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2007-10-25 15: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

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行程地图 10.24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10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月24领队日志

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行程地图 10.24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行程地图 10.24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10月24日领队日志 10月24日晚7点20分,今晚的营地已经建设完毕。按计划,今天我们原本是要留在上一个营地的。主要因为昨天我们跟大车失去联系,寻找大车队,直到今日凌晨1点半钟才到达营地,想让大家上午多休息休息。另外我们所有的车辆都需要检修,今天上午首先是一辆陆虎车的离合器有些问题,通过检修发现是因为缺油,在出来的时候检修的不是很好,补了点儿油就好了。其他车底盘传动轴的螺丝都有些松动,在高原上跑这种路况还是有些小问题,我们及时发现都做了相应的处理。到中午12点半左右,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已完成,确定下午继续出发。在下午两点钟,我们整装离开了昨夜的营地继续向西北方向的乌兰乌拉湖前进。这条路线是我们从可可西里的南部(长江源地区)向可可西里的核心地带(可可西里湖、新青峰一带)前进的最短路线,这条路线无论是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还是以前的科考、测绘,都是没有完全走过的,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此次四大无人区科考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也就是从沱沱河通向可可西里湖的这样一段路,路并不很长,约200公里,其间我们将要途径乌兰乌拉湖、西金乌兰湖,并翻越可可西里山,我们计划用时二至三天完成这段无人区的穿越。今天下午,从两点钟出发到晚上6点钟扎营,我们行驶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行程地图 10.24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行程地图 10.24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4日 我们即将穿越可…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行程地图 10.24

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行程地图 10.24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伟杰来料理,估计香喷喷的炸酱面就快上桌了!昨天因为到营地太晚所以所有的文件都没有整理发送,今天我们都会补上,谢谢各位! 以上日志整理自领队张书清10月24日夜通过卫星传输系统发来的录音,录音中频繁出现帐篷外狂风呼啸的声音干扰话音,导致部分文字与原述可能出现偏差,敬请谅解! 中国国家地理会员俱乐部 李炳元教授在十万分之一地图上标注线路和GPS点 考察队员们在队旗上签名 考察队小车队正通过冰河 队中的一辆陆虎卫士90正通过冰河 准备拖拽陷入冰河的乌尼莫克 考察队员在工作帐内一起观看今日拍摄的图片 行程地图 10.24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了50公里,总体上路况还可以,主要是在河谷中前进,部分地区我们翻越了海拔5100米的山丘。今晚的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的河湾处,海拔4860米,这已是我们近来扎营的一个海拔最低的地点了。前天晚上,也就是22日晚,我们在各拉丹冬脚下海拔5150米处扎的营,那应该是我们考察行程中宿营海拔最高的地点了。下午一路上都比较顺利,大车队在前面领路,大车队队长王勇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负责带路。整个路线是由我们的李炳元老师在地图上标明了非常精准的GPS点,我们基本上按山势前进,最后在我们行驶了近50公里就快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们的两辆大车同时陷到了一条河沟里,幸好我们另外一辆奔驰大车是带有绞盘的,顺利把两辆大车分别拉了出来。现在我们下到4800多米,各位队员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尤其是前几天一直身体不适的岳富胜先生也恢复了。昨天所有队员都徒步到各拉丹冬,在那里签字、合影留念。今天中午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拿出了我们这次考察队的队旗,大家每个人在上面签字,最后把这面珍贵的队旗送给了我们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同志,由他来负责保存。我们每个队员都会有这样的一面队旗,最后大家在上面签字,以作收藏。今天的晚餐是老北京的炸酱面,由我们新上任的厨师助理李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