟。复种制度极大地提高了土地的收获量,使得同样的土地能养活更多的人,油菜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宋代水稻开始大面积种植,秋天水稻收后,田地冬闲,这时油菜出场了。油菜适应低温,能在黄河以南的冬季安全越冬,而且它适应性极强,能够适应种种气候、环境,见缝插针地“插空”生长,并很快成熟,为来年的水稻播种腾出空间。和同样可以用来“插空”的作物冬小麦比,油菜不仅不会损耗地力,还有肥田的功效。记住这样几个数据吧,对理解油菜花为什么会布满中国大地很有帮助:有一种越冬性强的油菜,在0—5℃的低温下20—40天就能现蕾开花;还有一种半冬性的品种在0—15℃的温度环境下现蕾开花需20—30天。我们知道我国秦岭—淮河一线以南大部分地区冬季的气温都在这两种油菜花的适应范围内,因此油菜成为越冬利用冬闲地的作物就不奇怪了。这种土地制度发展到今天,许多地方已经可以一年两熟、三熟,还可以两年三熟,三年四熟、五熟。这其中不要忘了油菜扮演的重要角色:在主角退场后上场,在

  配角—油菜花

  油菜花不仅是底布,还是配角。在主角退去,舞台空闲之时,油菜花才上场,即使上场了,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而是为了更充分地利用闲置的土地,剩余的光热和水分。特别是冬油菜。

应该设计成单色还是多色?整个队伍的花束颜色是统一,还是五彩缤纷?有人说五彩缤纷才壮观、才热烈,周令钊想起了他的家乡—江南的油菜花海,想起了那一片耀眼的黄色。他觉得单一的色彩才壮观。为了验证,他登上天安门城楼让游行队伍挥动花束从他面前通过,他发现五彩缤纷的花束在主席台上看是一片令人失望的灰色,当游行队伍手中的花束统一成一种颜色,比如黄色时,在天安门城楼上看到的则是一片金色的海洋,给人以鲜明的印象。因此周令钊的结论是,大型的团体操,颜色要统一成单色。五彩缤纷就等于没有颜色。周令钊这个团体操设计中的“单色理论”,我倒觉得称之为“油菜花理论”更好。   周令钊的“油菜花理论”被张艺谋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运用得很好。我知道中国的奥运开幕式会让世界震撼,我怎么都想不出中国人的开幕式团体操会失败,这是中国人的最强项。   人民—油菜花   据说加拿大的中部大平原上的油菜花海规模最大,无边无际,像大海一样,但是加拿大人并不欣赏油菜花。欧洲也有许多油菜种植,田里的油菜花海也很壮观,但欧洲也搞不起来油菜花节。中国的油菜花节到处都是,除了经济的原因之外,也与中国人不欣赏张扬的个性,喜欢以集体面貌出现的文化有关。我搜出我们历年的杂志看了看,用作拉页和跨页的风光片,有许多都是油菜花海,有青海湖畔的油菜花海,有以天山的雪峰为背景的油菜花海,有大运河畔的油菜花海……我很奇怪,挑选好看的风光图片时,为什么挑来挑去,稍不留神就会挑出一张黄色灿烂的菜花片。看来一方面摄影师觉得油菜花海美,值得看;另一方面是编辑也觉得油菜花海美,值得刊登出来让读者欣赏……我想,也许我们的意识深处有一种“油菜花意识”吧。   油菜花的种种品质如何比拟?想来想去,我只想到了“人民”这个词。伴随这个词想起了北岛的诗句:   在古老的壁画上,   人民默默地永生。   我想把这句诗改成:   在油菜花中,人民默默地永生……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中国国家地理网 (www.dili360.com )

