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2日 露宿“各拉丹东”…  

2007-10-23 11: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2日 领队日志 :露宿“各拉丹东”脚下挑战寒冷 今天是10月22日,我们今天早上离开色务乡,色务乡是我们穿越羌塘无人区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乡政府单位,在那里我们第一次有房子住,2间房子,虽然很多人还是打地铺。离开色务乡之后,我们在寻找一条进入各拉丹东、也就是到长江源头的路线,传统上从色务乡可以有一条向东南方向去安多的砂石公路,但是我们放弃了这条路,我们决定直接向各拉丹东姜根迪如前进,在向当地老百姓打听之后,告诉我们有一条小路但可能会被大雪封山,我们最终还是决定走这条小路,先由老乡给我们带路,到了通向这条小路的岔路口之后我们就进山了,一路翻山越岭,路非常崎岖,前半程还有车辙印,但后半程就基本没有车辙印了,但我们在GPS导航和李老师的地形图以及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的引导下,终于到达了各拉丹东脚下。 各拉丹东脚下道路非常难走,到处都是湿地的那种塔头,我们本来计划要到各拉丹东的一户牧民家住宿,但由于天色已晚,最后是由我来决定在山脚下一块较为平坦的地上扎营。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各拉丹东整个都被云雾笼罩着,我们扎营时还下了一点小雪,风很大,我们的帐篷险些被狂风吹跑,现在帐篷四周都用石头压着,然后还把车开到了帐篷旁边,将帐篷的固定绳栓在车上。今天的温度也可能是我们出来以来最低的,现在的室外气温大约接近零下20度。我们今天到达营地之后首先将四部小车的油箱加满,因为决定明早9点四部小车向姜根迪如冰川前进,大车留在这里收拾营地,之后他们将向沱沱河的下游转移40-50公里,建立新的营地。今天的营地是我们的7号营地,海拔在5100米左右,今天行车里程大约75公里,从早上10点多到晚上7点半,我们才走完这段艰难的路程。 我们队伍中很多人都到过长江源头姜根迪如,比如我们的队医寒梅寒大夫,比
 

10月22如可可西里管理局格来,我们的助理李伟杰还有我自己都不止一次的来过。但我们每次都是从青藏公路的燕石坪进入,从东边进入对于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从西边进入还是非常非常少的,而从这里直接到达姜根迪如就更少了。据我们所知,当年只有著名作家马丽华曾经陪同那曲地委书记从双湖出发穿越羌塘到达各拉丹东脚下最后上到了青藏公路,这条路鲜有人走。我们这样一只庞大的考察队可能是继马丽华他们之后这么多年来,少有的一次成功地完成这条路的穿越。 我们队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表现非常优秀,一路上作为人民公安,本身他的职责是在保护区范围内按照保护区法对我们进行监管、指引道路,但一路上他苦活累活都帮我们,做饭装车都抢着干,非常辛苦,而且吃饭睡觉好一点的都让给别人。我们的厨师次巴也是最优秀的厨师,无论海拔多高,一路颠簸之后到了目的地都会为我们烧好开水,做出丰盛的晚餐,每天早上还要早起做好早餐并准备好午餐。还有我的助理李伟杰更是野外经验丰富,一路上除了协助整个团队管理,还摄像记录团队的行程资料,另外还拍一些图片。其他的队员都是非常优秀。另外还要一提我们的寒梅寒大夫,她是格尔木人民医院的资深医生,多年来一直陪同各种考察队在高原工作,高原经验非常丰富。我们的队员岳富胜在进入无人区后身体一直不是非常适应,但他以个人坚强的意志坚持着。寒大夫一直白天同车照看他,晚上还为他送药、给各个不舒服的队员分药、打针,半夜还要起来照看有没有队员感冒发烧,不辞辛苦。 再来说说其他几位队员,白天要驾车,还要拍摄、做记录,也都很辛苦。孙喜丰和云少杰他们主要的任务是拍摄野生动物,相机一直是装着增倍镜的长镜头。因为我们有严格规定不许追逐野生动物,所以他们经常要悄悄接近野生动物用长镜头来拍摄。每天晚上我们传送到北京的图片和资料都是由叶彬先生处理的 领队日志 :露宿“各拉丹东”脚下挑战寒冷

 

    今天是10月22日,我们今天早上离开色务乡,色务乡是我们穿越羌塘无人区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乡政府单位,在那里我们第一次有房子住,2间房子,虽然很多人还是打地铺。离开色务乡之后,我们在寻找一条进入各拉丹东、也就是到长江源头的路线,传统上从色务乡可以有一条向东南方向去安多的砂石公路,但是我们放弃了这条路,我们决定直接向各拉丹东姜根迪如前进,在向当地老百姓打听之后,告诉我们有一条小路但可能会被大雪封山,我们最终还是决定走这条小路,先由老乡给我们带路,到了通向这条小路的岔路口之后我们就进山了,一路翻山越岭,路非常崎岖,前半程还有车辙印,但后半程就基本没有车辙印了,但我们在GPS导航和李老师的地形图以及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的引导下,终于到达了各拉丹东脚下。

