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陕西的分量  

2006-03-17 18:51:00|  分类: 编辑部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赶车的村民不仅让我们拍到了一张意境雄浑的照片,而且还把我们领到家中,请我们吃饭并让我们住在他们家中。晚上,在白城则村村长(右一)的家中炕上,我们同村长的母亲(左二)和叔叔(左一)聊天。在聊天中,我们了解了许多珍贵的信息,比如这一带究竟能不能长树,能成活的树是什么。村长的儿子在榆林林业专科学校学习植树,他告诉了我们他们父子做植树试验的故事。这一带白杨、柳树等乔木能成活,红柳、荆条等灌丛更能成活,这些说明了当年统万城建造时,这一带完全可能是一个水草丰美、景色宜人的好地方。晚上,我们几个就和村长及他的儿子睡在一个炕上。半夜起床,我发现我像鲁迅所说的阿长,摆成一个“大”字,把村长挤到了炕上的一个角落里,而那边,开车的小何正鼾声起伏。 ■结缘陕西人的侠骨深情记者 刘 晶 我站在一个盗洞里。盗洞挖在了周公庙遗址上,在我身后,考古工作者正在用科学的方式发掘这座西周的陵墓。也许是小时候在陕西住过几年的原因,我这次到陕西采访被一种浓郁的“乡情”所环绕,我痴迷地呼吸着这里温淳的空气,听着久违了的陕西方言,感受着初春的温暖带给关中大地的活力。陕西的朋友们极尽地主之谊,尽可能多地为我们提供采访便利,最难得的是,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外人”。至今难忘在临潼与秦始皇陵考古队员们一起吃饭的场景,那顿饭是为即将远赴新疆去支援另一场漫长考古发掘的几位老队员饯行,席间队员们哭了,他们舍不得离开工作了6年的秦陵考古队,也舍不得充满着激情和梦想的秦陵考古事业。我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和手足情谊所感动,我猜想,陕西的土地是能够孕育很多侠骨深情的。 ■秦俑的威严之美震撼了我记者 马宏杰 一脸睿智的将军、留着胡子神情严肃的老战士、新兵束着头发一脸稚气、战马膘肥体壮似乎在等待随时出发的命令。当你置身于总面积达14000多平方米的兵马俑坑内,为他们拍摄、近距离地感受它们的气息时,秦始皇兵马俑以其“宏大、精美、神奇”征服了我。这就是秦朝军队强大威武的战场纪实。再看看那些耸立在后面
全国第一次    专辑分上下
全国第一次 专辑分上下 国家地理隆重推出陕西专辑想做陕西专辑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这块土地上积淀了过于丰厚的人文历史,还拥有谜一样的自然奇观。当终于决定做这本专辑的时候,我们发现,一本杂志的容量承载不下陕西,必须做两期。我们先把陕西分成自然与人文、地上与地下、历史与现代等多重二元结构,再把这些元素有机地整合到一起。几乎是在陕西人的帮助下,我们才完成了这个整合的过程。陕西当地的学者、作家和摄影师们对我们的专辑显示了极大的热情,读者将会在杂志中看到他们的影子。我们在陕西的采访行动还远没有结束,因为第六期杂志还需要记者去现场采集大量生动的故事,当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又在路上啦! ■三千年时与空 寻找诗意中国记者 李雪梅3月中旬的凤凰岭还属早春季节,三千年前的周人该开始准备春播了。从周公庙仰望山坡上的考古工地,一座简易的蓝顶白屋在土黄色的山岭上像一个清爽的座标。想必曾有很多人都是望着那个座标从四面八方赶来,就是为一睹难得一见的西周四墓道大墓,那可是天子的级别。 而70年来,无数考古工作者,都在努力发现这样的墓地,以及载于史籍中的西周都城。难以想象的是,我竟如此轻易站在三千年前的沃土上。虽然与中华文明奠基时期的西周近在咫尺,但却横亘着邈远的时与空。我开始追寻失落在岁月中的史实和气象。在与许多专家学者的攀谈中,西周时而似淡淡的漂萍,时而是像深邃的黑洞,最后终于在人文作家扬之水先生对《诗经》的细解深描中,找到了这段令人向往的诗样年华。 图为李雪梅(左)在采访考古工作者 ■夜宿白城则记者 单之蔷 一直想去那座埋藏在沙漠中的孤城——统万城看看。这期陕西专辑使我如愿以偿。夕阳就要落山了,在统万城中考察和拍片的我们正为今晚在哪里吃饭和睡觉踌躇,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村民赶着驴车,拉着玉米秸过来了。我立刻拿起相机冲了过去,因为我看到几辆拉玉米秸的驴车在广阔的天地间奔走,背景是匈奴大夏国的废都,景象苍凉雄浑,很有李白“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所描写的意境。几位

