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6期内容预告  

2006-05-22 18:24:00|  分类: 下期精彩内容预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6期内容预告 神秘的绿岛 The Mysterious Green Island 撰文何自立 摄影 绿岛,是一支小夜曲幻化出的天堂; 绿岛,也曾是囚禁生命的地狱; 蕞尔小岛在喧嚣嘈杂的世界中,是否还有永葆原色的未来? 聚焦工业遗产 如果把整个人类文明浓缩成12个小时,工业文明不过仅占短短的5分钟。我们的报道虽然仅是对工业文明的一瞥,但却足以使人们对刚刚从我们身边逝去的工业文明进行一次全新的审视与反省。即使是我们很熟悉的领域,也有很多未知的隐情。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主旋律的中国工业文明,也带有深深的地理烙印。 视点:对工业遗产的认同Viewpoint: Identity of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北京大学城环系教授唐晓峰 视点:请来保护我们的工业遗产Viewpoint: A Plea to Preserve Our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 沈阳:拆掉4000座大烟囱之后Shenyang: After the Dismantling of 4,000 Chimneys 撰文张志强摄影 第一台精密丝杠机床、第一台万吨挤压机、第一台超高压变压器……在沈阳,有数百个新中国工业第一。作为见证沈阳工业发展历史的工业文物,是沈阳文物宝库中璀璨的一部分。如今工业遗址在快速的城市建设过程中被拆毁,工业文物在漠然的眼光下不断流失。为了让这些不可再生的工业文物,成为沈阳工业文明永不消逝的佐证,有识之士对沈阳的工业遗产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并对保护工作提出了想法和意见。 江南造船厂:中国人从这里踏上追赶西方之路 Jiangnan Shipyard: The Starting Point of Chinas Race to Purs
ue the West 撰文王国慧供图上海江南造船厂宣传部 上海江南造船厂(前身为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不仅是中国百年工业的缩影,同时也是整部中国近现代史的重要见证者。从诞生之时起,它就是一个特殊的企业,既承载了一个民族濒临绝境的富国强兵之梦,也开始扭转国人由内控天下到外向海洋的世界观。然而它的特殊性还在于它的持续性、现实性和对未来的延展性。现在,它又在考问我们对历史的态度和开拓现实的能力。我们不得不把目光聚焦于此——江南制造,中国工业遗产的第一个典型案例。 德国鲁尔的“前世今生” The Ruhr: Past and Present 撰文Dr.Joe Hajdu陈伯超翻译杨嘉敏 工业遗产是什么?工业遗产为何被长期冷落后开始受青睐?国际上保护工业遗产的浪潮从何时开始?哪个国家做得最好?请随本文走一遭,不但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一些工业遗产保护的优秀个案定会令你大开眼界。 三线建设:中国最近的工业遗产China’s Recent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陈东林摄影陈家钢等 1964年到1978年,在中国中西部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称为三线建设。虽然基于当时特定环境所采取的“靠山、分散、隐蔽”和进洞的选址原则给后来企业的经营和发展造成了严重的浪费和不便,不过,在短短的几年、十几年间,星罗棋布于中西部的上千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成为推动中国西部工业化的“加速器”。在三线建设已成为历史、工业化时代渐渐离我们远去的时候,三线已成为离我们最近的工业遗产。 北京“798”:从军工厂到艺术区 Beijing 798: Military Factory Turned to Contemporary Art an《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6期内容预告