  油菜分两种:春油菜和冬油菜。冬油菜秋末播种,来年春天收获。过去我们的祖先种地,只是春种秋收,一年一获。据说是从宋朝起,中原和南方的耕作制度变了,开始了复种制度,一年由一熟变为两熟。复种制度极大地提高了土地的收获量,使得同样的土地能养活更多的人,油菜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宋代水稻开始大面积种植,秋天水稻收后,田地冬闲,这时油菜出场了。油菜适应低温,能在黄河以南的冬季安全越冬,而且它适应性极强,能够适应种种气候、环境,见缝插针地“插空”生长,并很快成熟,为来年的水稻播种腾出空间。和同样可以用来“插空”的作物冬小麦比,油菜不仅不会损耗地力,还有肥田的功效。记住这样几个数据吧,对理解油菜花为什么会布满中国大地很有帮助:有一种越冬性强的油菜,在0—5℃的低温下20—40天就能现蕾开花;还有一种半冬性的品种在0—15℃的温度环境下现蕾开花需20—30天。我们知道我国秦岭—淮河一线以南大部分地区冬季的气温都在这两种油菜花的适应范围内,因此油菜成为越冬利用冬闲地的作物就不奇怪了。这种土地制度发展到今天,许多地方已经可以一年两熟、三熟,还可以两年三熟,三年四熟、五熟。这其中不要忘了油菜扮演的重要角色:在主角退场后上场,在主角登场前退下,这就是油菜花的品性。

  “三度”—油菜花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新疆昭苏大草原位于中亚内陆腹地的一个高位山间盆地,属大陆冷凉型气候,冬长无夏,春秋相连,这里是新疆最大的春油菜产区,其种植面积近百万亩,占全疆油菜种植面积的40% 左右,被誉为“中国油菜之乡”。每年6 月底前后,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条条金色的织毯席卷着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堪称西部盛景。摄影/李学亮 中国各地油菜开花日期等值线示意图:油菜在我国分布极广,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西起新疆东至沿海各省,不论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还是地势低平的长江中下游平原,均有种植。我国的油菜种植,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其分界线为东起山海关,经长城沿太行山南下,经五台山过黄河至贺兰山东麓向南,过六盘山再经白龙江上游至雅鲁藏布江下游一线。分界线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区,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区。   底布—油菜花   说实话,油菜花海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它自身,而是以油菜花海为底色矗立在花海中的其他景观。   有一年我去新疆伊宁,路过昭苏草原,草原上种植着大面积的油菜,天山的雪峰,好像是一座座冰山,浮动在金黄色的花海中;又一年7月底我从拉萨到西宁,路过青海湖时,正逢油菜花开,无边的金黄把青海湖衬托得碧蓝碧蓝,我想不到青海湖会有这样像深海一样的蓝;广西罗平的喀斯特峰林地貌之所以闻名,我想也与油菜花盛开时,大地满铺黄色,一个个锥状的喀斯特山峰在黄色的映衬下轮廓鲜明、形状逼真有关。   我给一种器物拍照时,一般是找到一块纯色的布做底布,再把器物放在布上拍,这样拍出来的器物突出鲜明,因为底布把杂乱的背景隐去了。油菜花很像铺在大地上的底布,它把杂乱的大地统一成黄色,让平时受到干扰的景观突出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油菜花好像提供了一个场,让其他景观在场中彰显出来,这时它起的作用与光相似—隐去自身,彰显他者。   我曾在油菜花盛开时,在大运河中行船,大运河在两岸油菜花的衬托下,流光溢彩;我也曾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拜访过都江堰,都江堰在油菜花的烘托下,古朴沧桑。它们都是人类对地表的改造,由此我对“人类是改变地球表面的一种重要营力”的观点有了全新的体验。   配角—油菜花   油菜花不仅是底布,还是配角。在主角退去,舞台空闲之时,油菜花才上场,即使上场了,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而是为了更充分地利用闲置的土地,剩余的光热和水分。特别是冬油菜。   油菜分两种:春油菜和冬油菜。冬油菜秋末播种,来年春天收获。过去我们的祖先种地,只是春种秋收,一年一获。据说是从宋朝起,中原和南方的耕作制度变了,开始了复种制度,一年由一熟变为两熟。复种制度极大地提高了土地的收获量,使得同样的土地能养活更多的人,油菜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宋代水稻开始大面积种植,秋天水稻收后,田地冬闲,这时油菜出场了。油菜适应低温,能在黄河以南的冬季安全越冬,而且它适应性极强,能够适应种种气候、环境,见缝插针地“插空”生长,并很快成熟,为来年的水稻播种腾出空间。和同样可以用来“插空”的作物冬小麦比,油菜不仅不会损耗地力,还有肥田的功效。记住这样几个数据吧,对理解油菜花为什么会布满中国大地很有帮助:有一种越冬性强的油菜,在0—5℃的低温下20—40天就能现蕾开花;还有一种半冬性的品种在0—15℃的温度环境下现蕾开花需20—30天。我们知道我国秦岭—淮河一线以南大部分地区冬季的气温都在这两种油菜花的适应范围内,因此油菜成为越冬利用冬闲地的作物就不奇怪了。这种土地制度发展到今天,许多地方已经可以一年两熟、三熟,还可以两年三熟,三年四熟、五熟。这其中不要忘了油菜扮演的重要角色:在主角退场后上场,在

