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触摸南极:长城站不在“南极”  

2009-01-20 10: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触摸南极:长城站不在“南极”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城站。1985年4月3日中国南极越冬考察队八名队员抵达长城站,使长城站由夏季考察站升级为常年考察站,创造了近代南极考察史上当年建站当年越冬的新纪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经有18个国家在南极建立了40多个常年科学考察基地。如何对南极进行科学性研究,利用南极的丰富资源造福自己的国家,乃至全人类,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课题。而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是一个“迟到者”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宣布成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南极科考的能力。   长城站的建立使我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国际地位有了一个质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了在《南极条约》中发表自己意见和对各项事务进行表决的能力,这使我国在南极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1985年3月20日,世界气象组织正式接纳中国南极长城气象站为世界气象观测站之一。这标志着我国建设的第一个南极考察站第一次赢得国际认可。当时,长城气象站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标准水平。当年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13次《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上,中国正式成为《南极条约》协商国。   在国际上,一个科考站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国威、国力,任何一个国家的极地考察活动及其在极地建立的考察站的水平都是国家综合国力、经济实力的体现。中国南极长城考察站的建成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实力迅速发展,科研投入逐渐加强。   中山站——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占据主动权   1989年2月26日,中国南极中山站在拉斯曼丘陵落成。这是中国在南极建成的第二个科学考察站,与第一个站长城站的建立,只相隔短短4年时间。   在短短4年时间里,中国就要开始建立第二个南极考察站?简单的说,就是中国急需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而中山站位于东南极大陆,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9度 22分24秒、东经76度22分40秒,地处南极圈之内,位于普里兹湾东南沿岸,西南距艾默里冰架和查尔斯王子山脉几百千米,是进行南极海洋和大陆科学考察的理想区域。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于极地考察总有一种质疑的声音,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南极?到一个离北京将近18000公里的地方去考察,意义何在?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放到国内的经济建设上来?   人们对于极地考察的争议是有原因的,这和当时人们对极地的认识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南极的资源相当丰富,它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蕴藏丰富资源,并且没有被开发的净土。目前,在南极发现的矿产资源就有200多种,淡水量占全球的70%以上,那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铁山、煤田以及南大洋富饶的海洋生物资源。南极虽然资源丰富,但资源的所有者却是未知的。而根据《世界南极矿物资源管理条约》的规定,各国在南极可开发时能够享受资源的份额将由其对南极科考事业的贡献程度来决定。因此,高举科考大旗,在南极站住脚、扎下根是我们国家的必然选择。   南极具有重大的科研意义,那里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地球的南北两极,是全球变化的源头和驱动器。在全球气候变化的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南极大气层中臭气空洞、南极冰下大湖的发现与研究所带来的科研成果,对预防全球生态破坏,保护自然环境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我国开展极地考察项目不到10年的时间里,已经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1985年长城站在南极的顺利建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的能力。而1989年中山站的建成则标志着我国在南极事务上取得了主动权。   昆仑站——抢占南极科考制高点,跻身强国行列   目前,世界上有20个国家在南极洲建立了150多个科学考察基地,根据其功能大体可分为:常年科学考察站、夏季科学考察站、无人自动观测站三类。从各国南极科学考察站的分布来看,大多数国家的南极站都建在南极大陆沿岸和海岛的夏季露岩区。我国的长城站建立南极圈外,中山站也是南极的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目前一共有6个国家在南极内陆建立了5个考察站,分别是美国在南极点建立的阿蒙森•斯科特站,俄罗斯的东方站,日本在DOME F的考察站,法国和意大利联合在DOME C建的考察站,德国的科恩站。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转自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中国国家地理网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25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城站。1985年4月3日中国南极越冬考察队八名队员抵达长城站,使长城站由夏季考察站升级为常年考察站,创造了近代南极考察史上当年建站当年越冬的新纪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经有18个国家在南极建立了40多个常年科学考察基地。如何对南极进行科学性研究,利用南极的丰富资源造福自己的国家,乃至全人类,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课题。而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是一个“迟到者”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宣布成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南极科考的能力。

