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9期内容预告  

2006-08-24 10:15:00|  分类: 下期精彩内容预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9期内容预告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

镜头中的地理:

飞越慕士塔格

摄影/岱天荣

当代摄影大师尚·杜杰德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摄影并非世界历史的一件意外,而是其片刻的化身,它选择了光线来为它发出声音。”透过摄影师岱天荣的镜头,我们不但能倾听慕士塔格的湖泊、河流发出的声音,而且能触摸到雪峰、冰川的肌肤和骨骼。作为“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山以其海拔 7509米的伟岸身躯傲然屹立在帕米尔高原。一个世纪以来,曾有许多探险者慕名而来,企图探求它的奥秘:1892年,英国皇家学会的康韦等人曾招摇而来;1894年,瑞典人斯文赫定也率领探险队来到慕土塔格山下,他们曾经四次试图登上慕士塔格顶峰,但都未能如愿。“我们用20分钟就在慕士塔格走了个来回,”军旅出身的岱天荣快人快语,“从空中看它,真是激动人心。”

首都大搬家

撰文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

18世纪末到今天的200多年里,全世界有1/3的国家相继迁过首都,这些现象的背后隐藏着近现代首都在发展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本文作者掌握着丰富翔实的资料,把近现代涌现出的迁都现象作了巡礼式的介绍,其中既有正史又有逸事,阅读中我们会有窥探一国家务事的感觉。本来嘛,给首都搬家就是一件棘手的家务事。

视点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1:为国家“点穴”——谈首都位置的选择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

撰文/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李贵才

视点2:我国首都自古多变迁  

撰文/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王恩涌

隐居在悬崖中的“神秘矮人”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9期内容预告 镜头中的地理: 飞越慕士塔格 摄影岱天荣 当代摄影大师尚·杜杰德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摄影并非世界历史的一件意外,而是其片刻的化身,它选择了光线来为它发出声音。”透过摄影师岱天荣的镜头,我们不但能倾听慕士塔格的湖泊、河流发出的声音,而且能触摸到雪峰、冰川的肌肤和骨骼。作为“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山以其海拔 7509米的伟岸身躯傲然屹立在帕米尔高原。一个世纪以来,曾有许多探险者慕名而来,企图探求它的奥秘:1892年,英国皇家学会的康韦等人曾招摇而来;1894年,瑞典人斯文赫定也率领探险队来到慕土塔格山下,他们曾经四次试图登上慕士塔格顶峰,但都未能如愿。“我们用20分钟就在慕士塔格走了个来回,”军旅出身的岱天荣快人快语,“从空中看它,真是激动人心。” 首都大搬家 撰文刘 伉 从18世纪末到今天的200多年里,全世界有13的国家相继迁过首都,这些现象的背后隐藏着近现代首都在发展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本文作者掌握着丰富翔实的资料,把近现代涌现出的迁都现象作了巡礼式的介绍,其中既有正史又有逸事,阅读中我们会有窥探一国家务事的感觉。本来嘛,给首都搬家就是一件棘手的家务事。 视点1:为国家“点穴”——谈首都位置的选择 撰文李贵才 视点2:我国首都自古多变迁 撰文王恩涌 隐居在悬崖中的“神秘矮人” 撰文刘文豹 摄影马宏杰 等

撰文/刘文豹     摄影/马宏杰 等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  虹  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  晓  摄影/林  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9期内容预告 镜头中的地理: 飞越慕士塔格 摄影岱天荣 当代摄影大师尚·杜杰德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摄影并非世界历史的一件意外,而是其片刻的化身,它选择了光线来为它发出声音。”透过摄影师岱天荣的镜头,我们不但能倾听慕士塔格的湖泊、河流发出的声音,而且能触摸到雪峰、冰川的肌肤和骨骼。作为“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山以其海拔 7509米的伟岸身躯傲然屹立在帕米尔高原。一个世纪以来,曾有许多探险者慕名而来,企图探求它的奥秘:1892年,英国皇家学会的康韦等人曾招摇而来;1894年,瑞典人斯文赫定也率领探险队来到慕土塔格山下,他们曾经四次试图登上慕士塔格顶峰,但都未能如愿。“我们用20分钟就在慕士塔格走了个来回,”军旅出身的岱天荣快人快语,“从空中看它,真是激动人心。” 首都大搬家 撰文刘 伉 从18世纪末到今天的200多年里,全世界有13的国家相继迁过首都,这些现象的背后隐藏着近现代首都在发展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本文作者掌握着丰富翔实的资料,把近现代涌现出的迁都现象作了巡礼式的介绍,其中既有正史又有逸事,阅读中我们会有窥探一国家务事的感觉。本来嘛,给首都搬家就是一件棘手的家务事。 视点1:为国家“点穴”——谈首都位置的选择 撰文李贵才 视点2:我国首都自古多变迁 撰文王恩涌 隐居在悬崖中的“神秘矮人” 撰文刘文豹 摄影马宏杰 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  徐春昕

