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河南人,北人还是南人  

2008-07-11 17: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以南的人当成南人。在鲁迅的眼中,河南人是北方人。   还有人干脆以行政区划来划分,比如今人赵无眠先生在《细说南北》一文中这样说:“习惯上,整个陕西、河南都划为北方,而不论是否秦岭以南;整个安徽、江苏也应该都划归南方,亦不论是否淮河以北。”这样说,也很难服人,陕西秦岭以南汉水流域的汉中、安康等地,河南南部的南阳盆地,若算作北方,确实有些牵强。   还有人以古时的疆界来划分南北。如把春秋战国的楚、吴、越三国的地盘称为南方,其他诸国为北方。春秋战国时的楚国势力很大,长江以北甚至淮河以北很多地方,都在楚国版图内,这看一下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就可明了。按此说,河南人又成了南方人。   清代大学者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卷九说:“汉人南人之分,以宋金疆域为断,江浙湖广江西三行省为南人,河南省唯江北淮南诸路为南人。”这是元代的分法,按这种分法河南人一半北人,一半南人。   1960年,中共中央成立中南局,陶铸任书记,下辖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五省区。这里似乎也把河南当成了南方。   还有人把华北人等同于北人,把华南人等同于南人。而华北与华南的分界是以长江为界。   这种华北与华南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的观点与自然地理学者的华南、华北的划分大相径庭。   自然地理学者眼中的华南是指南岭以南的福建、两广、台湾、海南地区。在自然地理学者的观念中,从自然的角度看,在华北与华南之间还有一个华中。   地理学家罗开富先生1954年在其主持的 “中国自然区划”中,将中国划为7个区域: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蒙新、青藏、康滇。其中华北、华中、华南的划分是这样的: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是秦岭—淮河一线;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是南岭。   地理学家黄秉维先生,1957年曾主持中国自然区划工作,在他起草的方案中将中国划为三大自然区、18个自然地区等。其中华北与华中区的分界线也是秦岭—淮河,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也是南岭。与罗先生的不同只不过是南岭山地被划到了华中区。   著名的地理学家任美锷将中国划成8个区,但华北、华中、华南的分法与上述两位地理学家大体相同。   这些地理学家的共同点是:都在华北与华南之间划出了一个华中区,还有就是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都是秦岭—淮河。   地理学家们一再强调这是自然分区,不是文化分区。也就是说地理学家很谨慎地说秦岭—淮河一线是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不是人文的南北分界线。   我们已经看到人文学者中的南北分界线标准很多,莫衷一是。无论是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还是大文豪鲁迅,他们的标准都不是人文界公认的标准。大家只是各说各的。   经过前面这样一番梳理,我个人倒是认为中国南方与北方的人文分界线既
 撰文:单之蔷 2008年第七期卷首语
 

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而应该是秦岭—淮河一线,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然和人文的南北分界线是重合的。   我不是地理决定论者,我不认为地理环境能够决定人们的思想和品质。而且文化区域与自然区域并不重合。   但是我觉得十分神奇的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限和人文地理界限的确是重合的。   譬如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扬州一带,在文化上大家公认是属于江南,但是如果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这一带就成了北方。但如果我们承认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线秦岭—淮河也是人文南北的界线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扬州在此线以南(确切地说,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苏北灌溉总渠),扬州自然就是南方啦。   河南的南阳盆地属于汉水流域,汉水又是长江的支流,南阳人的生活方式更接近于南方,从所谓的“南米北面”、“南船北马”看,南阳人确实是南方人;如按长江为南北之界,南阳人则成了北方人;若按秦岭—淮河线分,则南阳人是南方人。可见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分的的确不仅是自然,更是人文。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东部的南北分界线,自然和人文是重合的,都是秦岭—淮河一线,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把山东人说成是南方人的尴尬,又避免了把扬州人说成是北方人的错误,也还原了南阳人的真实生活。   由于淮河发源于河南南部边缘地带的桐柏山,以秦岭—淮河分南北,则河南大部分地区在北方。因此河南人是北方人,安徽和苏北人是南方人。     中国大江大河多东西方向流淌,因此中国人好以南北说事。中国人的南北之争由来已久,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域界限究竟在哪里划分却不甚明了。

  就自然地理而言,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划分,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即秦岭—淮河一线。但是说起人文的北方和南方来,譬如何谓北方人?南方人?就不是以这条线为界了。