城站。1985年4月3日中国南极越冬考察队八名队员抵达长城站,使长城站由夏季考察站升级为常年考察站,创造了近代南极考察史上当年建站当年越冬的新纪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经有18个国家在南极建立了40多个常年科学考察基地。如何对南极进行科学性研究,利用南极的丰富资源造福自己的国家,乃至全人类,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课题。而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是一个“迟到者”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宣布成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南极科考的能力。   长城站的建立使我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国际地位有了一个质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了在《南极条约》中发表自己意见和对各项事务进行表决的能力,这使我国在南极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1985年3月20日,世界气象组织正式接纳中国南极长城气象站为世界气象观测站之一。这标志着我国建设的第一个南极考察站第一次赢得国际认可。当时,长城气象站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标准水平。当年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13次《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上,中国正式成为《南极条约》协商国。   在国际上,一个科考站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国威、国力,任何一个国家的极地考察活动及其在极地建立的考察站的水平都是国家综合国力、经济实力的体现。中国南极长城考察站的建成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实力迅速发展,科研投入逐渐加强。   中山站——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占据主动权   1989年2月26日,中国南极中山站在拉斯曼丘陵落成。这是中国在南极建成的第二个科学考察站,与第一个站长城站的建立,只相隔短短4年时间。   在短短4年时间里,中国就要开始建立第二个南极考察站?简单的说,就是中国急需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而中山站位于东南极大陆,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9度 22分24秒、东经76度22分40秒,地处南极圈之内,位于普里兹湾东南沿岸,西南距艾默里冰架和查尔斯王子山脉几百千米,是进行南极海洋和大陆科学考察的理想区域。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于极地考察总有一种质疑的声音,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南极?到一个离北京将近18000公里的地方去考察,意义何在?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放到国内的经济建设上来?   人们对于极地考察的争议是有原因的,这和当时人们对极地的认识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南极的资源相当丰富,它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蕴藏丰富资源,并且没有被开发的净土。目前,在南极发现的矿产资源就有200多种,淡水量占全球的70%以上,那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铁山、煤田以及南大洋富饶的海洋生物资源。南极虽然资源丰富,但资源的所有者却是未知的。而根据《世界南极矿物资源管理条约》的规定,各国在南极可开发时能够享受资源的份额将由其对南极科考事业的贡献程度来决定。因此,高举科考大旗,在南极站住脚、扎下根是我们国家的必然选择。   南极具有重大的科研意义,那里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地球的南北两极,是全球变化的源头和驱动器。在全球气候变化的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南极大气层中臭气空洞、南极冰下大湖的发现与研究所带来的科研成果,对预防全球生态破坏,保护自然环境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我国开展极地考察项目不到10年的时间里,已经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1985年长城站在南极的顺利建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的能力。而1989年中山站的建成则标志着我国在南极事务上取得了主动权。   昆仑站——抢占南极科考制高点,跻身强国行列   目前,世界上有20个国家在南极洲建立了150多个科学考察基地,根据其功能大体可分为:常年科学考察站、夏季科学考察站、无人自动观测站三类。从各国南极科学考察站的分布来看,大多数国家的南极站都建在南极大陆沿岸和海岛的夏季露岩区。我国的长城站建立南极圈外,中山站也是南极的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目前一共有6个国家在南极内陆建立了5个考察站,分别是美国在南极点建立的阿蒙森•斯科特站,俄罗斯的东方站,日本在DOME F的考察站,法国和意大利联合在DOME C建的考察站,德国的科恩站。  

  长城站的建立使我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国际地位有了一个质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了在《南极条约》中发表自己意见和对各项事务进行表决的能力,这使我国在南极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1985年3月20日,世界气象组织正式接纳中国南极长城气象站为世界气象观测站之一。这标志着我国建设的第一个南极考察站第一次赢得国际认可。当时,长城气象站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标准水平。当年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13次《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上,中国正式成为《南极条约》协商国。