  油菜花甘当配角,不想突出自己,反而成就了自己。许多油料作物开始退场,而油菜花则不断地蔓延。在中国只要有耕种的土地,就有油菜花的身影。全中国没有一种作物能像油菜一样,从南到海南岛北到呼伦贝尔的各个纬度,从东到抚远西到帕米尔高原的各个经度,在海拔4700米以下的各个高度上出现。

  从南到北,油菜花的花期从1月到8月次第展开,好像在演绎阳光入射中国大地的角度每年逐渐抬升又逐渐降落的周期性过程;也好像在表演大地的热量沿纬度成带状分布的所谓地理学的“地带性理论”,不仅仅是纬度地带性,还有经度和海拔高度的地带性,在油菜花的分布中都可以看到。要想学好地理学中的“地带性理论”,即理解地表的景观按“纬度、经度、垂直高度”的所谓“三度”呈带状分布,就来看看油菜花吧。

  看一下全国油菜花开花时间的等值线图。1月、2月油菜花在北回归线附近开放;3月四川盆地和南岭与武夷山以北的油菜花进入了花期,这条3月1日油菜花的花期等值线并没有与纬度线平行,四川盆地把这条线大大地北移了,因为四川盆地是一个暖盆,气温远比同纬度的地方高。

  这3条等值线演绎了气候变化的纬度地带性,但接下来的等值线就可以说是演绎了经度地带性—海陆关系了。4月1日的花期等值线到了江浙一带的沿海地区,明显有低头向南之势,这是因为这一带濒海,春天大海升温较慢,沿海春迟之故;而6月1日和7月1日开花的油菜分布明显地呈西南—东北走向。这也可以看作是经度地带性—海陆位置影响所致:这时温度已经不成问题,降水成了限制因素,降水的多少与离海的远近相关,因此这时的油菜花分布界线几乎是中国干旱和半干旱区的界线,也可以说是沿长城和农牧交错带分界。

  垂直高度—垂直地带性对油菜花的影响在西部地区最为明显:青藏高原由于太高太冷,油菜只能在其边缘的河谷中分布,在河西走廊沿着黑河谷地油菜花在张掖附近有着大面积的分布,在祁连山中的大通河谷地、黄河谷地,油菜花顺着河谷从西向东分布;拉萨附近的雅鲁藏布江和其支流年楚河的河谷也有油菜花盛开,不过那时已是7月底8月初了;新疆的塔克拉玛干盆地的油菜呈环形分布在沙漠周边,西部较湿润,又因为低处气温高,高处气温低,因此从里向外,从低向高,油菜花从6月到8月次第开花;而北疆的准噶尔盆地周边绿洲上的油菜花竟然在6月开花,比它纬度低得多的青海湖和黄河谷地与雅鲁藏布江谷地的油菜花却是7月或8月,这是为什么?还是因为垂直高度的影响。因为青藏高原的崛起,改变了南热北冷的规律,使得我国的西部地区变成了南冷北热,南北倒置,因此准噶尔的油菜花开得要比西藏和青海早。