国家地理隆重推出陕西专辑
想做陕西专辑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这块土地上积淀了过于丰厚的人文历史,还拥有谜一样的自然奇观。等待修复的兵马俑,残缺的肢体并没有让他们丧失战士的威武,修复师们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如同在组合一个新的机器人。 ■“闲”在帝王的故乡记者 关海彤 来到帝王的故乡西安,我的拍摄时间表排得紧密。常常赶场似地连续作战,投入工作时或许并不觉得疲惫,但是有次在秦俑博物馆的拍摄间隙,我一挨着沙发竟然就睡着了,被同伴拍下这张“工作睡姿”。身体忙碌着,我的心却因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休闲而自由放松着。更特别的是,有时还能体味到一种西安人独有的亲切幽默气质。那天安排拍摄一位叫“宣仪”小姑娘在城墙边的地上写毛笔字。我们在南门找了个热闹的地方,那儿有老人在下棋,还有身着简装的秦腔剧团在表演。看着众多围观秦腔表演的路人,我在心里嘀咕:“秦腔在西安可真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当小姑娘开始落笔,我也端着相机走马灯似地围着她转了起来,咔嚓了十几张后,我一抬眼,嚯!身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圈人了。“不会吧,西安的书法爱好者也这么多?”我正暗暗吃惊,一转头,哈哈,原来围观秦腔那些路人已经呼啦啦转到我们这边了。
当终于决定做这本专辑的时候,我们发现,一本杂志的容量承载不下陕西,必须做两期。我们先把陕西分成自然与人文、地上与地下、历史与现代等多重二元结构,再把这些元素有机地整合到一起。
几乎是在陕西人的帮助下,我们才完成了这个整合的过程。陕西当地的学者、作家和摄影师们对我们的专辑显示了极大的热情,读者将会在杂志中看到他们的影子。
我们在陕西的采访行动还远没有结束,因为第六期杂志还需要记者去现场采集大量生动的故事,当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又在路上啦!
等待修复的兵马俑,残缺的肢体并没有让他们丧失战士的威武,修复师们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如同在组合一个新的机器人。 ■“闲”在帝王的故乡记者 关海彤 来到帝王的故乡西安,我的拍摄时间表排得紧密。常常赶场似地连续作战,投入工作时或许并不觉得疲惫,但是有次在秦俑博物馆的拍摄间隙,我一挨着沙发竟然就睡着了,被同伴拍下这张“工作睡姿”。身体忙碌着,我的心却因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休闲而自由放松着。更特别的是,有时还能体味到一种西安人独有的亲切幽默气质。那天安排拍摄一位叫“宣仪”小姑娘在城墙边的地上写毛笔字。我们在南门找了个热闹的地方,那儿有老人在下棋,还有身着简装的秦腔剧团在表演。看着众多围观秦腔表演的路人,我在心里嘀咕:“秦腔在西安可真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当小姑娘开始落笔,我也端着相机走马灯似地围着她转了起来,咔嚓了十几张后,我一抬眼,嚯!身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圈人了。“不会吧,西安的书法爱好者也这么多?”我正暗暗吃惊,一转头,哈哈,原来围观秦腔那些路人已经呼啦啦转到我们这边了。

■三千年时与空 
  寻找诗意中国
记者 李雪梅
3月中旬的凤凰岭还属早春季节,三千年前的周人该开始准备春播了。从周公庙仰望山坡上的考古工地,一座简易的蓝顶白屋在土黄色的山岭上像一个清爽的座标。想必曾有很多人都是望着那个座标从四面八方赶来,就是为一睹难得一见的西周四墓道大墓,那可是天子的级别。 