  在国际上,一个科考站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国威、国力,任何一个国家的极地考察活动及其在极地建立的考察站的水平都是国家综合国力、经济实力的体现。中国南极长城考察站的建成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实力迅速发展,科研投入逐渐加强。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中山站——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占据主动权

  1989年2月26日,中国南极中山站在拉斯曼丘陵落成。这是中国在南极建成的第二个科学考察站,与第一个站长城站的建立,只相隔短短4年时间。

  在短短4年时间里,中国就要开始建立第二个南极考察站?简单的说,就是中国急需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而中山站位于东南极大陆,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9度 22分24秒、东经76度22分40秒,地处南极圈之内,位于普里兹湾东南沿岸,西南距艾默里冰架和查尔斯王子山脉几百千米,是进行南极海洋和大陆科学考察的理想区域。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于极地考察总有一种质疑的声音,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南极?到一个离北京将近18000公里的地方去考察,意义何在?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放到国内的经济建设上来?

  人们对于极地考察的争议是有原因的,这和当时人们对极地的认识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南极的资源相当丰富,它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蕴藏丰富资源,并且没有被开发的净土。目前,在南极发现的矿产资源就有200多种,淡水量占全球的70%以上,那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铁山、煤田以及南大洋富饶的海洋生物资源。南极虽然资源丰富,但资源的所有者却是未知的。而根据《世界南极矿物资源管理条约》的规定,各国在南极可开发时能够享受资源的份额将由其对南极科考事业的贡献程度来决定。因此,高举科考大旗,在南极站住脚、扎下根是我们国家的必然选择。

  南极具有重大的科研意义,那里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地球的南北两极,是全球变化的源头和驱动器。在全球气候变化的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南极大气层中臭气空洞、南极冰下大湖的发现与研究所带来的科研成果,对预防全球生态破坏,保护自然环境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在南极的位置图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文中国国家地理网雷永青 为庆祝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队正在进行冰穹A地区建设昆仑站,中国国家地理网打造“触摸南极”专题,从科学的角度,全方位地诠释南极科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史与现状。 你想去南极探险吗?对于南极的环保、开发,你有什么看法?你对科考队员们有哪些祝福?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触摸南极专题把建议与祝福告诉大家,幸运网友还有机会获得一张由中国国家地理网从南极长城站寄回的明信片。 更多精彩请登录中国国家地理网:http:news.dili360.comztchumonanji 中国长城站并不在“南极”  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是建立在南极吗?我们来看一下长城站的文字介绍:“它是中国于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建成的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它位于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南纬62°13′,西经58°58′。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10米。”从地理位置上讲,长城站所在位置并不是地理概念上的南极。我们通常地理学概念上说的南极是指南纬66度33分纬线以南的区域,就是南极圈内才算得上南极。   七赴南极考察的中科院南极专家刘小汉解释说:“长城站从位置上是在南极圈的外围,中山站的位置虽然在南极圈内,但是也只属于南极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   南纬66度33分的纬线称之为南极圈,南极圈是天文学上从两极受太阳光线来确定南极地区永久界限的一种方法。同时,南极圈也是南温带和南寒带的界限。   正是因为1959年《南极条约》把南纬60度以南的区域定义为条约所适用的范围,包括南极洲和南大洋,所以人们就把这个区域定义为南极区域,但是从地理学概念上切勿混淆。   长城站——改变中国在南极“迟到者”的地位   中国是一个南极考察的迟到者,比发达国家建立考察站晚了有30年。而长城站的建立则改变了中国在南极事务上地位。   1959年签订的《南极条约》分协商国和缔约国。协商国由在南极地区建立考察站的国家组成,协商国在国际南极事务中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加入条约但没有建立考察站的国家为缔约国,虽有发言权但是没有表决权。   “协商国是一等公民,缔约国是二等公民。”郭琨在《心系长城站》一书中如此说。郭琨,中国南极科考建站的开拓者,领导建设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和中山站,并担任两站首任站长。   在《心系长城站》中郭琨回忆说,1983年9月13日至9月27日,经国务院批准,由外交部和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组成的,以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司马骏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三人(司马骏、郭琨、宋大巧),首次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召开的第十二届《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当时有16个协商国出席会议,有9个缔约国被邀请参加了会议。会议有30多项议程。当时大会协会国的文件柜内的文件是满满的,缔约国的文件柜在开幕式只放入了大会议程和人员名单,以后就是空空的。特别时每当会议进行到实质性的表决阶段,会议主席宣布:缔约国请到会议厅外喝咖啡。最后连表决的结果都不通告。在这样的国际会议上,没有表决权,被请到外面喝咖啡,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它刺痛了我国代表团的心,我作为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又直接从事南极考察的组织管理工作,深感切肤之痛,我发誓:在南极不建成我国自己的考察站,今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会议!”   当时在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中,唯独中国不是南极协商国,没有表决权,这与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称。在南极建立考察站越来越迫切。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有关领导加快了决策和筹备。1984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乘坐“向阳红10号船”从上海出发,开始远征南极。这次考察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长城站。   1984年12月30日至1985年2月20日,克服了种种艰险和困难,终于在南极洲西南,乔治王岛南部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