撰文:单之蔷 2008年第七期卷首语 中国大江大河多东西方向流淌,因此中国人好以南北说事。中国人的南北之争由来已久,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域界限究竟在哪里划分却不甚明了。   就自然地理而言,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划分,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即秦岭—淮河一线。但是说起人文的北方和南方来,譬如何谓北方人?南方人?就不是以这条线为界了。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说:北方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我理解这里的黄河和长江都是指中下游。如果考虑到上游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其实在一部分人心里,北方人就是指黄河以北的人,南方人就是指长江以南的人。还有一些人以长江为界,划分中国的南北方。《现代汉语词典》的专家算哪种划法?他们为何说北方不说黄河以北,说南方不说长江以南,而要加上黄河和长江流域呢?我猜想,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就是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一大片土地—也就是河南、安徽、山东、苏北算北方还是算南方?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那样说。   那样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且不说黄河出了三门峡,进入郑州一带,由于泥沙沉积,已成悬河,高于地表,两边已不可能再有支流进入,两岸高耸的堤坝就是分水岭,此时黄河已无流域可言。《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那句话,相当于说北方就是黄河以北,那么北方人就是黄河以北的人啦。   说南方人是长江流域及其长江以南的人,麻烦就更多了。麻烦出在淮河上。淮河在明代以前,尚能直流入海,自成流域,但明以后,由于修建洪泽湖,截住淮河,迫其入运河,再随运河入长江,淮河因此应属长江流域。因黄河在中下游是悬河,黄河以南的河流尽入淮河,河南人大部分在淮河流域,山东西部也在淮河流域,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说法,不仅大部分河南人成了南方人,而且一部分山东人也是南方人了。   河南人到底应该算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呢?我们看一下人文学者怎样说。   清末民初时知名人士陶成章这样说:“凡属长江以南,称曰南方;凡属黄河以北,称曰北方。南方之人智而巧,稍迷信,而多政治思想;北方之人直而愚,尚武力,而多神权迷信。”显然,他把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块地方略而不说,即河南人不南不北。   鲁迅写过《北人与南人》一文。从文中看,鲁迅心目中南北分界线是长江。如他说:“二陆入晋,北方人士在欢欣之中,分明带着轻薄,举证太烦,姑且不谈罢。容易看的是,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就常诋南人,并不视为同类。”   洛阳是晋的首都,二陆说的是东吴的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是吴郡华亭人(今上海人)。晋灭吴后,陆机、陆云兄弟同至洛阳。既受到了礼遇,也受到了轻侮。鲁迅说《洛阳伽蓝记》常诋南人,可见鲁迅是把黄河南岸的洛阳人,当成了北人,而把长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说:北方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我理解这里的黄河和长江都是指中下游。如果考虑到上游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其实在一部分人心里,北方人就是指黄河以北的人,南方人就是指长江以南的人。还有一些人以长江为界,划分中国的南北方。《现代汉语词典》的专家算哪种划法?他们为何说北方不说黄河以北,说南方不说长江以南,而要加上黄河和长江流域呢?我猜想,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就是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一大片土地—也就是河南、安徽、山东、苏北算北方还是算南方?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那样说。

  那样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且不说黄河出了三门峡,进入郑州一带,由于泥沙沉积,已成悬河,高于地表,两边已不可能再有支流进入,两岸高耸的堤坝就是分水岭,此时黄河已无流域可言。《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那句话,相当于说北方就是黄河以北,那么北方人就是黄河以北的人啦。

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而应该是秦岭—淮河一线,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然和人文的南北分界线是重合的。   我不是地理决定论者,我不认为地理环境能够决定人们的思想和品质。而且文化区域与自然区域并不重合。   但是我觉得十分神奇的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限和人文地理界限的确是重合的。   譬如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扬州一带,在文化上大家公认是属于江南,但是如果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这一带就成了北方。但如果我们承认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线秦岭—淮河也是人文南北的界线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扬州在此线以南(确切地说,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苏北灌溉总渠),扬州自然就是南方啦。   河南的南阳盆地属于汉水流域,汉水又是长江的支流,南阳人的生活方式更接近于南方,从所谓的“南米北面”、“南船北马”看,南阳人确实是南方人;如按长江为南北之界,南阳人则成了北方人;若按秦岭—淮河线分,则南阳人是南方人。可见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分的的确不仅是自然,更是人文。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东部的南北分界线,自然和人文是重合的,都是秦岭—淮河一线,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把山东人说成是南方人的尴尬,又避免了把扬州人说成是北方人的错误,也还原了南阳人的真实生活。   由于淮河发源于河南南部边缘地带的桐柏山,以秦岭—淮河分南北,则河南大部分地区在北方。因此河南人是北方人,安徽和苏北人是南方人。

  说南方人是长江流域及其长江以南的人,麻烦就更多了。麻烦出在淮河上。淮河在明代以前,尚能直流入海,自成流域,但明以后,由于修建洪泽湖,截住淮河,迫其入运河,再随运河入长江,淮河因此应属长江流域。因黄河在中下游是悬河,黄河以南的河流尽入淮河,河南人大部分在淮河流域,山东西部也在淮河流域,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说法,不仅大部分河南人成了南方人,而且一部分山东人也是南方人了。