    各拉丹东脚下道路非常难走,到处都是湿地的那种塔头,我们本来计划要到各拉丹东的一户牧民家住宿,但由于天色已晚,最后是由我来决定在山脚下一块较为平坦的地上扎营。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各拉丹东整个都被云雾笼罩着,我们扎营时还下了一点小雪,风很大,我们的帐篷险些被狂风吹跑,现在帐篷四周都用石头压着,然后还把车开到了帐篷旁边,将帐篷的固定绳栓在车上。今天的温度也可能是我们出来以来最低的,现在的室外气温大约接近零下20度。我们今天到达营地之后首先将四部小车的油箱加满,因为决定明早9点四部小车向姜根迪如冰川前进,大车留在这里收拾营地,之后他们将向沱沱河的下游转移40-50公里,建立新的营地。今天的营地是我们的7号营地,海拔在5100米左右,今天行车里程大约75公里,从早上10点多到晚上7点半,我们才走完这段艰难的路程。

    我们队伍中很多人都到过长江源头姜根迪如,比如我们的队医寒梅寒大夫,比如可可西里管理局格来,我们的助理李伟杰还有我自己都不止一次的来过。但我们每次都是从青藏公路的燕石坪进入,从东边进入对于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从西边进入还是非常非常少的,而从这里直接到达姜根迪如就更少了。据我们所知,当年只有著名作家马丽华曾经陪同那曲地委书记从双湖出发穿越羌塘到达各拉丹东脚下最后上到了青藏公路,这条路鲜有人走。我们这样一只庞大的考察队可能是继马丽华他们之后这么多年来,少有的一次成功地完成这条路的穿越。

    我们队里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表现非常优秀,一路上作为人民公安,本身他的职责是在保护区范围内按照保护区法对我们进行监管、指引道路,但一路上他苦活累活都帮我们,做饭装车都抢着干,非常辛苦,而且吃饭睡觉好一点的都让给别人。我们的厨师次巴也是最优秀的厨师,无论海拔多高,一路颠簸之后到了目的地都会为我们烧好开水,做出丰盛的晚餐,每天早上还要早起做好早餐并准备好午餐。还有我的助理李伟杰更是野外经验丰富,一路上除了协助整个团队管理,还摄像记录团队的行程资料,另外还拍一些图片。其他的队员都是非常优秀。另外还要一提我们的寒梅寒大夫,她是格尔木人民医院的资深医生,多年来一直陪同各种考察队在高原工作,高原经验非常丰富。我们的队员岳富胜在进入无人区后身体一直不是非常适应,但他以个人坚强的意志坚持着。寒大夫一直白天同车照看他,晚上还为他送药、给各个不舒服的队员分药、打针,半夜还要起来照看有没有队员感冒发烧,不辞辛苦。

,需要把大格式的图片修改并同录音打包通过卫星设备传送,需要很长时间,经常是冻得直留鼻涕,还是每天坚持工作,将资料发布出去让大家了解我们的情况。队里的最有威望的是高志新先生,能让大家开心并能协调大家关系的核心任务,性格开朗,经常爽朗的大笑,在前几天身体不适还经常逗别人开心,这几天精神越发得好,每每在路上用对讲机调剂整个队伍的气氛,让我们一路愉快地前进。另外我们的老专家李炳元教授,68岁高龄一直精神抖擞,一路上为我们查看地形图指引路线、进行GPS导航,为大家讲解地形地貌知识,大家都非常敬重他,感谢李炳元教授。 注:塔头是由于草木死亡后腐烂,腐烂后再生长,又腐烂,又生长后经年累月形成的,是湿地景观的代名词,也是展现原有生态环境的标志景观。 以上资料由领队张书清用卫星传输系统发回的录音资料整理. 考察队10月22日行程地图: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再来说说其他几位队员,白天要驾车,还要拍摄、做记录,也都很辛苦。孙喜丰和云少杰他们主要的任务是拍摄野生动物,相机一直是装着增倍镜的长镜头。因为我们有严格规定不许追逐野生动物,所以他们经常要悄悄接近野生动物用长镜头来拍摄。每天晚上我们传送到北京的图片和资料都是由叶彬先生处理的,需要把大格式的图片修改并同录音打包通过卫星设备传送,需要很长时间,经常是冻得直留鼻涕,还是每天坚持工作,将资料发布出去让大家了解我们的情况。队里的最有威望的是高志新先生,能让大家开心并能协调大家关系的核心任务,性格开朗,经常爽朗的大笑,在前几天身体不适还经常逗别人开心,这几天精神越发得好,每每在路上用对讲机调剂整个队伍的气氛,让我们一路愉快地前进。另外我们的老专家李炳元教授,68岁高龄一直精神抖擞,一路上为我们查看地形图指引路线、进行GPS导航,为大家讲解地形地貌知识,大家都非常敬重他,感谢李炳元教授。

