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

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

 
 
 
 
 

日志

 
 

峡谷和电站(上)  

2006-11-21 13:45:00|  分类: 编辑部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块巨大的广告牌:双江口电站,设计装机容量180万千瓦。 龚嘴电站 不再奔腾的河流 大渡河苏坝村的移民 猴子岩电站的勘测现场,装机容量160万千瓦 龙头石电站,装机容量64万千瓦 爬上山坡拍摄大渡河

瀑布沟到大岗山,从长河坝到猴子岩,几乎每一个峡口都会有一个电站正在施工。耳濡目染,到后来我也差不多成了水电专家,每到一处峡谷就会品评一番:哪里建坝好,坝高为多少,装机容量可能有多大。然后对照资料,居然八九不离十。 当我来到双江口时,这里深峻的峡谷和坚硬的岩层让它无愧于一个优良的坝址,可意外的是这里找不到任何动工的痕迹,正当我有些失落地离开峡谷时,抬头一看,上面悬崖上有一 记者/杨浪涛瀑布沟到大岗山,从长河坝到猴子岩,几乎每一个峡口都会有一个电站正在施工。耳濡目染,到后来我也差不多成了水电专家,每到一处峡谷就会品评一番:哪里建坝好,坝高为多少,装机容量可能有多大。然后对照资料,居然八九不离十。 当我来到双江口时,这里深峻的峡谷和坚硬的岩层让它无愧于一个优良的坝址,可意外的是这里找不到任何动工的痕迹,正当我有些失落地离开峡谷时,抬头一看,上面悬崖上有一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瀑布沟到大岗山,从长河坝到猴子岩,几乎每一个峡口都会有一个电站正在施工。耳濡目染,到后来我也差不多成了水电专家,每到一处峡谷就会品评一番:哪里建坝好,坝高为多少,装机容量可能有多大。然后对照资料,居然八九不离十。

块巨大的广告牌:双江口电站,设计装机容量180万千瓦。 龚嘴电站 不再奔腾的河流 大渡河苏坝村的移民 猴子岩电站的勘测现场,装机容量160万千瓦 龙头石电站,装机容量64万千瓦 爬上山坡拍摄大渡河

当我来到双江口时,这里深峻的峡谷和坚硬的岩层让它无愧于一个优良的坝址,可意外的是这里找不到任何动工的痕迹,正当我有些失落地离开峡谷时,抬头一看,上面悬崖上有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双江口电站,设计装机容量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180万千瓦。

块巨大的广告牌:双江口电站,设计装机容量180万千瓦。 龚嘴电站 不再奔腾的河流 大渡河苏坝村的移民 猴子岩电站的勘测现场,装机容量160万千瓦 龙头石电站,装机容量64万千瓦 爬上山坡拍摄大渡河

 

瀑布沟到大岗山,从长河坝到猴子岩,几乎每一个峡口都会有一个电站正在施工。耳濡目染,到后来我也差不多成了水电专家,每到一处峡谷就会品评一番:哪里建坝好,坝高为多少,装机容量可能有多大。然后对照资料,居然八九不离十。 当我来到双江口时,这里深峻的峡谷和坚硬的岩层让它无愧于一个优良的坝址,可意外的是这里找不到任何动工的痕迹,正当我有些失落地离开峡谷时,抬头一看,上面悬崖上有一 龚嘴电站  不再奔腾的河流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 峡谷和电站(上)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瀑布沟到大岗山,从长河坝到猴子岩,几乎每一个峡口都会有一个电站正在施工。耳濡目染,到后来我也差不多成了水电专家,每到一处峡谷就会品评一番:哪里建坝好,坝高为多少,装机容量可能有多大。然后对照资料,居然八九不离十。 当我来到双江口时,这里深峻的峡谷和坚硬的岩层让它无愧于一个优良的坝址,可意外的是这里找不到任何动工的痕迹,正当我有些失落地离开峡谷时,抬头一看,上面悬崖上有一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 大渡河苏坝村的移民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 块巨大的广告牌:双江口电站,设计装机容量180万千瓦。 龚嘴电站 不再奔腾的河流 大渡河苏坝村的移民 猴子岩电站的勘测现场,装机容量160万千瓦 龙头石电站,装机容量64万千瓦 爬上山坡拍摄大渡河 峡谷和电站(上)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

猴子岩电站的勘测现场,装机容量160万千瓦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峡谷和电站(上)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龙头石电站,装机容量64万千瓦
块巨大的广告牌:双江口电站,设计装机容量180万千瓦。 龚嘴电站 不再奔腾的河流 大渡河苏坝村的移民 猴子岩电站的勘测现场,装机容量160万千瓦 龙头石电站,装机容量64万千瓦 爬上山坡拍摄大渡河
峡谷和电站(上)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爬上山坡拍摄大渡河
记者杨浪涛 摄影杨浪涛 李天社 多年前我在雅鲁藏布江上漂流,每当看到峡谷就会紧张,因为峡谷就意味着激流和险滩,就意味着翻船的可能和生命危险。 如今当我顺着大渡河逆流而上经过一个个峡谷时,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在这里峡谷往往会和电站联系在一起,它成了丰富水能和优良坝址的象征。多年以后电站修成,“高峡出平湖”,自然谁都不会有紧张情绪。 从龚嘴到深溪沟,从峡谷和电站(上) - CNG - 《中国国家地理》的博客
 
瀑布沟到大岗山,从长河坝到猴子岩,几乎每一个峡口都会有一个电站正在施工。耳濡目染,到后来我也差不多成了水电专家,每到一处峡谷就会品评一番:哪里建坝好,坝高为多少,装机容量可能有多大。然后对照资料,居然八九不离十。 当我来到双江口时,这里深峻的峡谷和坚硬的岩层让它无愧于一个优良的坝址,可意外的是这里找不到任何动工的痕迹,正当我有些失落地离开峡谷时,抬头一看,上面悬崖上有一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