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而应该是秦岭—淮河一线,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然和人文的南北分界线是重合的。   我不是地理决定论者,我不认为地理环境能够决定人们的思想和品质。而且文化区域与自然区域并不重合。   但是我觉得十分神奇的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限和人文地理界限的确是重合的。   譬如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扬州一带,在文化上大家公认是属于江南,但是如果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这一带就成了北方。但如果我们承认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线秦岭—淮河也是人文南北的界线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扬州在此线以南(确切地说,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苏北灌溉总渠),扬州自然就是南方啦。   河南的南阳盆地属于汉水流域,汉水又是长江的支流,南阳人的生活方式更接近于南方,从所谓的“南米北面”、“南船北马”看,南阳人确实是南方人;如按长江为南北之界,南阳人则成了北方人;若按秦岭—淮河线分,则南阳人是南方人。可见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分的的确不仅是自然,更是人文。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东部的南北分界线,自然和人文是重合的,都是秦岭—淮河一线,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把山东人说成是南方人的尴尬,又避免了把扬州人说成是北方人的错误,也还原了南阳人的真实生活。   由于淮河发源于河南南部边缘地带的桐柏山,以秦岭—淮河分南北,则河南大部分地区在北方。因此河南人是北方人,安徽和苏北人是南方人。   河南人到底应该算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呢?我们看一下人文学者怎样说。

  清末民初时知名人士陶成章这样说:“凡属长江以南,称曰南方;凡属黄河以北,称曰北方。南方之人智而巧,稍迷信,而多政治思想;北方之人直而愚,尚武力,而多神权迷信。”显然,他把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块地方略而不说,即河南人不南不北。

撰文:单之蔷 2008年第七期卷首语 中国大江大河多东西方向流淌,因此中国人好以南北说事。中国人的南北之争由来已久,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域界限究竟在哪里划分却不甚明了。   就自然地理而言,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划分,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即秦岭—淮河一线。但是说起人文的北方和南方来,譬如何谓北方人?南方人?就不是以这条线为界了。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说:北方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我理解这里的黄河和长江都是指中下游。如果考虑到上游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其实在一部分人心里,北方人就是指黄河以北的人,南方人就是指长江以南的人。还有一些人以长江为界,划分中国的南北方。《现代汉语词典》的专家算哪种划法?他们为何说北方不说黄河以北,说南方不说长江以南,而要加上黄河和长江流域呢?我猜想,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就是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一大片土地—也就是河南、安徽、山东、苏北算北方还是算南方?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那样说。   那样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且不说黄河出了三门峡,进入郑州一带,由于泥沙沉积,已成悬河,高于地表,两边已不可能再有支流进入,两岸高耸的堤坝就是分水岭,此时黄河已无流域可言。《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那句话,相当于说北方就是黄河以北,那么北方人就是黄河以北的人啦。   说南方人是长江流域及其长江以南的人,麻烦就更多了。麻烦出在淮河上。淮河在明代以前,尚能直流入海,自成流域,但明以后,由于修建洪泽湖,截住淮河,迫其入运河,再随运河入长江,淮河因此应属长江流域。因黄河在中下游是悬河,黄河以南的河流尽入淮河,河南人大部分在淮河流域,山东西部也在淮河流域,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说法,不仅大部分河南人成了南方人,而且一部分山东人也是南方人了。   河南人到底应该算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呢?我们看一下人文学者怎样说。   清末民初时知名人士陶成章这样说:“凡属长江以南,称曰南方;凡属黄河以北,称曰北方。南方之人智而巧,稍迷信,而多政治思想;北方之人直而愚,尚武力,而多神权迷信。”显然,他把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块地方略而不说,即河南人不南不北。   鲁迅写过《北人与南人》一文。从文中看,鲁迅心目中南北分界线是长江。如他说:“二陆入晋,北方人士在欢欣之中,分明带着轻薄,举证太烦,姑且不谈罢。容易看的是,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就常诋南人,并不视为同类。”   洛阳是晋的首都,二陆说的是东吴的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是吴郡华亭人(今上海人)。晋灭吴后,陆机、陆云兄弟同至洛阳。既受到了礼遇,也受到了轻侮。鲁迅说《洛阳伽蓝记》常诋南人,可见鲁迅是把黄河南岸的洛阳人,当成了北人,而把长

  鲁迅写过《北人与南人》一文。从文中看,鲁迅心目中南北分界线是长江。如他说:“二陆入晋,北方人士在欢欣之中,分明带着轻薄,举证太烦,姑且不谈罢。容易看的是,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就常诋南人,并不视为同类。”

  洛阳是晋的首都,二陆说的是东吴的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是吴郡华亭人(今上海人)。晋灭吴后,陆机、陆云兄弟同至洛阳。既受到了礼遇,也受到了轻侮。鲁迅说《洛阳伽蓝记》常诋南人,可见鲁迅是把黄河南岸的洛阳人,当成了北人,而把长江以南的人当成南人。在鲁迅的眼中,河南人是北方人。

