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2007-10-28 13: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6日 我们打通了可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更多信息请访问: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背景资料:

10月26日领队日志:我们打通了可可西里南北通道 10月26日晚9点30分,我们的营地刚刚建设完毕,此时外面的风非常大。今天我们总行程120公里,成功地穿越了可可西里山。 早上出发前,乌尼莫克大车为陆虎小车加载柴油(摄影张书清) 由南向北,我们从长江源头沱沱河北行,经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到达新青峰脚下。穿越可可西里山时,我们的小车队在前遇到了成群的野牦牛,其中有两头试图向我们的小车发起进攻,好在我们的小车成功地躲开了。之后我们一路上行,沿李炳元老师给我们标注的GPS点穿越可可西里山。在翻越最后一道山口的时候,路途非常艰难,小车分别去探路,最终我们选择了不绕行,而是直接向主垭口前的山脊发起冲锋。 路陡加之雪大,我们的卡车在一个坎上冲了好几次才冲了上去,为了防止卡车轮胎打滑,我们把带的棉被都铺在了山坡上。费尽周折成功到达了可可西里山的北坡,看到了壮阔的马兰山和雄伟的新青峰。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几乎是连成一体的,十分壮观!大家拍照留影后按照昨晚计划的路线向可可西里湖前进。 可可西里山北坡的寒冻风化地貌(摄影张书清) 地表散落的经崩解、剥离、寒冻等物理风化作用形成的岩石碎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北坡寒冻风化形成的片状岩石结构(摄影张书清)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可可西里湖地势比较平缓,我们从湖的西端绕道经过之后开始穿越马兰山继续向新青峰进发。在穿越马兰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基本上没什么人走过的山谷,这个山谷并不完全贯穿马兰山,在后半段我们爬了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山坡之后才到达垭口。这时已是傍晚,在6点半到7点之间,正是日落的时候,我们停

新青峰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可可西里山

在山上,新青峰就在我们面前,蔚为壮观,令人震撼!我们决定在这里拍落日,既然扎营的时间已经晚了,就多留一些时间来拍摄,在晚上7点钟之后我们才开始下山。下山的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河谷,而且雪很大,平均雪深在15至20公分。我们最终在晚上8点多钟到达了新青峰的脚下,找了一个雪相对少的地方建设我们的营地。今晚的风格外得大,气温也非常低。 从南向北望,马兰山和新青峰连成一片(摄影张书清) 我们英勇无畏的陆虎卫士小车队 今天我们一路过了很多的大河,只有一辆大车不慎落入河中,且恰好是那辆带绞盘的卡车,但我们还是挺顺利地把它拉了出来。近三天来,我们一路北行,纬度上升,气温降低,海拔也基本在3900米以上,这边的河道已经都冻上了,对我们的行车非常有利。但今天的这段路程,我们认为是考察队进入四大无人区以来最为艰险的路程,而且应该是由我们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对这条路的穿越,也为以后可可西里地区南北向的穿越打通了一条通道,全体队员都非常地高兴。因为今天第一个到达可可西里山垭口的是我们队员中的孙喜丰先生,所以李炳元老师很高兴地说,可以把这个山口命名为“喜丰口”。 救援不慎掉入冰河的奔驰大车(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辆依次爬上马兰山垭口 傍晚落日时分,从马兰山垭口处看新青峰(摄影张书清) 考察车队向新青峰脚下挺进,今夜我们将在那里入眠 今晚我们吃面条,此时李伟杰正在炸酱,厨师次巴在为我们煮面条。帐篷外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由于风大,刚才我们的厨房帐篷都险些被刮塌了,我们赶快调来了一辆奔驰卡车挡风,并拉上了很多的绳子。明天我们要进入阿尔金山无人区,还要趁早出发,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10月27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行程地图 10.26(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背景资料: 新青峰 新青峰又名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的最高峰,位于昆仑山中阿尔格山东端与博卡雷克塔山西头交接处,在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县境内,为新疆、青海的界山,地处东经90.9度,北纬36.0度。布喀达坂峰,维吾尔族语意为“野牛岭”,山峰四周分布着数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峰, 布喀达坂峰高耸于群峰之上,与东面的一 座667l米高峰遥相对峙,雪原绵延,气势磅礴。 可可西里山 可可西里山位于西藏东北部及青海西南部。又称可可稀立山,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为昆仑山脉南支,东延接巴颜喀拉山,东西走向。长500千米,平均海拔6000米。主峰岗扎日,海拔6305米,是长江北源楚玛尔河河源地。冰川只分布在岗扎日峰地区,东、西两侧海拔较低,青藏公路经过此山的东段。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