  油菜花演绎了中国的气候,也演绎了中国的地势地貌。它在“三度”的各个角落中出现,不是谁的恩赐,是它不断变异,不断进化,对环境不断适应的“优胜劣汰”的结果。

应该设计成单色还是多色?整个队伍的花束颜色是统一,还是五彩缤纷?有人说五彩缤纷才壮观、才热烈,周令钊想起了他的家乡—江南的油菜花海,想起了那一片耀眼的黄色。他觉得单一的色彩才壮观。为了验证,他登上天安门城楼让游行队伍挥动花束从他面前通过,他发现五彩缤纷的花束在主席台上看是一片令人失望的灰色,当游行队伍手中的花束统一成一种颜色,比如黄色时,在天安门城楼上看到的则是一片金色的海洋,给人以鲜明的印象。因此周令钊的结论是,大型的团体操,颜色要统一成单色。五彩缤纷就等于没有颜色。周令钊这个团体操设计中的“单色理论”,我倒觉得称之为“油菜花理论”更好。   周令钊的“油菜花理论”被张艺谋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运用得很好。我知道中国的奥运开幕式会让世界震撼,我怎么都想不出中国人的开幕式团体操会失败,这是中国人的最强项。   人民—油菜花   据说加拿大的中部大平原上的油菜花海规模最大,无边无际,像大海一样,但是加拿大人并不欣赏油菜花。欧洲也有许多油菜种植,田里的油菜花海也很壮观,但欧洲也搞不起来油菜花节。中国的油菜花节到处都是,除了经济的原因之外,也与中国人不欣赏张扬的个性,喜欢以集体面貌出现的文化有关。我搜出我们历年的杂志看了看,用作拉页和跨页的风光片,有许多都是油菜花海,有青海湖畔的油菜花海,有以天山的雪峰为背景的油菜花海,有大运河畔的油菜花海……我很奇怪,挑选好看的风光图片时,为什么挑来挑去,稍不留神就会挑出一张黄色灿烂的菜花片。看来一方面摄影师觉得油菜花海美,值得看;另一方面是编辑也觉得油菜花海美,值得刊登出来让读者欣赏……我想,也许我们的意识深处有一种“油菜花意识”吧。   油菜花的种种品质如何比拟?想来想去,我只想到了“人民”这个词。伴随这个词想起了北岛的诗句:   在古老的壁画上,   人民默默地永生。   我想把这句诗改成:   在油菜花中,人民默默地永生……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中国国家地理网 (www.dili360.com )

  大地团体操—油菜花

  如果说油菜花给你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一定是你看到了一片、而不仅仅是一株油菜花。油菜花作为单独的个体,难以让人欣赏。单薄的小花,颜色单一,花型简单,花是一串一串的,平常得很,没有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特征。油菜花被欣赏的时候,是它满山遍野地铺满大地的时候,它以巨大的规模、整齐划一的高度和体型、纯净单一的颜色,让人赞叹。油菜花被欣赏是因为它的团体操做得好,不是因为独舞。油菜花是海,不是一滴水。如果花举办奥运会,油菜花的开幕式一定以团体操取胜,让花的世界震撼。

  记得我曾经拜访过中央美院著名的美术家周令钊教授。他不仅画画,还设计过国庆节时的庆典场面。游行队伍怎样给主席台上的领导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是摆在他面前的大问题。记得他说过一件事: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城楼时,挥动花束,向主席台致敬。问题来了:每人手中的花束应该设计成单色还是多色?整个队伍的花束颜色是统一,还是五彩缤纷?有人说五彩缤纷才壮观、才热烈,周令钊想起了他的家乡—江南的油菜花海,想起了那一片耀眼的黄色。他觉得单一的色彩才壮观。为了验证,他登上天安门城楼让游行队伍挥动花束从他面前通过,他发现五彩缤纷的花束在主席台上看是一片令人失望的灰色,当游行队伍手中的花束统一成一种颜色,比如黄色时,在天安门城楼上看到的则是一片金色的海洋,给人以鲜明的印象。因此周令钊的结论是,大型的团体操,颜色要统一成单色。五彩缤纷就等于没有颜色。周令钊这个团体操设计中的“单色理论”,我倒觉得称之为“油菜花理论”更好。

  周令钊的“油菜花理论”被张艺谋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运用得很好。我知道中国的奥运开幕式会让世界震撼,我怎么都想不出中国人的开幕式团体操会失败,这是中国人的最强项。

  人民—油菜花

  据说加拿大的中部大平原上的油菜花海规模最大,无边无际,像大海一样,但是加拿大人并不欣赏油菜花。欧洲也有许多油菜种植,田里的油菜花海也很壮观,但欧洲也搞不起来油菜花节。中国的油菜花节到处都是,除了经济的原因之外,也与中国人不欣赏张扬的个性,喜欢以集体面貌出现的文化有关。我搜出我们历年的杂志看了看,用作拉页和跨页的风光片,有许多都是油菜花海,有青海湖畔的油菜花海,有以天山的雪峰为背景的油菜花海,有大运河畔的油菜花海……我很奇怪,挑选好看的风光图片时,为什么挑来挑去,稍不留神就会挑出一张黄色灿烂的菜花片。看来一方面摄影师觉得油菜花海美,值得看;另一方面是编辑也觉得油菜花海美,值得刊登出来让读者欣赏……我想,也许我们的意识深处有一种“油菜花意识”吧。