  在我国开展极地考察项目不到10年的时间里,已经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1985年长城站在南极的顺利建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的能力。而1989年中山站的建成则标志着我国在南极事务上取得了主动权。

  昆仑站——抢占南极科考制高点,跻身强国行列

城站。1985年4月3日中国南极越冬考察队八名队员抵达长城站,使长城站由夏季考察站升级为常年考察站,创造了近代南极考察史上当年建站当年越冬的新纪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经有18个国家在南极建立了40多个常年科学考察基地。如何对南极进行科学性研究,利用南极的丰富资源造福自己的国家,乃至全人类,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课题。而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是一个“迟到者”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宣布成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南极科考的能力。   长城站的建立使我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国际地位有了一个质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了在《南极条约》中发表自己意见和对各项事务进行表决的能力,这使我国在南极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1985年3月20日,世界气象组织正式接纳中国南极长城气象站为世界气象观测站之一。这标志着我国建设的第一个南极考察站第一次赢得国际认可。当时,长城气象站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标准水平。当年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13次《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上,中国正式成为《南极条约》协商国。   在国际上,一个科考站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国威、国力,任何一个国家的极地考察活动及其在极地建立的考察站的水平都是国家综合国力、经济实力的体现。中国南极长城考察站的建成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实力迅速发展,科研投入逐渐加强。   中山站——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占据主动权   1989年2月26日,中国南极中山站在拉斯曼丘陵落成。这是中国在南极建成的第二个科学考察站,与第一个站长城站的建立,只相隔短短4年时间。   在短短4年时间里,中国就要开始建立第二个南极考察站?简单的说,就是中国急需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而中山站位于东南极大陆,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9度 22分24秒、东经76度22分40秒,地处南极圈之内,位于普里兹湾东南沿岸,西南距艾默里冰架和查尔斯王子山脉几百千米,是进行南极海洋和大陆科学考察的理想区域。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于极地考察总有一种质疑的声音,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南极?到一个离北京将近18000公里的地方去考察,意义何在?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放到国内的经济建设上来?   人们对于极地考察的争议是有原因的,这和当时人们对极地的认识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南极的资源相当丰富,它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蕴藏丰富资源,并且没有被开发的净土。目前,在南极发现的矿产资源就有200多种,淡水量占全球的70%以上,那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铁山、煤田以及南大洋富饶的海洋生物资源。南极虽然资源丰富,但资源的所有者却是未知的。而根据《世界南极矿物资源管理条约》的规定,各国在南极可开发时能够享受资源的份额将由其对南极科考事业的贡献程度来决定。因此,高举科考大旗,在南极站住脚、扎下根是我们国家的必然选择。   南极具有重大的科研意义,那里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地球的南北两极,是全球变化的源头和驱动器。在全球气候变化的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南极大气层中臭气空洞、南极冰下大湖的发现与研究所带来的科研成果,对预防全球生态破坏,保护自然环境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我国开展极地考察项目不到10年的时间里,已经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1985年长城站在南极的顺利建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的能力。而1989年中山站的建成则标志着我国在南极事务上取得了主动权。   昆仑站——抢占南极科考制高点,跻身强国行列   目前,世界上有20个国家在南极洲建立了150多个科学考察基地,根据其功能大体可分为:常年科学考察站、夏季科学考察站、无人自动观测站三类。从各国南极科学考察站的分布来看,大多数国家的南极站都建在南极大陆沿岸和海岛的夏季露岩区。我国的长城站建立南极圈外,中山站也是南极的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目前一共有6个国家在南极内陆建立了5个考察站,分别是美国在南极点建立的阿蒙森•斯科特站,俄罗斯的东方站,日本在DOME F的考察站,法国和意大利联合在DOME C建的考察站,德国的科恩站。  