而70年来,无数考古工作者,都在努力发现这样的墓地,以及载于史籍中的西周都城。难以想象的是,我竟如此轻易站在三千年前的沃土上。虽然与中华文明奠基时期的西周近在咫尺,但却横亘着邈远的时与空。我开始追寻失落在岁月中的史实和气象。在与许多专家学者的攀谈中,西周时而似淡淡的漂萍,时而是像深邃的黑洞,最后终于在人文作家扬之水先生对《诗经》的细解深描中,找到了这段令人向往的诗样年华。等待修复的兵马俑,残缺的肢体并没有让他们丧失战士的威武,修复师们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如同在组合一个新的机器人。 ■“闲”在帝王的故乡记者 关海彤 来到帝王的故乡西安,我的拍摄时间表排得紧密。常常赶场似地连续作战,投入工作时或许并不觉得疲惫,但是有次在秦俑博物馆的拍摄间隙,我一挨着沙发竟然就睡着了,被同伴拍下这张“工作睡姿”。身体忙碌着,我的心却因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休闲而自由放松着。更特别的是,有时还能体味到一种西安人独有的亲切幽默气质。那天安排拍摄一位叫“宣仪”小姑娘在城墙边的地上写毛笔字。我们在南门找了个热闹的地方,那儿有老人在下棋,还有身着简装的秦腔剧团在表演。看着众多围观秦腔表演的路人,我在心里嘀咕:“秦腔在西安可真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当小姑娘开始落笔,我也端着相机走马灯似地围着她转了起来,咔嚓了十几张后,我一抬眼,嚯!身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圈人了。“不会吧,西安的书法爱好者也这么多?”我正暗暗吃惊,一转头,哈哈,原来围观秦腔那些路人已经呼啦啦转到我们这边了。
陕西的分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等待修复的兵马俑,残缺的肢体并没有让他们丧失战士的威武,修复师们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如同在组合一个新的机器人。 ■“闲”在帝王的故乡记者 关海彤 来到帝王的故乡西安,我的拍摄时间表排得紧密。常常赶场似地连续作战,投入工作时或许并不觉得疲惫,但是有次在秦俑博物馆的拍摄间隙,我一挨着沙发竟然就睡着了,被同伴拍下这张“工作睡姿”。身体忙碌着,我的心却因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休闲而自由放松着。更特别的是,有时还能体味到一种西安人独有的亲切幽默气质。那天安排拍摄一位叫“宣仪”小姑娘在城墙边的地上写毛笔字。我们在南门找了个热闹的地方,那儿有老人在下棋,还有身着简装的秦腔剧团在表演。看着众多围观秦腔表演的路人,我在心里嘀咕:“秦腔在西安可真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当小姑娘开始落笔,我也端着相机走马灯似地围着她转了起来,咔嚓了十几张后,我一抬眼,嚯!身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圈人了。“不会吧,西安的书法爱好者也这么多?”我正暗暗吃惊,一转头,哈哈,原来围观秦腔那些路人已经呼啦啦转到我们这边了。
图为李雪梅(左)在采访考古工作者

■夜宿白城则全国第一次 专辑分上下 国家地理隆重推出陕西专辑想做陕西专辑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这块土地上积淀了过于丰厚的人文历史,还拥有谜一样的自然奇观。当终于决定做这本专辑的时候,我们发现,一本杂志的容量承载不下陕西,必须做两期。我们先把陕西分成自然与人文、地上与地下、历史与现代等多重二元结构,再把这些元素有机地整合到一起。几乎是在陕西人的帮助下,我们才完成了这个整合的过程。陕西当地的学者、作家和摄影师们对我们的专辑显示了极大的热情,读者将会在杂志中看到他们的影子。我们在陕西的采访行动还远没有结束,因为第六期杂志还需要记者去现场采集大量生动的故事,当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又在路上啦! ■三千年时与空 寻找诗意中国记者 李雪梅3月中旬的凤凰岭还属早春季节,三千年前的周人该开始准备春播了。