     注:塔头是由于草木死亡后腐烂,腐烂后再生长,又腐烂,又生长后经年累月形成的,是湿地景观的代名词,也是展现原有生态环境的标志景观。

 

,需要把大格式的图片修改并同录音打包通过卫星设备传送,需要很长时间,经常是冻得直留鼻涕,还是每天坚持工作,将资料发布出去让大家了解我们的情况。队里的最有威望的是高志新先生,能让大家开心并能协调大家关系的核心任务,性格开朗,经常爽朗的大笑,在前几天身体不适还经常逗别人开心,这几天精神越发得好,每每在路上用对讲机调剂整个队伍的气氛,让我们一路愉快地前进。另外我们的老专家李炳元教授,68岁高龄一直精神抖擞,一路上为我们查看地形图指引路线、进行GPS导航,为大家讲解地形地貌知识,大家都非常敬重他,感谢李炳元教授。 注:塔头是由于草木死亡后腐烂,腐烂后再生长,又腐烂,又生长后经年累月形成的,是湿地景观的代名词,也是展现原有生态环境的标志景观。 以上资料由领队张书清用卫星传输系统发回的录音资料整理. 考察队10月22日行程地图: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以上资料由领队张书清用卫星传输系统发回的录音资料整理.

 

 

10月22日 领队日志 :露宿“各拉丹东”脚下挑战寒冷 今天是10月22日,我们今天早上离开色务乡,色务乡是我们穿越羌塘无人区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乡政府单位,在那里我们第一次有房子住,2间房子,虽然很多人还是打地铺。离开色务乡之后,我们在寻找一条进入各拉丹东、也就是到长江源头的路线,传统上从色务乡可以有一条向东南方向去安多的砂石公路,但是我们放弃了这条路,我们决定直接向各拉丹东姜根迪如前进,在向当地老百姓打听之后,告诉我们有一条小路但可能会被大雪封山,我们最终还是决定走这条小路,先由老乡给我们带路,到了通向这条小路的岔路口之后我们就进山了,一路翻山越岭,路非常崎岖,前半程还有车辙印,但后半程就基本没有车辙印了,但我们在GPS导航和李老师的地形图以及可可西里管理局的格来的引导下,终于到达了各拉丹东脚下。 各拉丹东脚下道路非常难走,到处都是湿地的那种塔头,我们本来计划要到各拉丹东的一户牧民家住宿,但由于天色已晚,最后是由我来决定在山脚下一块较为平坦的地上扎营。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各拉丹东整个都被云雾笼罩着,我们扎营时还下了一点小雪,风很大,我们的帐篷险些被狂风吹跑,现在帐篷四周都用石头压着,然后还把车开到了帐篷旁边,将帐篷的固定绳栓在车上。今天的温度也可能是我们出来以来最低的,现在的室外气温大约接近零下20度。我们今天到达营地之后首先将四部小车的油箱加满,因为决定明早9点四部小车向姜根迪如冰川前进,大车留在这里收拾营地,之后他们将向沱沱河的下游转移40-50公里,建立新的营地。今天的营地是我们的7号营地,海拔在5100米左右,今天行车里程大约75公里,从早上10点多到晚上7点半,我们才走完这段艰难的路程。 我们队伍中很多人都到过长江源头姜根迪如,比如我们的队医寒梅寒大夫,比

 穿越四大无人区:10月22日 露宿“各拉丹东”…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考察队10月22日行程地图:蓝色标明

 

 

,需要把大格式的图片修改并同录音打包通过卫星设备传送,需要很长时间,经常是冻得直留鼻涕,还是每天坚持工作,将资料发布出去让大家了解我们的情况。队里的最有威望的是高志新先生,能让大家开心并能协调大家关系的核心任务,性格开朗,经常爽朗的大笑,在前几天身体不适还经常逗别人开心,这几天精神越发得好,每每在路上用对讲机调剂整个队伍的气氛,让我们一路愉快地前进。另外我们的老专家李炳元教授,68岁高龄一直精神抖擞,一路上为我们查看地形图指引路线、进行GPS导航,为大家讲解地形地貌知识,大家都非常敬重他,感谢李炳元教授。 注:塔头是由于草木死亡后腐烂,腐烂后再生长,又腐烂,又生长后经年累月形成的,是湿地景观的代名词,也是展现原有生态环境的标志景观。 以上资料由领队张书清用卫星传输系统发回的录音资料整理. 考察队10月22日行程地图:蓝色标明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更多信息请访问: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四大无人区科考”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