  还有人干脆以行政区划来划分,比如今人赵无眠先生在《细说南北》一文中这样说:“习惯上,整个陕西、河南都划为北方,而不论是否秦岭以南;整个安徽、江苏也应该都划归南方,亦不论是否淮河以北。”这样说,也很难服人,陕西秦岭以南汉水流域的汉中、安康等地,河南南部的南阳盆地,若算作北方,确实有些牵强。

  还有人以古时的疆界来划分南北。如把春秋战国的楚、吴、越三国的地盘称为南方,其他诸国为北方。春秋战国时的楚国势力很大,长江以北甚至淮河以北很多地方,都在楚国版图内,这看一下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就可明了。按此说,河南人又成了南方人。

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而应该是秦岭—淮河一线,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然和人文的南北分界线是重合的。   我不是地理决定论者,我不认为地理环境能够决定人们的思想和品质。而且文化区域与自然区域并不重合。   但是我觉得十分神奇的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限和人文地理界限的确是重合的。   譬如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扬州一带,在文化上大家公认是属于江南,但是如果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这一带就成了北方。但如果我们承认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线秦岭—淮河也是人文南北的界线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扬州在此线以南(确切地说,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苏北灌溉总渠),扬州自然就是南方啦。   河南的南阳盆地属于汉水流域,汉水又是长江的支流,南阳人的生活方式更接近于南方,从所谓的“南米北面”、“南船北马”看,南阳人确实是南方人;如按长江为南北之界,南阳人则成了北方人;若按秦岭—淮河线分,则南阳人是南方人。可见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分的的确不仅是自然,更是人文。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东部的南北分界线,自然和人文是重合的,都是秦岭—淮河一线,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把山东人说成是南方人的尴尬,又避免了把扬州人说成是北方人的错误,也还原了南阳人的真实生活。   由于淮河发源于河南南部边缘地带的桐柏山,以秦岭—淮河分南北,则河南大部分地区在北方。因此河南人是北方人,安徽和苏北人是南方人。   清代大学者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卷九说:“汉人南人之分,以宋金疆域为断,江浙湖广江西三行省为南人,河南省唯江北淮南诸路为南人。”这是元代的分法,按这种分法河南人一半北人,一半南人。

  1960年,中共中央成立中南局,陶铸任书记,下辖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五省区。这里似乎也把河南当成了南方。

撰文:单之蔷 2008年第七期卷首语 中国大江大河多东西方向流淌,因此中国人好以南北说事。中国人的南北之争由来已久,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域界限究竟在哪里划分却不甚明了。   就自然地理而言,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划分,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即秦岭—淮河一线。但是说起人文的北方和南方来,譬如何谓北方人?南方人?就不是以这条线为界了。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说:北方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我理解这里的黄河和长江都是指中下游。如果考虑到上游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其实在一部分人心里,北方人就是指黄河以北的人,南方人就是指长江以南的人。还有一些人以长江为界,划分中国的南北方。《现代汉语词典》的专家算哪种划法?他们为何说北方不说黄河以北,说南方不说长江以南,而要加上黄河和长江流域呢?我猜想,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就是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一大片土地—也就是河南、安徽、山东、苏北算北方还是算南方?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那样说。   那样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且不说黄河出了三门峡,进入郑州一带,由于泥沙沉积,已成悬河,高于地表,两边已不可能再有支流进入,两岸高耸的堤坝就是分水岭,此时黄河已无流域可言。《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那句话,相当于说北方就是黄河以北,那么北方人就是黄河以北的人啦。   说南方人是长江流域及其长江以南的人,麻烦就更多了。麻烦出在淮河上。淮河在明代以前,尚能直流入海,自成流域,但明以后,由于修建洪泽湖,截住淮河,迫其入运河,再随运河入长江,淮河因此应属长江流域。因黄河在中下游是悬河,黄河以南的河流尽入淮河,河南人大部分在淮河流域,山东西部也在淮河流域,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说法,不仅大部分河南人成了南方人,而且一部分山东人也是南方人了。   河南人到底应该算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呢?我们看一下人文学者怎样说。   清末民初时知名人士陶成章这样说:“凡属长江以南,称曰南方;凡属黄河以北,称曰北方。南方之人智而巧,稍迷信,而多政治思想;北方之人直而愚,尚武力,而多神权迷信。”显然,他把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块地方略而不说,即河南人不南不北。   鲁迅写过《北人与南人》一文。从文中看,鲁迅心目中南北分界线是长江。如他说:“二陆入晋,北方人士在欢欣之中,分明带着轻薄,举证太烦,姑且不谈罢。容易看的是,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就常诋南人,并不视为同类。”   洛阳是晋的首都,二陆说的是东吴的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是吴郡华亭人(今上海人)。晋灭吴后,陆机、陆云兄弟同至洛阳。既受到了礼遇,也受到了轻侮。鲁迅说《洛阳伽蓝记》常诋南人,可见鲁迅是把黄河南岸的洛阳人,当成了北人,而把长