从周公庙仰望山坡上的考古工地,一座简易的蓝顶白屋在土黄色的山岭上像一个清爽的座标。想必曾有很多人都是望着那个座标从四面八方赶来,就是为一睹难得一见的西周四墓道大墓,那可是天子的级别。 而70年来,无数考古工作者,都在努力发现这样的墓地,以及载于史籍中的西周都城。难以想象的是,我竟如此轻易站在三千年前的沃土上。虽然与中华文明奠基时期的西周近在咫尺,但却横亘着邈远的时与空。我开始追寻失落在岁月中的史实和气象。在与许多专家学者的攀谈中,西周时而似淡淡的漂萍,时而是像深邃的黑洞,最后终于在人文作家扬之水先生对《诗经》的细解深描中,找到了这段令人向往的诗样年华。 图为李雪梅(左)在采访考古工作者 ■夜宿白城则记者 单之蔷 一直想去那座埋藏在沙漠中的孤城——统万城看看。这期陕西专辑使我如愿以偿。夕阳就要落山了,在统万城中考察和拍片的我们正为今晚在哪里吃饭和睡觉踌躇,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村民赶着驴车,拉着玉米秸过来了。我立刻拿起相机冲了过去,因为我看到几辆拉玉米秸的驴车在广阔的天地间奔走,背景是匈奴大夏国的废都,景象苍凉雄浑,很有李白“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所描写的意境。几位
记者  单之蔷
一直想去那座埋藏在沙漠中的孤城——统万城看看。这期陕西专辑使我如愿以偿。
夕阳就要落山了,在统万城中考察和拍片的我们正为今晚在哪里吃饭和睡觉踌躇,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村民赶着驴车,拉着玉米秸过来了。我立刻拿起相机冲了过去,因为我看到几辆拉玉米秸的驴车在广阔的天地间奔走,背景是匈奴大夏国的废都,景象苍凉雄浑,很有李白“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所描写的意境。
几位赶车的村民不仅让我们拍到了一张意境雄浑的照片,而且还把我们领到家中,请我们吃饭并让我们住在他们家中。
晚上,在白城则村村长(右一)的家中炕上,我们同村长的母亲(左二)和叔叔(左一)聊天。在聊天中,我们了解了许多珍贵的信息,比如这一带究竟能不能长树,能成活的树是什么。村长的儿子在榆林林业专科学校学习植树,他告诉了我们他们父子做植树试验的故事。这一带白杨、柳树等乔木能成活,红柳、荆条等灌丛更能成活,这些说明了当年统万城建造时,这一带完全可能是一个水草丰美、景色宜人的好地方。
晚上,我们几个就和村长及他的儿子睡在一个炕上。半夜起床,我发现我像鲁迅所说的阿长,摆成一个“大”字,把村长挤到了炕上的一个角落里,而那边,开车的小何正鼾声起伏。
陕西的分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全国第一次 专辑分上下 国家地理隆重推出陕西专辑想做陕西专辑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这块土地上积淀了过于丰厚的人文历史,还拥有谜一样的自然奇观。当终于决定做这本专辑的时候,我们发现,一本杂志的容量承载不下陕西,必须做两期。我们先把陕西分成自然与人文、地上与地下、历史与现代等多重二元结构,再把这些元素有机地整合到一起。几乎是在陕西人的帮助下,我们才完成了这个整合的过程。陕西当地的学者、作家和摄影师们对我们的专辑显示了极大的热情,读者将会在杂志中看到他们的影子。我们在陕西的采访行动还远没有结束,因为第六期杂志还需要记者去现场采集大量生动的故事,当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又在路上啦! ■三千年时与空 寻找诗意中国记者 李雪梅3月中旬的凤凰岭还属早春季节,三千年前的周人该开始准备春播了。从周公庙仰望山坡上的考古工地,一座简易的蓝顶白屋在土黄色的山岭上像一个清爽的座标。想必曾有很多人都是望着那个座标从四面八方赶来,就是为一睹难得一见的西周四墓道大墓,那可是天子的级别。 而70年来,无数考古工作者,都在努力发现这样的墓地,以及载于史籍中的西周都城。难以想象的是,我竟如此轻易站在三千年前的沃土上。虽然与中华文明奠基时期的西周近在咫尺,但却横亘着邈远的时与空。我开始追寻失落在岁月中的史实和气象。在与许多专家学者的攀谈中,西周时而似淡淡的漂萍,时而是像深邃的黑洞,最后终于在人文作家扬之水先生对《诗经》的细解深描中,找到了这段令人向往的诗样年华。 