  目前,世界上有20个国家在南极洲建立了150多个科学考察基地,根据其功能大体可分为:常年科学考察站、夏季科学考察站、无人自动观测站三类。从各国南极科学考察站的分布来看,大多数国家的南极站都建在南极大陆沿岸和海岛的夏季露岩区。我国的长城站建立南极圈外,中山站也是南极的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目前一共有6个国家在南极内陆建立了5个考察站,分别是美国在南极点建立的阿蒙森•斯科特站,俄罗斯的东方站,日本在DOME F的考察站,法国和意大利联合在DOME C建的考察站,德国的科恩站。

  中国此次在南极最高点冰穹A建立的昆仑站算第六个。“在南极内陆冰盖建立常年考察站难度非常大,从这一点上讲,中国已经排名世界第六。”刘小汉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网采访时说。刘小汉,现任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地球科学工作组常任代表、中国科学院极地科学委员会秘书长,于1984、85、90、98、99和2001年六次赴南极考察,是率队进入中山站和DOME A之间的格罗夫山区域考察的首位科学家。

  2005年1月中国南极科考队成功登上南极DOME A点,鲜为人知的是,中国的这次成功登顶在国际南极科学竞争中第一次抢得了先机。据悉,如果2005年1月中国的这次探险没有能够成功,那么DOME A点极有可能被已经计划在中国科考队行期半年后出发的日本科考队占据。作为南极大陆的最高点,DOME A点被认为是南极大陆上除地磁极点、低温冰点以及地球极点之后最后一个有着极高科研价值的南极点。DOME A点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佳的天文观测台址。其中,有以下独特的优势,干燥天气有利观测,极昼极夜利于持续观测。观测清晰度全球最佳,可以观测到天体更多的细节。南极地区地质稳定没有地震,适于建立大规模的天文观测台站。总之,昆仑站可建设一个在地球上公认的最佳天文台,接近太空天文站,这对宇宙深空、暗物质观测等前沿课题具有重要意义。