  还有人把华北人等同于北人,把华南人等同于南人。而华北与华南的分界是以长江为界。

撰文:单之蔷 2008年第七期卷首语 中国大江大河多东西方向流淌,因此中国人好以南北说事。中国人的南北之争由来已久,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域界限究竟在哪里划分却不甚明了。   就自然地理而言,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划分,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即秦岭—淮河一线。但是说起人文的北方和南方来,譬如何谓北方人?南方人?就不是以这条线为界了。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说:北方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我理解这里的黄河和长江都是指中下游。如果考虑到上游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其实在一部分人心里,北方人就是指黄河以北的人,南方人就是指长江以南的人。还有一些人以长江为界,划分中国的南北方。《现代汉语词典》的专家算哪种划法?他们为何说北方不说黄河以北,说南方不说长江以南,而要加上黄河和长江流域呢?我猜想,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就是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一大片土地—也就是河南、安徽、山东、苏北算北方还是算南方?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那样说。   那样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且不说黄河出了三门峡,进入郑州一带,由于泥沙沉积,已成悬河,高于地表,两边已不可能再有支流进入,两岸高耸的堤坝就是分水岭,此时黄河已无流域可言。《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那句话,相当于说北方就是黄河以北,那么北方人就是黄河以北的人啦。   说南方人是长江流域及其长江以南的人,麻烦就更多了。麻烦出在淮河上。淮河在明代以前,尚能直流入海,自成流域,但明以后,由于修建洪泽湖,截住淮河,迫其入运河,再随运河入长江,淮河因此应属长江流域。因黄河在中下游是悬河,黄河以南的河流尽入淮河,河南人大部分在淮河流域,山东西部也在淮河流域,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说法,不仅大部分河南人成了南方人,而且一部分山东人也是南方人了。   河南人到底应该算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呢?我们看一下人文学者怎样说。   清末民初时知名人士陶成章这样说:“凡属长江以南,称曰南方;凡属黄河以北,称曰北方。南方之人智而巧,稍迷信,而多政治思想;北方之人直而愚,尚武力,而多神权迷信。”显然,他把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块地方略而不说,即河南人不南不北。   鲁迅写过《北人与南人》一文。从文中看,鲁迅心目中南北分界线是长江。如他说:“二陆入晋,北方人士在欢欣之中,分明带着轻薄,举证太烦,姑且不谈罢。容易看的是,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就常诋南人,并不视为同类。”   洛阳是晋的首都,二陆说的是东吴的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是吴郡华亭人(今上海人)。晋灭吴后,陆机、陆云兄弟同至洛阳。既受到了礼遇,也受到了轻侮。鲁迅说《洛阳伽蓝记》常诋南人,可见鲁迅是把黄河南岸的洛阳人,当成了北人,而把长  这种华北与华南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的观点与自然地理学者的华南、华北的划分大相径庭。

  自然地理学者眼中的华南是指南岭以南的福建、两广、台湾、海南地区。在自然地理学者的观念中,从自然的角度看,在华北与华南之间还有一个华中。

  地理学家罗开富先生1954年在其主持的 “中国自然区划”中,将中国划为7个区域: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蒙新、青藏、康滇。其中华北、华中、华南的划分是这样的: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是秦岭—淮河一线;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是南岭。

  地理学家黄秉维先生,1957年曾主持中国自然区划工作,在他起草的方案中将中国划为三大自然区、18个自然地区等。其中华北与华中区的分界线也是秦岭—淮河,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也是南岭。与罗先生的不同只不过是南岭山地被划到了华中区。