ue the West 撰文王国慧供图上海江南造船厂宣传部 上海江南造船厂(前身为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不仅是中国百年工业的缩影,同时也是整部中国近现代史的重要见证者。从诞生之时起,它就是一个特殊的企业,既承载了一个民族濒临绝境的富国强兵之梦,也开始扭转国人由内控天下到外向海洋的世界观。然而它的特殊性还在于它的持续性、现实性和对未来的延展性。现在,它又在考问我们对历史的态度和开拓现实的能力。我们不得不把目光聚焦于此——江南制造,中国工业遗产的第一个典型案例。 德国鲁尔的“前世今生” The Ruhr: Past and Present 撰文Dr.Joe Hajdu陈伯超翻译杨嘉敏 工业遗产是什么?工业遗产为何被长期冷落后开始受青睐?国际上保护工业遗产的浪潮从何时开始?哪个国家做得最好?请随本文走一遭,不但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一些工业遗产保护的优秀个案定会令你大开眼界。 三线建设:中国最近的工业遗产China’s Recent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陈东林摄影陈家钢等 1964年到1978年,在中国中西部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称为三线建设。虽然基于当时特定环境所采取的“靠山、分散、隐蔽”和进洞的选址原则给后来企业的经营和发展造成了严重的浪费和不便,不过,在短短的几年、十几年间,星罗棋布于中西部的上千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成为推动中国西部工业化的“加速器”。在三线建设已成为历史、工业化时代渐渐离我们远去的时候,三线已成为离我们最近的工业遗产。 北京“798”:从军工厂到艺术区 Beijing 798: Military Factory Turned to Contemporary Art an神秘的绿岛
The Mysterious Green Island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撰文/何自立   摄影/
绿岛,是一支小夜曲幻化出的天堂;
绿岛,也曾是囚禁生命的地狱;
蕞尔小岛在喧嚣嘈杂的世界中,是否还有永葆原色的未来?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6期内容预告 神秘的绿岛 The Mysterious Green Island 撰文何自立 摄影 绿岛,是一支小夜曲幻化出的天堂; 绿岛,也曾是囚禁生命的地狱; 蕞尔小岛在喧嚣嘈杂的世界中,是否还有永葆原色的未来? 聚焦工业遗产 如果把整个人类文明浓缩成12个小时,工业文明不过仅占短短的5分钟。我们的报道虽然仅是对工业文明的一瞥,但却足以使人们对刚刚从我们身边逝去的工业文明进行一次全新的审视与反省。即使是我们很熟悉的领域,也有很多未知的隐情。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主旋律的中国工业文明,也带有深深的地理烙印。 视点:对工业遗产的认同Viewpoint: Identity of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北京大学城环系教授唐晓峰 视点:请来保护我们的工业遗产Viewpoint: A Plea to Preserve Our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 沈阳:拆掉4000座大烟囱之后Shenyang: After the Dismantling of 4,000 Chimneys 撰文张志强摄影 第一台精密丝杠机床、第一台万吨挤压机、第一台超高压变压器……在沈阳,有数百个新中国工业第一。作为见证沈阳工业发展历史的工业文物,是沈阳文物宝库中璀璨的一部分。如今工业遗址在快速的城市建设过程中被拆毁,工业文物在漠然的眼光下不断流失。为了让这些不可再生的工业文物,成为沈阳工业文明永不消逝的佐证,有识之士对沈阳的工业遗产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并对保护工作提出了想法和意见。 江南造船厂:中国人从这里踏上追赶西方之路 Jiangnan Shipyard: The Starting Point of Chinas Race to Purs聚焦工业遗产
如果把整个人类文明浓缩成12个小时,工业文明不过仅占短短的5分钟。我们的报道虽然仅是对工业文明的一瞥,但却足以使人们对刚刚从我们身边逝去的工业文明进行一次全新的审视与反省。即使是我们很熟悉的领域,也有很多未知的隐情。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主旋律的中国工业文明,也带有深深的地理烙印。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视点:对工业遗产的认同
Viewpoint: Identity of Industrial Heritageue the West 撰文王国慧供图上海江南造船厂宣传部 上海江南造船厂(前身为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不仅是中国百年工业的缩影,同时也是整部中国近现代史的重要见证者。从诞生之时起,它就是一个特殊的企业,既承载了一个民族濒临绝境的富国强兵之梦,也开始扭转国人由内控天下到外向海洋的世界观。然而它的特殊性还在于它的持续性、现实性和对未来的延展性。现在,它又在考问我们对历史的态度和开拓现实的能力。我们不得不把目光聚焦于此——江南制造,中国工业遗产的第一个典型案例。 德国鲁尔的“前世今生” The Ruhr: Past and Present 撰文Dr.Joe Hajdu陈伯超翻译杨嘉敏 工业遗产是什么?工业遗产为何被长期冷落后开始受青睐?国际上保护工业遗产的浪潮从何时开始?哪个国家做得最好?请随本文走一遭,不但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一些工业遗产保护的优秀个案定会令你大开眼界。 三线建设:中国最近的工业遗产China’s Recent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陈东林摄影陈家钢等 1964年到1978年,在中国中西部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称为三线建设。虽然基于当时特定环境所采取的“靠山、分散、隐蔽”和进洞的选址原则给后来企业的经营和发展造成了严重的浪费和不便,不过,在短短的几年、十几年间,星罗棋布于中西部的上千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成为推动中国西部工业化的“加速器”。在三线建设已成为历史、工业化时代渐渐离我们远去的时候,三线已成为离我们最近的工业遗产。 北京“798”:从军工厂到艺术区 Beijing 798: Military Factory Turned to Contemporary Art an
撰文/北京大学城环系教授  唐晓峰