城站。1985年4月3日中国南极越冬考察队八名队员抵达长城站,使长城站由夏季考察站升级为常年考察站,创造了近代南极考察史上当年建站当年越冬的新纪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经有18个国家在南极建立了40多个常年科学考察基地。如何对南极进行科学性研究,利用南极的丰富资源造福自己的国家,乃至全人类,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课题。而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是一个“迟到者”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宣布成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南极科考的能力。   长城站的建立使我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国际地位有了一个质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了在《南极条约》中发表自己意见和对各项事务进行表决的能力,这使我国在南极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1985年3月20日,世界气象组织正式接纳中国南极长城气象站为世界气象观测站之一。这标志着我国建设的第一个南极考察站第一次赢得国际认可。当时,长城气象站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标准水平。当年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13次《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上,中国正式成为《南极条约》协商国。   在国际上,一个科考站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国威、国力,任何一个国家的极地考察活动及其在极地建立的考察站的水平都是国家综合国力、经济实力的体现。中国南极长城考察站的建成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实力迅速发展,科研投入逐渐加强。   中山站——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占据主动权   1989年2月26日,中国南极中山站在拉斯曼丘陵落成。这是中国在南极建成的第二个科学考察站,与第一个站长城站的建立,只相隔短短4年时间。   在短短4年时间里,中国就要开始建立第二个南极考察站?简单的说,就是中国急需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而中山站位于东南极大陆,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9度 22分24秒、东经76度22分40秒,地处南极圈之内,位于普里兹湾东南沿岸,西南距艾默里冰架和查尔斯王子山脉几百千米,是进行南极海洋和大陆科学考察的理想区域。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于极地考察总有一种质疑的声音,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南极?到一个离北京将近18000公里的地方去考察,意义何在?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放到国内的经济建设上来?   人们对于极地考察的争议是有原因的,这和当时人们对极地的认识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南极的资源相当丰富,它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蕴藏丰富资源,并且没有被开发的净土。目前,在南极发现的矿产资源就有200多种,淡水量占全球的70%以上,那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铁山、煤田以及南大洋富饶的海洋生物资源。南极虽然资源丰富,但资源的所有者却是未知的。而根据《世界南极矿物资源管理条约》的规定,各国在南极可开发时能够享受资源的份额将由其对南极科考事业的贡献程度来决定。因此,高举科考大旗,在南极站住脚、扎下根是我们国家的必然选择。   南极具有重大的科研意义,那里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地球的南北两极,是全球变化的源头和驱动器。在全球气候变化的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南极大气层中臭气空洞、南极冰下大湖的发现与研究所带来的科研成果,对预防全球生态破坏,保护自然环境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我国开展极地考察项目不到10年的时间里,已经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1985年长城站在南极的顺利建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的能力。而1989年中山站的建成则标志着我国在南极事务上取得了主动权。   昆仑站——抢占南极科考制高点,跻身强国行列   目前,世界上有20个国家在南极洲建立了150多个科学考察基地,根据其功能大体可分为:常年科学考察站、夏季科学考察站、无人自动观测站三类。从各国南极科学考察站的分布来看,大多数国家的南极站都建在南极大陆沿岸和海岛的夏季露岩区。我国的长城站建立南极圈外,中山站也是南极的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目前一共有6个国家在南极内陆建立了5个考察站,分别是美国在南极点建立的阿蒙森•斯科特站,俄罗斯的东方站,日本在DOME F的考察站,法国和意大利联合在DOME C建的考察站,德国的科恩站。  

  另外,在DOME A地区的冰厚超过3000米。它又是高原核心地区,积累率很低,因此很有可能找到最老的冰芯,反映100万—150万年南极气候的连续记录。这对于重建地球100万—150万年长周期气候记录,意义非常突出。此外还可以取到最浅的冰,能采集到最浅的冰下的岩石样片。

  在钻取冰芯方面,DOME A是内陆冰盖最高区域,冰雪原地积累,具备对气候记录的连续性。还有一个特点是,这个地区到周围海岸线基本上是等距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三个大洋的气团都可以影响到这个地点,能够很好地反映全球气候变化。

  除此之外,在昆仑站还有可能是地球表面温度最低的地方,这里比保持地球最低温度纪录的俄罗斯东方站还要高出500米以上。探测发现俄罗斯东方站有个冰下湖,可能有百万年的古生物存在。这说明南极内陆冰下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