  著名的地理学家任美锷将中国划成8个区,但华北、华中、华南的分法与上述两位地理学家大体相同。

江以南的人当成南人。在鲁迅的眼中,河南人是北方人。   还有人干脆以行政区划来划分,比如今人赵无眠先生在《细说南北》一文中这样说:“习惯上,整个陕西、河南都划为北方,而不论是否秦岭以南;整个安徽、江苏也应该都划归南方,亦不论是否淮河以北。”这样说,也很难服人,陕西秦岭以南汉水流域的汉中、安康等地,河南南部的南阳盆地,若算作北方,确实有些牵强。   还有人以古时的疆界来划分南北。如把春秋战国的楚、吴、越三国的地盘称为南方,其他诸国为北方。春秋战国时的楚国势力很大,长江以北甚至淮河以北很多地方,都在楚国版图内,这看一下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就可明了。按此说,河南人又成了南方人。   清代大学者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卷九说:“汉人南人之分,以宋金疆域为断,江浙湖广江西三行省为南人,河南省唯江北淮南诸路为南人。”这是元代的分法,按这种分法河南人一半北人,一半南人。   1960年,中共中央成立中南局,陶铸任书记,下辖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五省区。这里似乎也把河南当成了南方。   还有人把华北人等同于北人,把华南人等同于南人。而华北与华南的分界是以长江为界。   这种华北与华南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的观点与自然地理学者的华南、华北的划分大相径庭。   自然地理学者眼中的华南是指南岭以南的福建、两广、台湾、海南地区。在自然地理学者的观念中,从自然的角度看,在华北与华南之间还有一个华中。   地理学家罗开富先生1954年在其主持的 “中国自然区划”中,将中国划为7个区域: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蒙新、青藏、康滇。其中华北、华中、华南的划分是这样的: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是秦岭—淮河一线;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是南岭。   地理学家黄秉维先生,1957年曾主持中国自然区划工作,在他起草的方案中将中国划为三大自然区、18个自然地区等。其中华北与华中区的分界线也是秦岭—淮河,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也是南岭。与罗先生的不同只不过是南岭山地被划到了华中区。   著名的地理学家任美锷将中国划成8个区,但华北、华中、华南的分法与上述两位地理学家大体相同。   这些地理学家的共同点是:都在华北与华南之间划出了一个华中区,还有就是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都是秦岭—淮河。   地理学家们一再强调这是自然分区,不是文化分区。也就是说地理学家很谨慎地说秦岭—淮河一线是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不是人文的南北分界线。   我们已经看到人文学者中的南北分界线标准很多,莫衷一是。无论是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还是大文豪鲁迅,他们的标准都不是人文界公认的标准。大家只是各说各的。   经过前面这样一番梳理,我个人倒是认为中国南方与北方的人文分界线既

  这些地理学家的共同点是:都在华北与华南之间划出了一个华中区,还有就是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都是秦岭—淮河。

  地理学家们一再强调这是自然分区,不是文化分区。也就是说地理学家很谨慎地说秦岭—淮河一线是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不是人文的南北分界线。

  我们已经看到人文学者中的南北分界线标准很多,莫衷一是。无论是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还是大文豪鲁迅,他们的标准都不是人文界公认的标准。大家只是各说各的。

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而应该是秦岭—淮河一线,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然和人文的南北分界线是重合的。   我不是地理决定论者,我不认为地理环境能够决定人们的思想和品质。而且文化区域与自然区域并不重合。   但是我觉得十分神奇的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限和人文地理界限的确是重合的。   譬如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扬州一带,在文化上大家公认是属于江南,但是如果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这一带就成了北方。但如果我们承认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线秦岭—淮河也是人文南北的界线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扬州在此线以南(确切地说,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苏北灌溉总渠),扬州自然就是南方啦。   河南的南阳盆地属于汉水流域,汉水又是长江的支流,南阳人的生活方式更接近于南方,从所谓的“南米北面”、“南船北马”看,南阳人确实是南方人;如按长江为南北之界,南阳人则成了北方人;若按秦岭—淮河线分,则南阳人是南方人。可见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分的的确不仅是自然,更是人文。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东部的南北分界线,自然和人文是重合的,都是秦岭—淮河一线,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把山东人说成是南方人的尴尬,又避免了把扬州人说成是北方人的错误,也还原了南阳人的真实生活。   由于淮河发源于河南南部边缘地带的桐柏山,以秦岭—淮河分南北,则河南大部分地区在北方。因此河南人是北方人,安徽和苏北人是南方人。

  经过前面这样一番梳理,我个人倒是认为中国南方与北方的人文分界线既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而应该是秦岭—淮河一线,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然和人文的南北分界线是重合的。

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而应该是秦岭—淮河一线,也就是说,中国的自然和人文的南北分界线是重合的。   我不是地理决定论者,我不认为地理环境能够决定人们的思想和品质。而且文化区域与自然区域并不重合。   但是我觉得十分神奇的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限和人文地理界限的确是重合的。   譬如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扬州一带,在文化上大家公认是属于江南,但是如果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这一带就成了北方。但如果我们承认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线秦岭—淮河也是人文南北的界线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扬州在此线以南(确切地说,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苏北灌溉总渠),扬州自然就是南方啦。   河南的南阳盆地属于汉水流域,汉水又是长江的支流,南阳人的生活方式更接近于南方,从所谓的“南米北面”、“南船北马”看,南阳人确实是南方人;如按长江为南北之界,南阳人则成了北方人;若按秦岭—淮河线分,则南阳人是南方人。可见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分的的确不仅是自然,更是人文。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东部的南北分界线,自然和人文是重合的,都是秦岭—淮河一线,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把山东人说成是南方人的尴尬,又避免了把扬州人说成是北方人的错误,也还原了南阳人的真实生活。   由于淮河发源于河南南部边缘地带的桐柏山,以秦岭—淮河分南北,则河南大部分地区在北方。因此河南人是北方人,安徽和苏北人是南方人。   我不是地理决定论者,我不认为地理环境能够决定人们的思想和品质。而且文化区域与自然区域并不重合。