图为李雪梅(左)在采访考古工作者 ■夜宿白城则记者 单之蔷 一直想去那座埋藏在沙漠中的孤城——统万城看看。这期陕西专辑使我如愿以偿。夕阳就要落山了,在统万城中考察和拍片的我们正为今晚在哪里吃饭和睡觉踌躇,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村民赶着驴车,拉着玉米秸过来了。我立刻拿起相机冲了过去,因为我看到几辆拉玉米秸的驴车在广阔的天地间奔走,背景是匈奴大夏国的废都,景象苍凉雄浑,很有李白“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所描写的意境。几位
 
 
■结缘陕西人的侠骨深情全国第一次 专辑分上下 国家地理隆重推出陕西专辑想做陕西专辑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这块土地上积淀了过于丰厚的人文历史,还拥有谜一样的自然奇观。当终于决定做这本专辑的时候,我们发现,一本杂志的容量承载不下陕西,必须做两期。我们先把陕西分成自然与人文、地上与地下、历史与现代等多重二元结构,再把这些元素有机地整合到一起。几乎是在陕西人的帮助下,我们才完成了这个整合的过程。陕西当地的学者、作家和摄影师们对我们的专辑显示了极大的热情,读者将会在杂志中看到他们的影子。我们在陕西的采访行动还远没有结束,因为第六期杂志还需要记者去现场采集大量生动的故事,当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又在路上啦! ■三千年时与空 寻找诗意中国记者 李雪梅3月中旬的凤凰岭还属早春季节,三千年前的周人该开始准备春播了。从周公庙仰望山坡上的考古工地,一座简易的蓝顶白屋在土黄色的山岭上像一个清爽的座标。想必曾有很多人都是望着那个座标从四面八方赶来,就是为一睹难得一见的西周四墓道大墓,那可是天子的级别。 而70年来,无数考古工作者,都在努力发现这样的墓地,以及载于史籍中的西周都城。难以想象的是,我竟如此轻易站在三千年前的沃土上。虽然与中华文明奠基时期的西周近在咫尺,但却横亘着邈远的时与空。我开始追寻失落在岁月中的史实和气象。在与许多专家学者的攀谈中,西周时而似淡淡的漂萍,时而是像深邃的黑洞,最后终于在人文作家扬之水先生对《诗经》的细解深描中,找到了这段令人向往的诗样年华。 图为李雪梅(左)在采访考古工作者 ■夜宿白城则记者 单之蔷 一直想去那座埋藏在沙漠中的孤城——统万城看看。这期陕西专辑使我如愿以偿。夕阳就要落山了,在统万城中考察和拍片的我们正为今晚在哪里吃饭和睡觉踌躇,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村民赶着驴车,拉着玉米秸过来了。我立刻拿起相机冲了过去,因为我看到几辆拉玉米秸的驴车在广阔的天地间奔走,背景是匈奴大夏国的废都,景象苍凉雄浑,很有李白“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所描写的意境。几位
记者  刘  晶
我站在一个盗洞里。盗洞挖在了周公庙遗址上,在我身后,考古工作者正在用科学的方式发掘这座西周的陵墓。
也许是小时候在陕西住过几年的原因,我这次到陕西采访被一种浓郁的“乡情”所环绕,我痴迷地呼吸着这里温淳的空气,听着久违了的陕西方言,感受着初春的温暖带给关中大地的活力。全国第一次 专辑分上下 国家地理隆重推出陕西专辑想做陕西专辑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这块土地上积淀了过于丰厚的人文历史,还拥有谜一样的自然奇观。当终于决定做这本专辑的时候,我们发现,一本杂志的容量承载不下陕西,必须做两期。我们先把陕西分成自然与人文、地上与地下、历史与现代等多重二元结构,再把这些元素有机地整合到一起。几乎是在陕西人的帮助下,我们才完成了这个整合的过程。陕西当地的学者、作家和摄影师们对我们的专辑显示了极大的热情,读者将会在杂志中看到他们的影子。我们在陕西的采访行动还远没有结束,因为第六期杂志还需要记者去现场采集大量生动的故事,当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又在路上啦! ■三千年时与空 寻找诗意中国记者 李雪梅3月中旬的凤凰岭还属早春季节,三千年前的周人该开始准备春播了。从周公庙仰望山坡上的考古工地,一座简易的蓝顶白屋在土黄色的山岭上像一个清爽的座标。