城站。1985年4月3日中国南极越冬考察队八名队员抵达长城站,使长城站由夏季考察站升级为常年考察站,创造了近代南极考察史上当年建站当年越冬的新纪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经有18个国家在南极建立了40多个常年科学考察基地。如何对南极进行科学性研究,利用南极的丰富资源造福自己的国家,乃至全人类,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课题。而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是一个“迟到者”了。中国南极长城站宣布成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南极科考的能力。   长城站的建立使我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国际地位有了一个质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已经具备了在《南极条约》中发表自己意见和对各项事务进行表决的能力,这使我国在南极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1985年3月20日,世界气象组织正式接纳中国南极长城气象站为世界气象观测站之一。这标志着我国建设的第一个南极考察站第一次赢得国际认可。当时,长城气象站的设备已经达到了国际标准水平。当年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13次《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上,中国正式成为《南极条约》协商国。   在国际上,一个科考站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国威、国力,任何一个国家的极地考察活动及其在极地建立的考察站的水平都是国家综合国力、经济实力的体现。中国南极长城考察站的建成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实力迅速发展,科研投入逐渐加强。   中山站——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占据主动权   1989年2月26日,中国南极中山站在拉斯曼丘陵落成。这是中国在南极建成的第二个科学考察站,与第一个站长城站的建立,只相隔短短4年时间。   在短短4年时间里,中国就要开始建立第二个南极考察站?简单的说,就是中国急需为南极科考找一个好地方。而中山站位于东南极大陆,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9度 22分24秒、东经76度22分40秒,地处南极圈之内,位于普里兹湾东南沿岸,西南距艾默里冰架和查尔斯王子山脉几百千米,是进行南极海洋和大陆科学考察的理想区域。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于极地考察总有一种质疑的声音,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南极?到一个离北京将近18000公里的地方去考察,意义何在?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放到国内的经济建设上来?   人们对于极地考察的争议是有原因的,这和当时人们对极地的认识不足有很大的关系。南极的资源相当丰富,它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蕴藏丰富资源,并且没有被开发的净土。目前,在南极发现的矿产资源就有200多种,淡水量占全球的70%以上,那里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铁山、煤田以及南大洋富饶的海洋生物资源。南极虽然资源丰富,但资源的所有者却是未知的。而根据《世界南极矿物资源管理条约》的规定,各国在南极可开发时能够享受资源的份额将由其对南极科考事业的贡献程度来决定。因此,高举科考大旗,在南极站住脚、扎下根是我们国家的必然选择。   南极具有重大的科研意义,那里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地球的南北两极,是全球变化的源头和驱动器。在全球气候变化的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南极大气层中臭气空洞、南极冰下大湖的发现与研究所带来的科研成果,对预防全球生态破坏,保护自然环境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我国开展极地考察项目不到10年的时间里,已经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1985年长城站在南极的顺利建立,标志着我国已经有了参与的能力。而1989年中山站的建成则标志着我国在南极事务上取得了主动权。   昆仑站——抢占南极科考制高点,跻身强国行列   目前,世界上有20个国家在南极洲建立了150多个科学考察基地,根据其功能大体可分为:常年科学考察站、夏季科学考察站、无人自动观测站三类。从各国南极科学考察站的分布来看,大多数国家的南极站都建在南极大陆沿岸和海岛的夏季露岩区。我国的长城站建立南极圈外,中山站也是南极的边缘地区,都不是典型的南极环境。要进行更尖端的科学研究就应当在南极内陆的冰盖上,目前一共有6个国家在南极内陆建立了5个考察站,分别是美国在南极点建立的阿蒙森•斯科特站,俄罗斯的东方站,日本在DOME F的考察站,法国和意大利联合在DOME C建的考察站,德国的科恩站。  

  从国际政治上讲,《南极条约》签订临近50周年,可能面临修订。有关国家现在纷纷向南极内陆地区拓展,从国际大局看,中国有必要在内陆建站。总之,昆仑内陆站建成意味着中国南极考察转向对内陆纵深发展,研究领域也会有很大跨越,它将帮助中国占据南极科考的制高点。(雷永青)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