  但是我觉得十分神奇的是,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限和人文地理界限的确是重合的。

  譬如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扬州一带,在文化上大家公认是属于江南,但是如果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这一带就成了北方。但如果我们承认中国南北的自然地理界线秦岭—淮河也是人文南北的界线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扬州在此线以南(确切地说,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苏北灌溉总渠),扬州自然就是南方啦。

撰文:单之蔷 2008年第七期卷首语 中国大江大河多东西方向流淌,因此中国人好以南北说事。中国人的南北之争由来已久,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域界限究竟在哪里划分却不甚明了。   就自然地理而言,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划分,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即秦岭—淮河一线。但是说起人文的北方和南方来,譬如何谓北方人?南方人?就不是以这条线为界了。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说:北方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我理解这里的黄河和长江都是指中下游。如果考虑到上游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其实在一部分人心里,北方人就是指黄河以北的人,南方人就是指长江以南的人。还有一些人以长江为界,划分中国的南北方。《现代汉语词典》的专家算哪种划法?他们为何说北方不说黄河以北,说南方不说长江以南,而要加上黄河和长江流域呢?我猜想,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就是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一大片土地—也就是河南、安徽、山东、苏北算北方还是算南方?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那样说。   那样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且不说黄河出了三门峡,进入郑州一带,由于泥沙沉积,已成悬河,高于地表,两边已不可能再有支流进入,两岸高耸的堤坝就是分水岭,此时黄河已无流域可言。《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那句话,相当于说北方就是黄河以北,那么北方人就是黄河以北的人啦。   说南方人是长江流域及其长江以南的人,麻烦就更多了。麻烦出在淮河上。淮河在明代以前,尚能直流入海,自成流域,但明以后,由于修建洪泽湖,截住淮河,迫其入运河,再随运河入长江,淮河因此应属长江流域。因黄河在中下游是悬河,黄河以南的河流尽入淮河,河南人大部分在淮河流域,山东西部也在淮河流域,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说法,不仅大部分河南人成了南方人,而且一部分山东人也是南方人了。   河南人到底应该算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呢?我们看一下人文学者怎样说。   清末民初时知名人士陶成章这样说:“凡属长江以南,称曰南方;凡属黄河以北,称曰北方。南方之人智而巧,稍迷信,而多政治思想;北方之人直而愚,尚武力,而多神权迷信。”显然,他把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块地方略而不说,即河南人不南不北。   鲁迅写过《北人与南人》一文。从文中看,鲁迅心目中南北分界线是长江。如他说:“二陆入晋,北方人士在欢欣之中,分明带着轻薄,举证太烦,姑且不谈罢。容易看的是,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就常诋南人,并不视为同类。”   洛阳是晋的首都,二陆说的是东吴的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是吴郡华亭人(今上海人)。晋灭吴后,陆机、陆云兄弟同至洛阳。既受到了礼遇,也受到了轻侮。鲁迅说《洛阳伽蓝记》常诋南人,可见鲁迅是把黄河南岸的洛阳人,当成了北人,而把长  河南的南阳盆地属于汉水流域,汉水又是长江的支流,南阳人的生活方式更接近于南方,从所谓的“南米北面”、“南船北马”看,南阳人确实是南方人;如按长江为南北之界,南阳人则成了北方人;若按秦岭—淮河线分,则南阳人是南方人。可见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分的的确不仅是自然,更是人文。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东部的南北分界线,自然和人文是重合的,都是秦岭—淮河一线,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把山东人说成是南方人的尴尬,又避免了把扬州人说成是北方人的错误,也还原了南阳人的真实生活。