想必曾有很多人都是望着那个座标从四面八方赶来,就是为一睹难得一见的西周四墓道大墓,那可是天子的级别。 而70年来,无数考古工作者,都在努力发现这样的墓地,以及载于史籍中的西周都城。难以想象的是,我竟如此轻易站在三千年前的沃土上。虽然与中华文明奠基时期的西周近在咫尺,但却横亘着邈远的时与空。我开始追寻失落在岁月中的史实和气象。在与许多专家学者的攀谈中,西周时而似淡淡的漂萍,时而是像深邃的黑洞,最后终于在人文作家扬之水先生对《诗经》的细解深描中,找到了这段令人向往的诗样年华。 图为李雪梅(左)在采访考古工作者 ■夜宿白城则记者 单之蔷 一直想去那座埋藏在沙漠中的孤城——统万城看看。这期陕西专辑使我如愿以偿。夕阳就要落山了,在统万城中考察和拍片的我们正为今晚在哪里吃饭和睡觉踌躇,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村民赶着驴车,拉着玉米秸过来了。我立刻拿起相机冲了过去,因为我看到几辆拉玉米秸的驴车在广阔的天地间奔走,背景是匈奴大夏国的废都,景象苍凉雄浑,很有李白“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所描写的意境。几位
陕西的朋友们极尽地主之谊,尽可能多地为我们提供采访便利,最难得的是,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外人”。至今难忘在临潼与秦始皇陵考古队员们一起吃饭的场景,那顿饭是为即将远赴新疆去支援另一场漫长考古发掘的几位老队员饯行,席间队员们哭了,他们舍不得离开工作了6年的秦陵考古队,也舍不得充满着激情和梦想的秦陵考古事业。我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和手足情谊所感动,我猜想,陕西的土地是能够孕育很多侠骨深情的。
赶车的村民不仅让我们拍到了一张意境雄浑的照片,而且还把我们领到家中,请我们吃饭并让我们住在他们家中。晚上,在白城则村村长(右一)的家中炕上,我们同村长的母亲(左二)和叔叔(左一)聊天。在聊天中,我们了解了许多珍贵的信息,比如这一带究竟能不能长树,能成活的树是什么。村长的儿子在榆林林业专科学校学习植树,他告诉了我们他们父子做植树试验的故事。这一带白杨、柳树等乔木能成活,红柳、荆条等灌丛更能成活,这些说明了当年统万城建造时,这一带完全可能是一个水草丰美、景色宜人的好地方。晚上,我们几个就和村长及他的儿子睡在一个炕上。半夜起床,我发现我像鲁迅所说的阿长,摆成一个“大”字,把村长挤到了炕上的一个角落里,而那边,开车的小何正鼾声起伏。 ■结缘陕西人的侠骨深情记者 刘 晶 我站在一个盗洞里。盗洞挖在了周公庙遗址上,在我身后,考古工作者正在用科学的方式发掘这座西周的陵墓。也许是小时候在陕西住过几年的原因,我这次到陕西采访被一种浓郁的“乡情”所环绕,我痴迷地呼吸着这里温淳的空气,听着久违了的陕西方言,感受着初春的温暖带给关中大地的活力。陕西的朋友们极尽地主之谊,尽可能多地为我们提供采访便利,最难得的是,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外人”。至今难忘在临潼与秦始皇陵考古队员们一起吃饭的场景,那顿饭是为即将远赴新疆去支援另一场漫长考古发掘的几位老队员饯行,席间队员们哭了,他们舍不得离开工作了6年的秦陵考古队,也舍不得充满着激情和梦想的秦陵考古事业。我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和手足情谊所感动,我猜想,陕西的土地是能够孕育很多侠骨深情的。 ■秦俑的威严之美震撼了我记者 马宏杰 一脸睿智的将军、留着胡子神情严肃的老战士、新兵束着头发一脸稚气、战马膘肥体壮似乎在等待随时出发的命令。当你置身于总面积达14000多平方米的兵马俑坑内,为他们拍摄、近距离地感受它们的气息时,秦始皇兵马俑以其“宏大、精美、神奇”征服了我。这就是秦朝军队强大威武的战场纪实。再看看那些耸立在后面陕西的分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赶车的村民不仅让我们拍到了一张意境雄浑的照片,而且还把我们领到家中,请我们吃饭并让我们住在他们家中。晚上,在白城则村村长(右一)的家中炕上,我们同村长的母亲(左二)和叔叔(左一)聊天。在聊天中,我们了解了许多珍贵的信息,比如这一带究竟能不能长树,能成活的树是什么。