  油菜花的种种品质如何比拟?想来想去,我只想到了“人民”这个词。伴随这个词想起了北岛的诗句:

主角登场前退下,这就是油菜花的品性。   “三度”—油菜花   油菜花甘当配角,不想突出自己,反而成就了自己。许多油料作物开始退场,而油菜花则不断地蔓延。在中国只要有耕种的土地,就有油菜花的身影。全中国没有一种作物能像油菜一样,从南到海南岛北到呼伦贝尔的各个纬度,从东到抚远西到帕米尔高原的各个经度,在海拔4700米以下的各个高度上出现。   从南到北,油菜花的花期从1月到8月次第展开,好像在演绎阳光入射中国大地的角度每年逐渐抬升又逐渐降落的周期性过程;也好像在表演大地的热量沿纬度成带状分布的所谓地理学的“地带性理论”,不仅仅是纬度地带性,还有经度和海拔高度的地带性,在油菜花的分布中都可以看到。要想学好地理学中的“地带性理论”,即理解地表的景观按“纬度、经度、垂直高度”的所谓“三度”呈带状分布,就来看看油菜花吧。   看一下全国油菜花开花时间的等值线图。1月、2月油菜花在北回归线附近开放;3月四川盆地和南岭与武夷山以北的油菜花进入了花期,这条3月1日油菜花的花期等值线并没有与纬度线平行,四川盆地把这条线大大地北移了,因为四川盆地是一个暖盆,气温远比同纬度的地方高。   这3条等值线演绎了气候变化的纬度地带性,但接下来的等值线就可以说是演绎了经度地带性—海陆关系了。4月1日的花期等值线到了江浙一带的沿海地区,明显有低头向南之势,这是因为这一带濒海,春天大海升温较慢,沿海春迟之故;而6月1日和7月1日开花的油菜分布明显地呈西南—东北走向。这也可以看作是经度地带性—海陆位置影响所致:这时温度已经不成问题,降水成了限制因素,降水的多少与离海的远近相关,因此这时的油菜花分布界线几乎是中国干旱和半干旱区的界线,也可以说是沿长城和农牧交错带分界。   垂直高度—垂直地带性对油菜花的影响在西部地区最为明显:青藏高原由于太高太冷,油菜只能在其边缘的河谷中分布,在河西走廊沿着黑河谷地油菜花在张掖附近有着大面积的分布,在祁连山中的大通河谷地、黄河谷地,油菜花顺着河谷从西向东分布;拉萨附近的雅鲁藏布江和其支流年楚河的河谷也有油菜花盛开,不过那时已是7月底8月初了;新疆的塔克拉玛干盆地的油菜呈环形分布在沙漠周边,西部较湿润,又因为低处气温高,高处气温低,因此从里向外,从低向高,油菜花从6月到8月次第开花;而北疆的准噶尔盆地周边绿洲上的油菜花竟然在6月开花,比它纬度低得多的青海湖和黄河谷地与雅鲁藏布江谷地的油菜花却是7月或8月,这是为什么?还是因为垂直高度的影响。因为青藏高原的崛起,改变了南热北冷的规律,使得我国的西部地区变成了南冷北热,南北倒置,因此准噶尔的油菜花开得要比西藏和青海早。   油菜花演绎了中国的气候,也演绎了中国的地势地貌。它在“三度”的各个角落中出现,不是谁的恩赐,是它不断变异,不断进化,对环境不断适应的“优胜劣汰”的结果。   大地团体操—油菜花   如果说油菜花给你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一定是你看到了一片、而不仅仅是一株油菜花。油菜花作为单独的个体,难以让人欣赏。单薄的小花,颜色单一,花型简单,花是一串一串的,平常得很,没有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特征。油菜花被欣赏的时候,是它满山遍野地铺满大地的时候,它以巨大的规模、整齐划一的高度和体型、纯净单一的颜色,让人赞叹。油菜花被欣赏是因为它的团体操做得好,不是因为独舞。油菜花是海,不是一滴水。如果花举办奥运会,油菜花的开幕式一定以团体操取胜,让花的世界震撼。   记得我曾经拜访过中央美院著名的美术家周令钊教授。他不仅画画,还设计过国庆节时的庆典场面。游行队伍怎样给主席台上的领导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是摆在他面前的大问题。记得他说过一件事: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城楼时,挥动花束,向主席台致敬。问题来了:每人手中的花束