视点:请来保护我们的工业遗产
Viewpoint: A Plea to Preserve Our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国家文物局局长  单霁翔

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沈阳:拆掉4000座大烟囱之后《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6期内容预告 神秘的绿岛 The Mysterious Green Island 撰文何自立 摄影 绿岛,是一支小夜曲幻化出的天堂; 绿岛,也曾是囚禁生命的地狱; 蕞尔小岛在喧嚣嘈杂的世界中,是否还有永葆原色的未来? 聚焦工业遗产 如果把整个人类文明浓缩成12个小时,工业文明不过仅占短短的5分钟。我们的报道虽然仅是对工业文明的一瞥,但却足以使人们对刚刚从我们身边逝去的工业文明进行一次全新的审视与反省。即使是我们很熟悉的领域,也有很多未知的隐情。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主旋律的中国工业文明,也带有深深的地理烙印。 视点:对工业遗产的认同Viewpoint: Identity of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北京大学城环系教授唐晓峰 视点:请来保护我们的工业遗产Viewpoint: A Plea to Preserve Our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 沈阳:拆掉4000座大烟囱之后Shenyang: After the Dismantling of 4,000 Chimneys 撰文张志强摄影 第一台精密丝杠机床、第一台万吨挤压机、第一台超高压变压器……在沈阳,有数百个新中国工业第一。作为见证沈阳工业发展历史的工业文物,是沈阳文物宝库中璀璨的一部分。如今工业遗址在快速的城市建设过程中被拆毁,工业文物在漠然的眼光下不断流失。为了让这些不可再生的工业文物,成为沈阳工业文明永不消逝的佐证,有识之士对沈阳的工业遗产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并对保护工作提出了想法和意见。 江南造船厂:中国人从这里踏上追赶西方之路 Jiangnan Shipyard: The Starting Point of Chinas Race to Purs
Shenyang: After the Dismantling of 4,000 Chimneys
撰文/张志强  摄影/
第一台精密丝杠机床、第一台万吨挤压机、第一台超高压变压器……在沈阳,有数百个新中国工业第一。作为见证沈阳工业发展历史的工业文物,是沈阳文物宝库中璀璨的一部分。如今工业遗址在快速的城市建设过程中被拆毁,工业文物在漠然的眼光下不断流失。为了让这些不可再生的工业文物,成为沈阳工业文明永不消逝的佐证,有识之士对沈阳的工业遗产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并对保护工作提出了想法和意见。

江南造船厂:中国人从这里踏上追赶西方之路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Jiangnan Shipyard: The Starting Point of China's Race to Pursue the West
撰文/王国慧  供图/上海江南造船厂宣传部
上海江南造船厂(前身为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不仅是中国百年工业的缩影,同时也是整部中国近现代史的重要见证者。从诞生之时起,它就是一个特殊的企业,既承载了一个民族濒临绝境的富国强兵之梦,也开始扭转国人由内控天下到外向海洋的世界观。然而它的特殊性还在于它的持续性、现实性和对未来的延展性。现在,它又在考问我们对历史的态度和开拓现实的能力。我们不得不把目光聚焦于此——江南制造,中国工业遗产的第一个典型案例。

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德国鲁尔的“前世今生”
The Ruhr: Past and Present  
撰文/Dr.Joe Hajdu  陈伯超  翻译/杨嘉敏
工业遗产是什么?工业遗产为何被长期冷落后开始受青睐?国际上保护工业遗产的浪潮从何时开始?哪个国家做得最好?请随本文走一遭,不但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一些工业遗产保护的优秀个案定会令你大开眼界。