村长的儿子在榆林林业专科学校学习植树,他告诉了我们他们父子做植树试验的故事。这一带白杨、柳树等乔木能成活,红柳、荆条等灌丛更能成活,这些说明了当年统万城建造时,这一带完全可能是一个水草丰美、景色宜人的好地方。晚上,我们几个就和村长及他的儿子睡在一个炕上。半夜起床,我发现我像鲁迅所说的阿长,摆成一个“大”字,把村长挤到了炕上的一个角落里,而那边,开车的小何正鼾声起伏。 ■结缘陕西人的侠骨深情记者 刘 晶 我站在一个盗洞里。盗洞挖在了周公庙遗址上,在我身后,考古工作者正在用科学的方式发掘这座西周的陵墓。也许是小时候在陕西住过几年的原因,我这次到陕西采访被一种浓郁的“乡情”所环绕,我痴迷地呼吸着这里温淳的空气,听着久违了的陕西方言,感受着初春的温暖带给关中大地的活力。陕西的朋友们极尽地主之谊,尽可能多地为我们提供采访便利,最难得的是,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外人”。至今难忘在临潼与秦始皇陵考古队员们一起吃饭的场景,那顿饭是为即将远赴新疆去支援另一场漫长考古发掘的几位老队员饯行,席间队员们哭了,他们舍不得离开工作了6年的秦陵考古队,也舍不得充满着激情和梦想的秦陵考古事业。我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和手足情谊所感动,我猜想,陕西的土地是能够孕育很多侠骨深情的。 ■秦俑的威严之美震撼了我记者 马宏杰 一脸睿智的将军、留着胡子神情严肃的老战士、新兵束着头发一脸稚气、战马膘肥体壮似乎在等待随时出发的命令。当你置身于总面积达14000多平方米的兵马俑坑内,为他们拍摄、近距离地感受它们的气息时,秦始皇兵马俑以其“宏大、精美、神奇”征服了我。这就是秦朝军队强大威武的战场纪实。再看看那些耸立在后面
■秦俑的威严之美震撼了我
记者  马宏杰
一脸睿智的将军、留着胡子神情严肃的老战士、新兵束着头发一脸稚气、战马膘肥体壮似乎在等待随时出发的命令。当你置身于总面积达14000多平方米的兵马俑坑内,为他们拍摄、近距离地感受它们的气息时,秦始皇兵马俑以其“宏大、精美、神奇”征服了我。等待修复的兵马俑,残缺的肢体并没有让他们丧失战士的威武,修复师们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如同在组合一个新的机器人。 ■“闲”在帝王的故乡记者 关海彤 来到帝王的故乡西安,我的拍摄时间表排得紧密。常常赶场似地连续作战,投入工作时或许并不觉得疲惫,但是有次在秦俑博物馆的拍摄间隙,我一挨着沙发竟然就睡着了,被同伴拍下这张“工作睡姿”。身体忙碌着,我的心却因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休闲而自由放松着。更特别的是,有时还能体味到一种西安人独有的亲切幽默气质。那天安排拍摄一位叫“宣仪”小姑娘在城墙边的地上写毛笔字。我们在南门找了个热闹的地方,那儿有老人在下棋,还有身着简装的秦腔剧团在表演。看着众多围观秦腔表演的路人,我在心里嘀咕:“秦腔在西安可真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当小姑娘开始落笔,我也端着相机走马灯似地围着她转了起来,咔嚓了十几张后,我一抬眼,嚯!身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圈人了。“不会吧,西安的书法爱好者也这么多?”我正暗暗吃惊,一转头,哈哈,原来围观秦腔那些路人已经呼啦啦转到我们这边了。
这就是秦朝军队强大威武的战场纪实。再看看那些耸立在后面等待修复的兵马俑,残缺的肢体并没有让他们丧失战士的威武,修复师们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如同在组合一个新的机器人。