这座城堡笼罩在英国皇家的尊贵和政治斗争的险恶之下。在英国本土,人们对它的兴趣集中在它的血腥故事上,皇族内部的斗争以及英国历史上几件重大的政治事件都与这里有关,故事的惊心动魄足以弥补城堡在建筑特色上的平淡。如今,皇家使用的珍宝也放在这里展出,给安静的城堡平添了熠熠光辉。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9期内容预告 镜头中的地理: 飞越慕士塔格 摄影岱天荣 当代摄影大师尚·杜杰德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摄影并非世界历史的一件意外,而是其片刻的化身,它选择了光线来为它发出声音。”透过摄影师岱天荣的镜头,我们不但能倾听慕士塔格的湖泊、河流发出的声音,而且能触摸到雪峰、冰川的肌肤和骨骼。作为“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山以其海拔 7509米的伟岸身躯傲然屹立在帕米尔高原。一个世纪以来,曾有许多探险者慕名而来,企图探求它的奥秘:1892年,英国皇家学会的康韦等人曾招摇而来;1894年,瑞典人斯文赫定也率领探险队来到慕土塔格山下,他们曾经四次试图登上慕士塔格顶峰,但都未能如愿。“我们用20分钟就在慕士塔格走了个来回,”军旅出身的岱天荣快人快语,“从空中看它,真是激动人心。” 首都大搬家 撰文刘 伉 从18世纪末到今天的200多年里,全世界有13的国家相继迁过首都,这些现象的背后隐藏着近现代首都在发展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本文作者掌握着丰富翔实的资料,把近现代涌现出的迁都现象作了巡礼式的介绍,其中既有正史又有逸事,阅读中我们会有窥探一国家务事的感觉。本来嘛,给首都搬家就是一件棘手的家务事。 视点1:为国家“点穴”——谈首都位置的选择 撰文李贵才 视点2:我国首都自古多变迁 撰文王恩涌 隐居在悬崖中的“神秘矮人” 撰文刘文豹 摄影马宏杰 等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9期内容预告 镜头中的地理: 飞越慕士塔格 摄影岱天荣 当代摄影大师尚·杜杰德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摄影并非世界历史的一件意外,而是其片刻的化身,它选择了光线来为它发出声音。”透过摄影师岱天荣的镜头,我们不但能倾听慕士塔格的湖泊、河流发出的声音,而且能触摸到雪峰、冰川的肌肤和骨骼。作为“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山以其海拔 7509米的伟岸身躯傲然屹立在帕米尔高原。一个世纪以来,曾有许多探险者慕名而来,企图探求它的奥秘:1892年,英国皇家学会的康韦等人曾招摇而来;1894年,瑞典人斯文赫定也率领探险队来到慕土塔格山下,他们曾经四次试图登上慕士塔格顶峰,但都未能如愿。“我们用20分钟就在慕士塔格走了个来回,”军旅出身的岱天荣快人快语,“从空中看它,真是激动人心。” 首都大搬家 撰文刘 伉 从18世纪末到今天的200多年里,全世界有13的国家相继迁过首都,这些现象的背后隐藏着近现代首都在发展中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本文作者掌握着丰富翔实的资料,把近现代涌现出的迁都现象作了巡礼式的介绍,其中既有正史又有逸事,阅读中我们会有窥探一国家务事的感觉。本来嘛,给首都搬家就是一件棘手的家务事。 视点1:为国家“点穴”——谈首都位置的选择 撰文李贵才 视点2:我国首都自古多变迁 撰文王恩涌 隐居在悬崖中的“神秘矮人” 撰文刘文豹 摄影马宏杰 等

海河三角洲上的古老捕鱼工具 有塞外迷宫之称的北京市延庆县境内的古崖居就像古徽州的花山谜窟一样,这些人工开凿的洞窟仿佛历史的“弃婴”,没有人说得清它们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开凿的。更让人困惑的是,经过实地考察,住在里面的居民有可能是平均身高不过1.5米的“矮人族”。 远去的佤山 撰文高虹摄影李贵云 等 在云南省西南部阿佤山区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孕育了独具特色的佤族地域文化。伴随着现代文明的进入,即使在翁丁这个“最后的村寨”里,他们保持了千百年的生活习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穿越险阻的史诗: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 撰文范晓摄影林强等 大渡河上游从巴颜喀拉山奔腾而下,汇纳连绵高峰的冰雪融水,在东横断山冲夺跌宕,画出一道大气磅礴的峡谷轨迹。当它从乌斯河流至金口河时,完成了走出横断山的最后一跨。在这里,击石裂岸的水浪与层岩叠嶂的山崖,交织出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雄奇画卷。 夹金山:传奇与浪漫开始的地方 撰文李玮崟 高富华等 摄影吴久灵等 夹金山,早因70年前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而被世人所熟知。然而这仅是我们认识夹金山的一个“断面”。137年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神父还在这里发现了“最不可思议的动物”——大熊猫,而一个珍稀物种的背后是一个神秘的天堂。夹金山的传奇与浪漫也由此被开启。 世界文化遗产:伦敦塔:阅历大喜与大悲 撰文徐春昕徐春昕 这—— 地撩网

撰文/程学慧  摄影/詹向今

一种延续了600多年的古老捕鱼方式,至今仍体现在天津塘沽的一个海岸上。在这个大都市的边缘,村民们每天驾驶着轰鸣震耳的农用机车,来到数小时前他们放下的长达17公里的渔网前,捕捞那些被挡在网里的鱼虾。几百年来,这种捕鱼方式一直是这里村民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而这种独特的捕鱼方式能够在这里出现并延续下来,完全是因为海河三角洲上的独特地貌。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