三线建设:中国最近的工业遗产《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6期内容预告 神秘的绿岛 The Mysterious Green Island 撰文何自立 摄影 绿岛,是一支小夜曲幻化出的天堂; 绿岛,也曾是囚禁生命的地狱; 蕞尔小岛在喧嚣嘈杂的世界中,是否还有永葆原色的未来? 聚焦工业遗产 如果把整个人类文明浓缩成12个小时,工业文明不过仅占短短的5分钟。我们的报道虽然仅是对工业文明的一瞥,但却足以使人们对刚刚从我们身边逝去的工业文明进行一次全新的审视与反省。即使是我们很熟悉的领域,也有很多未知的隐情。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主旋律的中国工业文明,也带有深深的地理烙印。 视点:对工业遗产的认同Viewpoint: Identity of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北京大学城环系教授唐晓峰 视点:请来保护我们的工业遗产Viewpoint: A Plea to Preserve Our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 沈阳:拆掉4000座大烟囱之后Shenyang: After the Dismantling of 4,000 Chimneys 撰文张志强摄影 第一台精密丝杠机床、第一台万吨挤压机、第一台超高压变压器……在沈阳,有数百个新中国工业第一。作为见证沈阳工业发展历史的工业文物,是沈阳文物宝库中璀璨的一部分。如今工业遗址在快速的城市建设过程中被拆毁,工业文物在漠然的眼光下不断流失。为了让这些不可再生的工业文物,成为沈阳工业文明永不消逝的佐证,有识之士对沈阳的工业遗产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并对保护工作提出了想法和意见。 江南造船厂:中国人从这里踏上追赶西方之路 Jiangnan Shipyard: The Starting Point of Chinas Race to Purs
China’s Recent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陈东林  摄影/陈家钢等
1964年到1978年,在中国中西部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称为三线建设。虽然基于当时特定环境所采取的“靠山、分散、隐蔽”和进洞的选址原则给后来企业的经营和发展造成了严重的浪费和不便,不过,在短短的几年、十几年间,星罗棋布于中西部的上千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成为推动中国西部工业化的“加速器”。在三线建设已成为历史、工业化时代渐渐离我们远去的时候,三线已成为离我们最近的工业遗产。

北京“798”:从军工厂到艺术区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Beijing 798: Military Factory Turned to Contemporary Art an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d Culture Community Focus: 798 撰文李雪梅 摄影王彤 徐勇等 如今的798已是中国城市文化的急先锋,一个引人注目的时尚新宠,一种过去和未来、现实与理想、荒诞与正经奇幻组合的试验场……从军工厂到艺术区,这一改天换地的转变,其步伐之快、势头之猛,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它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奇思幻想,而是新奇之后的沉思。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再现姑师Reappearance of an Ancient City: Gushi
撰文/李肖  摄影/张永兵 刘玉生等
姑师(车师)虽不如楼兰般声名显赫,但却与楼兰一样,具有同样久远的历史,同处古丝绸之路的战略要道。但由于其更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位于丝绸之路的北线和中线的必经之路。随着匈奴和汉两大王朝在西域力量的对比变化,姑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并在西域诸国中,演绎出较楼兰更加曲折险峻的故事。事隔两千年,我们还能触知那曾经遥远、多谋的弹丸小国吗?考古专家十年前发掘的车师王族墓地和新近发掘的洋海墓地,为我们展示出古代姑师人鲜为人知的一面。

ue the West 撰文王国慧供图上海江南造船厂宣传部 上海江南造船厂(前身为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不仅是中国百年工业的缩影,同时也是整部中国近现代史的重要见证者。从诞生之时起,它就是一个特殊的企业,既承载了一个民族濒临绝境的富国强兵之梦,也开始扭转国人由内控天下到外向海洋的世界观。然而它的特殊性还在于它的持续性、现实性和对未来的延展性。现在,它又在考问我们对历史的态度和开拓现实的能力。我们不得不把目光聚焦于此——江南制造,中国工业遗产的第一个典型案例。 德国鲁尔的“前世今生” The Ruhr: Past and Present 撰文Dr.Joe Hajdu陈伯超翻译杨嘉敏 工业遗产是什么?工业遗产为何被长期冷落后开始受青睐?国际上保护工业遗产的浪潮从何时开始?哪个国家做得最好?请随本文走一遭,不但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一些工业遗产保护的优秀个案定会令你大开眼界。 三线建设:中国最近的工业遗产China’s Recent Industrial Heritage 撰文陈东林摄影陈家钢等 1964年到1978年,在中国中西部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称为三线建设。虽然基于当时特定环境所采取的“靠山、分散、隐蔽”和进洞的选址原则给后来企业的经营和发展造成了严重的浪费和不便,不过,在短短的几年、十几年间,星罗棋布于中西部的上千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成为推动中国西部工业化的“加速器”。在三线建设已成为历史、工业化时代渐渐离我们远去的时候,三线已成为离我们最近的工业遗产。 北京“798”:从军工厂到艺术区 Beijing 798: Military Factory Turned to Contemporary Art an隐匿在密林深处的菇民The Mushroom Planters of the Deep Forest
撰文/朱志敏  摄影/朱志敏等
香菇是世人公认的美食,但是香菇的原始栽培法却充满神秘。当我们的作者沿着浙江龙泉菇民的足迹,探访菇民的生活时发现,大山深处存在着一个不被外人所知的、几乎被历史遗忘的菇民小部落,一个藏匿在密林深处的独立小社会。它基本上保持了千百年来以菇业为中心的生活生产习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这个社会也很快要消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