陕西的分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赶车的村民不仅让我们拍到了一张意境雄浑的照片,而且还把我们领到家中,请我们吃饭并让我们住在他们家中。晚上,在白城则村村长(右一)的家中炕上,我们同村长的母亲(左二)和叔叔(左一)聊天。在聊天中,我们了解了许多珍贵的信息,比如这一带究竟能不能长树,能成活的树是什么。村长的儿子在榆林林业专科学校学习植树,他告诉了我们他们父子做植树试验的故事。这一带白杨、柳树等乔木能成活,红柳、荆条等灌丛更能成活,这些说明了当年统万城建造时,这一带完全可能是一个水草丰美、景色宜人的好地方。晚上,我们几个就和村长及他的儿子睡在一个炕上。半夜起床,我发现我像鲁迅所说的阿长,摆成一个“大”字,把村长挤到了炕上的一个角落里,而那边,开车的小何正鼾声起伏。 ■结缘陕西人的侠骨深情记者 刘 晶 我站在一个盗洞里。盗洞挖在了周公庙遗址上,在我身后,考古工作者正在用科学的方式发掘这座西周的陵墓。也许是小时候在陕西住过几年的原因,我这次到陕西采访被一种浓郁的“乡情”所环绕,我痴迷地呼吸着这里温淳的空气,听着久违了的陕西方言,感受着初春的温暖带给关中大地的活力。陕西的朋友们极尽地主之谊,尽可能多地为我们提供采访便利,最难得的是,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外人”。至今难忘在临潼与秦始皇陵考古队员们一起吃饭的场景,那顿饭是为即将远赴新疆去支援另一场漫长考古发掘的几位老队员饯行,席间队员们哭了,他们舍不得离开工作了6年的秦陵考古队,也舍不得充满着激情和梦想的秦陵考古事业。我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和手足情谊所感动,我猜想,陕西的土地是能够孕育很多侠骨深情的。 ■秦俑的威严之美震撼了我记者 马宏杰 一脸睿智的将军、留着胡子神情严肃的老战士、新兵束着头发一脸稚气、战马膘肥体壮似乎在等待随时出发的命令。当你置身于总面积达14000多平方米的兵马俑坑内,为他们拍摄、近距离地感受它们的气息时,秦始皇兵马俑以其“宏大、精美、神奇”征服了我。这就是秦朝军队强大威武的战场纪实。再看看那些耸立在后面
■“闲”在帝王的故乡
记者  关海彤
来到帝王的故乡西安,我的拍摄时间表排得紧密。常常赶场似地连续作战,投入工作时或许并不觉得疲惫,但是有次在秦俑博物馆的拍摄间隙,我一挨着沙发竟然就睡着了,被同伴拍下这张“工作睡姿”。
身体忙碌着,我的心却因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休闲而自由放松着。更特别的是,有时还能体味到一种西安人独有的亲切幽默气质。
那天安排拍摄一位叫“宣仪”小姑娘在城墙边的地上写毛笔字。我们在南门找了个热闹的地方,那儿有老人在下棋,还有身着简装的秦腔剧团在表演。看着众多围观秦腔表演的路人,我在心里嘀咕:“秦腔在西安可真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
当小姑娘开始落笔,我也端着相机走马灯似地围着她转了起来,咔嚓了十几张后,我一抬眼,嚯!身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圈人了。“不会吧,西安的书法爱好者也这么多?”我正暗暗吃惊,一转头,哈哈,原来围观秦腔那些路人已经呼啦啦转到我们这边了。
等待修复的兵马俑,残缺的肢体并没有让他们丧失战士的威武,修复师们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如同在组合一个新的机器人。 ■“闲”在帝王的故乡记者 关海彤 来到帝王的故乡西安,我的拍摄时间表排得紧密。常常赶场似地连续作战,投入工作时或许并不觉得疲惫,但是有次在秦俑博物馆的拍摄间隙,我一挨着沙发竟然就睡着了,被同伴拍下这张“工作睡姿”。身体忙碌着,我的心却因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休闲而自由放松着。更特别的是,有时还能体味到一种西安人独有的亲切幽默气质。那天安排拍摄一位叫“宣仪”小姑娘在城墙边的地上写毛笔字。我们在南门找了个热闹的地方,那儿有老人在下棋,还有身着简装的秦腔剧团在表演。看着众多围观秦腔表演的路人,我在心里嘀咕:“秦腔在西安可真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当小姑娘开始落笔,我也端着相机走马灯似地围着她转了起来,咔嚓了十几张后,我一抬眼,嚯!身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圈人了。“不会吧,西安的书法爱好者也这么多?”我正暗暗吃惊,一转头,哈哈,原来围观秦腔那些路人已经呼啦啦转到我们这边了。
陕西的分量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