  在古老的壁画上,

  人民默默地永生。

  我想把这句诗改成:

  在油菜花中,人民默默地永生……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撰文单之蔷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6期卷首语   新疆昭苏大草原位于中亚内陆腹地的一个高位山间盆地,属大陆冷凉型气候,冬长无夏,春秋相连,这里是新疆最大的春油菜产区,其种植面积近百万亩,占全疆油菜种植面积的40% 左右,被誉为“中国油菜之乡”。每年6 月底前后,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条条金色的织毯席卷着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堪称西部盛景。摄影/李学亮 中国各地油菜开花日期等值线示意图:油菜在我国分布极广,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西起新疆东至沿海各省,不论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还是地势低平的长江中下游平原,均有种植。我国的油菜种植,可分为冬油菜和春油菜两个大区,其分界线为东起山海关,经长城沿太行山南下,经五台山过黄河至贺兰山东麓向南,过六盘山再经白龙江上游至雅鲁藏布江下游一线。分界线以南以东为冬油菜区,以北以西为春油菜区。   底布—油菜花   说实话,油菜花海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不是它自身,而是以油菜花海为底色矗立在花海中的其他景观。   有一年我去新疆伊宁,路过昭苏草原,草原上种植着大面积的油菜,天山的雪峰,好像是一座座冰山,浮动在金黄色的花海中;又一年7月底我从拉萨到西宁,路过青海湖时,正逢油菜花开,无边的金黄把青海湖衬托得碧蓝碧蓝,我想不到青海湖会有这样像深海一样的蓝;广西罗平的喀斯特峰林地貌之所以闻名,我想也与油菜花盛开时,大地满铺黄色,一个个锥状的喀斯特山峰在黄色的映衬下轮廓鲜明、形状逼真有关。   我给一种器物拍照时,一般是找到一块纯色的布做底布,再把器物放在布上拍,这样拍出来的器物突出鲜明,因为底布把杂乱的背景隐去了。油菜花很像铺在大地上的底布,它把杂乱的大地统一成黄色,让平时受到干扰的景观突出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油菜花好像提供了一个场,让其他景观在场中彰显出来,这时它起的作用与光相似—隐去自身,彰显他者。   我曾在油菜花盛开时,在大运河中行船,大运河在两岸油菜花的衬托下,流光溢彩;我也曾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拜访过都江堰,都江堰在油菜花的烘托下,古朴沧桑。它们都是人类对地表的改造,由此我对“人类是改变地球表面的一种重要营力”的观点有了全新的体验。   配角—油菜花   油菜花不仅是底布,还是配角。在主角退去,舞台空闲之时,油菜花才上场,即使上场了,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而是为了更充分地利用闲置的土地,剩余的光热和水分。特别是冬油菜。   油菜分两种:春油菜和冬油菜。冬油菜秋末播种,来年春天收获。过去我们的祖先种地,只是春种秋收,一年一获。据说是从宋朝起,中原和南方的耕作制度变了,开始了复种制度,一年由一熟变为两熟。复种制度极大地提高了土地的收获量,使得同样的土地能养活更多的人,油菜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宋代水稻开始大面积种植,秋天水稻收后,田地冬闲,这时油菜出场了。油菜适应低温,能在黄河以南的冬季安全越冬,而且它适应性极强,能够适应种种气候、环境,见缝插针地“插空”生长,并很快成熟,为来年的水稻播种腾出空间。和同样可以用来“插空”的作物冬小麦比,油菜不仅不会损耗地力,还有肥田的功效。记住这样几个数据吧,对理解油菜花为什么会布满中国大地很有帮助:有一种越冬性强的油菜,在0—5℃的低温下20—40天就能现蕾开花;还有一种半冬性的品种在0—15℃的温度环境下现蕾开花需20—30天。我们知道我国秦岭—淮河一线以南大部分地区冬季的气温都在这两种油菜花的适应范围内,因此油菜成为越冬利用冬闲地的作物就不奇怪了。这种土地制度发展到今天,许多地方已经可以一年两熟、三熟,还可以两年三熟,三年四熟、五熟。这其中不要忘了油菜扮演的重要角色:在主角退场后上场,在

中国国家地理网 (www.dili360.com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