江以南的人当成南人。在鲁迅的眼中,河南人是北方人。   还有人干脆以行政区划来划分,比如今人赵无眠先生在《细说南北》一文中这样说:“习惯上,整个陕西、河南都划为北方,而不论是否秦岭以南;整个安徽、江苏也应该都划归南方,亦不论是否淮河以北。”这样说,也很难服人,陕西秦岭以南汉水流域的汉中、安康等地,河南南部的南阳盆地,若算作北方,确实有些牵强。   还有人以古时的疆界来划分南北。如把春秋战国的楚、吴、越三国的地盘称为南方,其他诸国为北方。春秋战国时的楚国势力很大,长江以北甚至淮河以北很多地方,都在楚国版图内,这看一下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就可明了。按此说,河南人又成了南方人。   清代大学者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卷九说:“汉人南人之分,以宋金疆域为断,江浙湖广江西三行省为南人,河南省唯江北淮南诸路为南人。”这是元代的分法,按这种分法河南人一半北人,一半南人。   1960年,中共中央成立中南局,陶铸任书记,下辖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五省区。这里似乎也把河南当成了南方。   还有人把华北人等同于北人,把华南人等同于南人。而华北与华南的分界是以长江为界。   这种华北与华南以长江为界划分南北的观点与自然地理学者的华南、华北的划分大相径庭。   自然地理学者眼中的华南是指南岭以南的福建、两广、台湾、海南地区。在自然地理学者的观念中,从自然的角度看,在华北与华南之间还有一个华中。   地理学家罗开富先生1954年在其主持的 “中国自然区划”中,将中国划为7个区域: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蒙新、青藏、康滇。其中华北、华中、华南的划分是这样的: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是秦岭—淮河一线;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是南岭。   地理学家黄秉维先生,1957年曾主持中国自然区划工作,在他起草的方案中将中国划为三大自然区、18个自然地区等。其中华北与华中区的分界线也是秦岭—淮河,华中与华南的分界线也是南岭。与罗先生的不同只不过是南岭山地被划到了华中区。   著名的地理学家任美锷将中国划成8个区,但华北、华中、华南的分法与上述两位地理学家大体相同。   这些地理学家的共同点是:都在华北与华南之间划出了一个华中区,还有就是华北与华中的分界线都是秦岭—淮河。   地理学家们一再强调这是自然分区,不是文化分区。也就是说地理学家很谨慎地说秦岭—淮河一线是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不是人文的南北分界线。   我们已经看到人文学者中的南北分界线标准很多,莫衷一是。无论是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还是大文豪鲁迅,他们的标准都不是人文界公认的标准。大家只是各说各的。   经过前面这样一番梳理,我个人倒是认为中国南方与北方的人文分界线既

  由于淮河发源于河南南部边缘地带的桐柏山,以秦岭—淮河分南北,则河南大部分地区在北方。因此河南人是北方人,安徽和苏北人是南方人。

 

撰文:单之蔷 2008年第七期卷首语 中国大江大河多东西方向流淌,因此中国人好以南北说事。中国人的南北之争由来已久,但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地域界限究竟在哪里划分却不甚明了。   就自然地理而言,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划分,有一条明确的界限,即秦岭—淮河一线。但是说起人文的北方和南方来,譬如何谓北方人?南方人?就不是以这条线为界了。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说:北方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我理解这里的黄河和长江都是指中下游。如果考虑到上游这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其实在一部分人心里,北方人就是指黄河以北的人,南方人就是指长江以南的人。还有一些人以长江为界,划分中国的南北方。《现代汉语词典》的专家算哪种划法?他们为何说北方不说黄河以北,说南方不说长江以南,而要加上黄河和长江流域呢?我猜想,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困难:就是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一大片土地—也就是河南、安徽、山东、苏北算北方还是算南方?他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那样说。   那样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且不说黄河出了三门峡,进入郑州一带,由于泥沙沉积,已成悬河,高于地表,两边已不可能再有支流进入,两岸高耸的堤坝就是分水岭,此时黄河已无流域可言。《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那句话,相当于说北方就是黄河以北,那么北方人就是黄河以北的人啦。   说南方人是长江流域及其长江以南的人,麻烦就更多了。麻烦出在淮河上。淮河在明代以前,尚能直流入海,自成流域,但明以后,由于修建洪泽湖,截住淮河,迫其入运河,再随运河入长江,淮河因此应属长江流域。因黄河在中下游是悬河,黄河以南的河流尽入淮河,河南人大部分在淮河流域,山东西部也在淮河流域,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说法,不仅大部分河南人成了南方人,而且一部分山东人也是南方人了。   河南人到底应该算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呢?我们看一下人文学者怎样说。   清末民初时知名人士陶成章这样说:“凡属长江以南,称曰南方;凡属黄河以北,称曰北方。南方之人智而巧,稍迷信,而多政治思想;北方之人直而愚,尚武力,而多神权迷信。”显然,他把黄河与长江之间的这块地方略而不说,即河南人不南不北。   鲁迅写过《北人与南人》一文。从文中看,鲁迅心目中南北分界线是长江。如他说:“二陆入晋,北方人士在欢欣之中,分明带着轻薄,举证太烦,姑且不谈罢。容易看的是,羊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就常诋南人,并不视为同类。”   洛阳是晋的首都,二陆说的是东吴的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是吴郡华亭人(今上海人)。晋灭吴后,陆机、陆云兄弟同至洛阳。既受到了礼遇,也受到了轻侮。鲁迅说《洛阳伽蓝记》常诋南人,可见鲁迅是把黄河南岸的洛阳人,当成了北人,而把长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